蔚县青砂器:守得住传统,造得出创新!

在当今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民间传统手工艺几度被忽视、淡忘……蔚县青砂器,作为一种传统手工艺制品,已有好几百年的发展历史,如今却也陷入了濒临失传的境地。

带着对蔚县青砂器的好奇之心,我们来到了蔚县釜鼎青砂器的制作工坊。

蔚县青砂器的制作过程

今日的蔚县气温高达33度,工匠师傅们就在这烈日下,热火朝天的忙活着,我们到时几个烧制炉内已经放置上了坯具,掌杆师傅正在从已经烧制冷却好的青砂器皿上挑下扣着的笼盔,一一罩在炉上。

添煤点火,不一会儿这几个烧制炉里就冒起了浓烟,这时候工匠师傅们各司其职,有条不紊的码坯、添煤、清理炉灰。

炉温越来越高,浓烟也越来越多,整个烧制炉都被白色烟雾笼罩,工匠师傅仿佛“不惧高温”,一趟趟的在“仙境”里穿梭,只是远远的我就能感受到热浪,想来在高温里穿梭的师傅一定不好受。

工匠师傅告诉我们,蔚县青砂器要经过1300摄氏度高温烧制,烧大概不到两个小时,于是我们趁着还在烧制,到工作间看青砂器的制坯过程。

制坯是青砂器的重要制作工序之一,只需简单的工具,两位老师傅都有30多年的制坯经验,制作工序早已烂熟于心,所谓慢工出细活,每一个经手的坯具都会被“温柔以待”。老师傅们说这不仅是对自己的手艺负责,也是对蔚县青砂器传承的坚守。

坩子泥放在转盘上,需要手工转动转盘,每一个转盘都是工匠师傅们自己打磨的,我无比佩服师傅们的巧手,神奇般的化泥土为坯具,制作好的坯需要放在屋内的架子上晾着,等待集中装窑烧制。

蔚县青砂器是用当地特有的“坩子土”为原材料,经碾压、过筛、 和泥、 浸泡, 再加黄、 白土,进行反复揉搓,制成结实耐用的原料坩子泥。

我们刚进到作坊时,就看到堆积成小山的坩子土,一位师傅正在碾压加工,旁边的库房还存有大量的制坯原料,已经细细的过了筛子,青砂和坩子土经一定比例混合,从原材料严格把关,烧制后才可以更大限度的释放出青砂器富含的各种微量元素。

偌大的工作间只有两个工匠师傅在制坯,我们此行没办法看到青砂器上釉过程了,上釉师傅因为农活,下地收拾庄稼去了,“忙时种地,闲来制坯”师傅们半开玩笑的说道。当我们问到这样好的手艺是否有传人,师傅们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这么苦没人愿意学”、“年轻人都不想学”、“不体面”……

听着师傅们的叹息,我也倍感惋惜,随着社会的发展,青砂器与现代器皿相比不够美观,市场需求越来越少,蔚县也现仅存一两家烧制青砂器的作坊,且出产量越来越少,这一传统工艺正面临失传的境遇。

“快起炉了”,掌杆师傅的一句话,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所有人都放下手头的工作,聚集到烧制炉前,烧制好坏,全凭掌杆师傅的经验,“看火”至关重要。

大概是快到火候了,掌杆师傅套上了防火的长衫,头裹毛巾,戴起草帽和手套。

只见他拿起铁棍,半蹲施力,将笼盔翘起,放置一旁。

等候许久的工匠师傅们手拿铁叉,动作敏捷的挑起烧的火红的器皿,放置在铺着树皮的煤渣的坑里,滚烫的器皿瞬间就点燃了底部的树皮、煤渣。

掌杆师傅又把放置一旁的笼盔挑起转身盖在坑上,看着师傅吃力但坚定不迟缓的动作,我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只要一靠近烧制炉,就感觉被一波波翻涌的热浪逼得连连后退,此刻头顶烈日,在这1300度热浪的侵袭下都要黯然失色了。

50多斤重的笼盔,回来挑着,掌杆师傅要经受臂力和耐力的双重考验,我此刻才理解,当我向掌杆师傅表达对他绝技的敬佩之情时,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是一个受苦人”!

烧成的器皿富有一层光亮坚硬的砂釉,呈青灰色。

当然,还要经过最后的检验工序,工匠师傅们用巧劲儿磕开封闭的器皿,检查烧制好的青砂器。

不是每一次烧制都各个完好,烧坏是常有的事情,我们也在厂里看到不少堆积的废料青砂器,一旦有瑕疵,就不能再用,只能当做废品。

保证青砂器的成品率是工匠们永恒的追求,正是这份执着,才可以将青砂器手工制作工艺延续至今。

蔚县青砂器的功效

蔚县青砂器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具有煮茶、熬药等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的特点,素有“砂壶水,扣碗茶,砂锅肉”之美誉。

此次探访我们还看到了很多经过创新的青砂器茶具和工艺品。坚持传统工艺,结合现代创新,青砂器这门非遗传承“老手艺”期待有更多“新力量”!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蔚县青砂器:守得住传统,造得出创新!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