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黑陶:失落的陶乡,坚守的匠人!

还记得不久前回归的《舌尖上的中国3》,开篇以“器具”为主题,有多少人奔着美食去的,结果被锅碗瓢盆种了草,因此“火了”的就有蔚县黑陶!

该篇咱们一起去探访黑陶取景地,同时也是蔚县最具代表性的制陶基地—郑家窑。

据考证,蔚县的制陶史可以远推到仰韶文化时期。

郑家窑,原名正嘉尧,位于蔚县阳眷镇,在弯弯曲曲的窄道上行驶,不多会儿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即使没看到村名牌,单只看村口用黑陶垒起来的“地标”就一目了然。

“郑家窑,一个以陶为墙的村子!”这句话形容的再贴切不过了,入眼的墙体都是陶器,相当别致的“装饰”。

制作黑陶从选料到成品,其中要经过粉碎过筛,闷泥、踩揉、捏制、晾晒、上釉、装窑、烧窑、出窑等十多道工序。

我们到的这天天气晴好,制陶师傅们正在院子里为陶器上釉,通过与他们交谈我们得知这是事先已经捏制好的瓮,需要用西沟特有的黄土做釉料,里外均匀的上好釉,进行集中晾晒。

这里的师傅们个个都是祖传的制陶手艺,所需的原料也都就地取材,一个弯曲适度的结实木条就是搬运陶器的上好工具,智慧尽显。

上好釉的陶器通体呈黄色,之所以称之为黑陶,是因为经过高温烧制,燃料中的碳元素渗入釉中,最终会形成黝黑光亮的奇特效果。

黑陶的捏制工序需要三个人通力合作,一人转轮,一人捏制,一人供料。

只见轮轴高速转动,一滩软软的陶土,就在老师傅的巧手下成型了。

老师傅的捏制黑陶手艺也是祖传的,已经捏制了30多年。

据介绍,陶土是用蔚县当地的“坩子土”,其化学成分接近于瓷器的原料高岭土,是烧制陶器不可缺少的优质材料。

黑陶的烧制工序可不简单,我们进到了库房,库房里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不少捏制好的陶器,就等着上釉后进行烧制了。

据介绍蔚县黑陶烧制,一般都是成套的烧,从小到大依次罗列,再倒扣最大的陶器,一个窑可以一次性烧制270套。烧制的时候先是小火,后转大火,温度达到约1300摄氏度,整个烧制需要持续5~6天时间,烧制完成后还需要进行4~5天的集中晾晒。

并且,辛苦烧制的黑陶并不是各个都完好,其中,不乏有瑕疵,概率还很高,不少陶器最终只能作为废品存在……

由于费时费力,成本高,郑家窑的黑陶现在采用的是大批量捏制,集中烧制办法,所以我们此行没办法拍摄到黑陶烧制过程了。

制陶师傅告诉我们,现如今陶器的市场需求少,再加上煤炭价格日益攀升,郑家窑的制陶业已大不如前,村里现存的制陶工坊就只有我们看到的这家了,所以现在烧制陶器,大多以实用性为主,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库房存放的都是大件儿的缸或者瓮。

“学捏泥,苦中会,冷房潮地泥挨背。”老师傅说现在村里很多窑口早已灰冷烟消,做黑陶太苦了,又不挣钱,所以年轻人都不学了,只剩他们这些老匠人们在坚守祖辈传下来的手艺,老师傅叹着气,语气里满是无奈和忧愁……

我们的确在郑家窑看到不少废弃的窑址,这些窑大多年久失修,费时费力且消耗燃料多。据宣传员介绍,村里不少窑,连最年长的老人都说不出来历,毕竟郑家窑的制陶的历史已有大约1500多年了。

其实,黑陶的用途很广,储粮、盛水、腌菜、储酒的瓮、坛、缸、罐和做饭用的盆,吃饭用的碗、盘、碟,还有现代的工艺品等。

“土与火的艺术,力与美的结晶”,郑家窑随处可见的黑陶,那些废弃的窑址,仿佛是向人们诉说曾经的“陶乡”已然成为历史,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感谢郑家窑的黑陶匠人们的坚守,期待郑家窑的黑陶制作工艺可以重现当年的辉煌!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蔚县黑陶:失落的陶乡,坚守的匠人!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