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飞狐峪和蔚州古城的渊源这么深!

蔚县,古称蔚州,蔚州古城始建于北周大象二年,明洪武十年重建,古城距今已有1400多年。万山环合蔚州城,北面是燕山山脉,西临恒山,南面是鼎鼎大名的“太行八陉之一”的飞狐峪,古城正处于飞狐峪洪冲积扇台地上,从飞狐峪冲下的泥沙直奔城北的壶流河,形成越积越厚的土壤。地理位置使然,历史上蔚州这座防守铁城和飞狐古道也是源远流长,北方的河套文化、东北文化、马背文化等与中原文化在此激烈交融,一如在河口相互碰撞推拉的潮头与河浪。

飞狐古径和蔚州城的建成

说蔚县古城,我们先得聊聊飞狐峪。因为这条太行横谷与蔚县古城紧密相连。蔚县古城在距飞狐口15公里的一块南高北低的台地上,处于飞狐峪洪冲积扇的扇面上。山中多盆地或谷地,四周群山环抱的蔚县古城其实就是一个盆地。

飞狐陉是太行第六陉,当地人称飞狐峪,北口距蔚县县城15公里。飞狐陉有“天下险”之称,两崖峭立,一线微通,蜿蜒百余华里。古人云:踞飞狐,扼亢拊背,进逼幽燕,最胜之地也。是古时自蒙古草原进入中原的一条通道。山路回合万变,山势如两翼分张,皆北向,色紫黯如古铁,形竖削如指掌。飞狐峪最险要处在黑石岭,其位于峡谷正中,距蔚县城和涞源县城均为35公里。黑石岭海拔2000米以上,不生草木,背阴处积雪常年不化,有明正德三年所建黑石岭堡遗址。据史料记载,城堡旁临深壑,壑口架吊桥,吊桥一拉,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陆游有诗《长歌行》:国雠未报壮士老,匣中宝剑夜有声。何当凯还宴将士,三更雪压飞狐城。

▲“蔚县活字典”刘国权

生于斯长于斯被称为“蔚县活字典”的刘国权现在是《蔚县志》执行主编,蔚县获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后,他可忙坏了,各地的媒体都要采访他。刘国权认为,从飞狐峪冲下来的洪水裹挟着泥沙,沿着峪口冲向壶流河,那里的泥沙越积越厚,形成肥沃土壤,反观峪口泥沙就很少,从地理角度说,飞狐峪对蔚县古城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蔚县古城在地势的选择上有别于古代建城所遵从的“背山面水”的古训,而是采用“面山背水”模式,利用北面蜿蜒而过的壶流河作为天然屏障。城廓形态类似“凸”字,南面开阔,北面狭窄,东西两面多弯曲不平直,形似“龟形”。北临壶流河,南面飞狐峪,群山环抱,一城三关,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防御铁城。

“特别是明朝,蔚州古城和飞狐峪都是战略要地。蔚州城是防御桥头堡,飞狐峪就更重要了,黑石岭直接控制着倒马关和紫荆关,不容有失,一旦失守将直接危及京师。蔚县古城按照古城堡建城方式,面对北方是不建城门的,只在城墙最高处建了玉皇阁,东、西、南方向建有城门,现在仅存南门景仙门。正是地理环境使蔚县位于古代交通要冲和农牧交错带上,汇聚了中原文化、河套文化和东北文化的特点,吸纳了游牧民族、农耕民族的精华,形成了以儒家思想为主,佛教、道教等多种文化融合的地域特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重泰寺就建有三教楼。”刘国权说。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原来飞狐峪和蔚州古城的渊源这么深!

赞 (4)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