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3120平方公里,345座古堡

《蔚县古堡》

前几天,受河北省蔚县政府的邀请,我去参加了一场关于蔚县古堡的研讨会!

蔚县这个地方,说起来也曾经是我的“根据地”之一了。我在2007年底,出版过一本名为《蔚县古堡》的书。这本书是我人生中出版的第一本书,所以难免有一些蔽帚自珍的特殊意义。

书的出版是在2007年,调研和写作时间则要更早一些,大概是在2001-2002年期间。在那段时间里,我多次到蔚县做实地调研和测绘,长则十几天,短则三五天,总计下来可能也有两个月左右。这个研究课题,是清华乡土建筑学科的开创者陈志华先生定的。选择蔚县的原因,是这里分布着密集的古堡,属于一种非常特殊的乡土聚落类型。这些古堡密集到什么程度呢?当地人的说法是“八百村堡”。所谓八百,是很多的意思,并不是个准数。根据蔚县文物部门于1985年做的一个调查,是有将近300座村堡。而在前几天的这次研讨会上,一位县领导公布了最新的调查结果,是345座。蔚县的国土面积是3120平方公里。这么算下来,每9平方公里就有一座古堡。这个数据放到全国,不知道会排在第几位。

蔚县古堡

当时的我,是第一次承担乡土建筑的专题写作,缺少经验,所以写得比较细碎零散。书稿大的修改有五六次,除了最后一次,每一次从陈志华先生那里返回来的书稿,都是满满的批注和修改意见。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最后一稿的修改意见少,大概并不是因为我写得有多好,而恐怕是因为陈先生担心要求得太严格了,会让我这个年轻人彻底丧失了继续做乡土建筑研究的信心,所以看着差不多,就放了我一马。

陈先生的修改意见里,有一条是让我至今印象深刻的,那就是他反复提到“要写出边关的肃杀之气”。为什么特别强调“边关的肃杀之气”呢?原因也很简单:这里挨着长城啊!

长城

长城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分隔线。这是历史学常识。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长城,基本上是沿着400毫米年降雨量的分界线展开的。年降雨量高于400毫米,就具备开展农耕作业的条件。低于400毫米,就不适合农耕了,只能以畜牧业为生。农耕要“相地而定居”,畜牧要“逐水草而居”,一静一动,属于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方式。

长城,就是这两种生活方式的分界线。她也标示着两种文明之间的对峙。所以陈先生才会一再地提醒我,要写出边关的肃杀之气。可惜当时的我,还真的是力有不逮,没能很好地贯彻陈先生的思想和要求。虽然我已经认识到蔚县的“八百村堡”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对峙的一种近乎极端的表现,虽然我也很努力地去查阅了关于长城和边关的历史资料,也尽我所能地去仔细观察并且指导学生们测绘了蔚县现存的、有代表性的八个古堡,但是《蔚县古堡》这本书在脱稿之后,给人的感觉仍然是信息过于零散的 ,并没有紧紧地咬住军事边关这个主题来展开。

八百庄堡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重新看《蔚县古堡》这本书,除了感觉它有军事边关的主题不够明显这个遗憾之外,我也另外有了一种似乎是更为宽容的理解。为什么当时的我没能紧咬住军事边关的主题呢?除了我个人的认识和能力,或许还跟一个干扰性的因素有关。

这个干扰性因素,就是满清入关之后的蔚县,经济贸易逐渐繁盛,这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我对边关军事的注意力。满清入关,长城内外就变成了一家,在明代出现的那种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之间的高度对抗性,即使没消失,也可以说是降到了最低点。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蔚县古堡,虽然都始建于明代,但都是经过清代和民国这两个时期“修订”之后的产物。这种“修订”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集镇上的店铺增加了。比如暖泉古镇,一个集镇上有三个城堡,三个城堡之间原先只有少量店铺,赶集时在空场上临时摆摊成为集市,后来就发展出来一正两副共三条街道,街道两边是密排着的店铺。我至今还记得,为了调研这些店铺在1949年之前都是做什么买卖,我守着一个名叫王涣的老人,足足问了三天,一直问到给我当翻译的那位地方干部极不耐烦,以罢工相威胁。

其次,是住宅的建造质量大大提高了。蔚县古堡里有很多是用青砖建造的、砖雕很精美的大宅子,我们很难想像它们是明代屯军时期就建成那样的,因为在当时不可能具备这么好的经济条件。只有当官的或者经商发财的人家,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当官毕竟是少数,经商才是更多人可选的途径。而经商,主要就是在进入清朝之后。

再次,是庙宇建筑增加了。这同样是因为商人多了的缘故。如果是以军人为主的村落,庙宇也会是有的,但数量不会多,而且通常只会是一些规模不大、建造质量也不高的小型建筑。一般来说,一个村堡,只要在北边建一座真武庙就够了。而现存的蔚县古堡,一个村堡多半有三座以上的庙宇,有的规模还相当大,比如水东堡的龙王庙、西古堡的地藏庵。崔家寨等几个村落,还联手建造了一座规模超大的重泰寺。在蔚州城,城里头加上南门外一带,更是出现了一共96座寺庙,其中保留至今的玉皇阁、真武庙、关帝庙、释迦寺、城隍庙等,都堪称古建精品。

第四,是出现了很多戏台建筑。戏台在古代是“娱乐建筑”。军人也需要娱乐,所以也可能会有戏台,但数量一定不会多,而且更可能是采用临时搭台的低成本方式,因为演戏跟军事防御毕竟缺少直接关系。古代的中国,不管在哪里,戏台多一定是生活变好了的标志,因为修建戏台固然花费不菲,而养活戏班就更需要有足够强大的经济基础。

以上四个现象,基本上都与军事无关,但全部体现在了建筑上。可以想象,作为一个建筑学专业出身的人,很难不对这些显著的建筑现象给予较多的关注。更何况,关注这些现象,也是符合陈先生一贯主张的对乡土聚落要做整体性的研究。

蔚县古堡,基本上都建于明代。所以可以这么说,我写的《蔚县古堡》这本书,其实就是关注了蔚县两个历史时期的情况,一个是明代,另一个是清代和民国。

明代之前的蔚县,是什么情况呢?我在书里是基本没涉及的,因为研究对象是始建于明代的古堡,明代之前的历史似乎就与我无关了,而且在当时,我能很方便就找到的关于明代之前蔚县的信息,确实有限,而我自己的史学功底又还差得比较多,没能力去梳爬较多的历史档案。这次到蔚县开研讨会,参观了新建的蔚州博物馆,倒是在某处种程度上弥补了这个缺憾。

蔚县领导请我们来开研讨会的地点,有点特殊,不是在酒店,也不是在县政府的会议室,而是在一个博物馆里头。刚听说在博物馆开会的时候,我脑子里浮现的还是十年前的蔚县博物馆。那时候的蔚县博物馆,还附着于蔚县的一处国保单位里。这处国保单位,就是县城南关的释迦寺。所谓博物馆,其实就是把释迦寺的几栋厢房给布置了一下,把一些出土文物摆到了里头,再加上一点灯光照明。至于博物馆工作人员的办公场地,是在释迦寺的旁边增加了两排平房。

蔚县博物馆的李馆长是我的老朋友了。早在1999年我第一次到蔚县做戏台建筑调研的时候,就是李馆长做的接待和安排。李馆长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释迦寺的厢房,领我进去参观文物的场景,至今仍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这回还是李馆长把我们领到博物馆。不是那座附着于寺庙的蔚县博物馆了,而是新建的蔚州博物馆。这是一座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的“巨型建筑”。我们是午饭之后坐车去的,在距离还比较远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等到了大门口,发现只能对她仰视了。

“投资1.5个亿,是请你们清华的一个师姐给设计的。”李馆长很自豪地一边说着,一边把我们领进了他的“新家”。这个新家之所以叫蔚州博物馆,而不是蔚县博物馆,大概是为了突出她的历史文化地位。蔚县是民国二年(1913)才有的名字,而蔚州这个名字,则是南北朝的时候就有了,比蔚县大概“年长”1500岁。

1.3万平米的博物馆,是个什么概念呢?我猜测,在县级博物馆里,排进全国前三应该是没问题了。即便是一些省级的博物馆,恐怕也没达到这个规模。其实面积和规模只是表象的指标,博物馆里的展陈和藏品才是核心。

蔚州博物馆的藏品,还真是既丰富又成体系的,而且不乏精品,完全配得上她的建筑规模。从远古的动物化石,到石器时代的打制石器、磨制石器、陶器和骨器,到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钱币、武器和生活器具,到汉代的大型明器,到唐代具有波斯风格的塔形莲座陶罐,到辽代南安寺塔地宫的金舍利塔,再到明代的石刻造像和清代的康熙御笔行书轴等等。这些藏品纵贯中华民族历史的各个阶段,总数有6800多件,其中有十件是能列入国宝级的镇馆之宝。

这么丰富的藏品,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说明蔚县从很早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农业和商贸业都相当发达的地方了。这些产业,以及由此而发展起来的文化,并不是进入清代之后才有的现象。

从历史全程的角度看,反而是明代时的蔚县,显得有些特殊了。蔚县在明代时的军事属性,和她贯穿历史的生活上的丰富性,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关于这个话题,我们下次接着讨论!

本文作者:罗德胤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蔚县:3120平方公里,345座古堡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