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象枢为官的故事!

魏象枢画像

“当官就不要发财”的历史人物,魏象枢就是其中的典型之一!

魏象枢一生历官十五个岗位,大部分时间从事监察工作,他是一名古代监察官员的代表。

从1647年开始,魏象枢仕途的第一阶段主要供职于六科这个监察机构。身为朝廷监察体系里的一名言官,职位从刑科调动到工科、再到吏科,职位虽轻,但他却不断上疏,为民发声。

他在《圣意恤民甚深、有司奉行多弊等事疏》中,要求各州县在向百姓征收钱粮的过程中要使用“易知单”,即要提前“备造格眼清册”,注明应征项目、数量,免征数量等,并注明清算者、记录者等经手人。

魏象枢还力陈要解决灾荒导致的流民问题,建议朝廷应停征赋税徭役,把“官不恤民,追比预征”比喻为“敲骨吸髓”,要求大臣出京“首当以问民疾苦为事”,并且勇敢地为民请命,大声疾呼“宁视其死而不救……成何太平之世界!”

魏象枢引起朝野关注的,是他在担任监察官后,参奏的一个案子。

他审阅了很多地方督抚(总督、巡抚等省级官员)的奏疏,并从中发现了一件怪事:安徽东流知县邓继球隐匿芦田税赋九百余两,还制造了被盗假象。该事败露后,江南督臣马国柱进行弹劾,然而邓继球却未受任何处分。

为什么堂堂一个地方大员却弹劾不了一个小小知县?原来,是安徽巡抚王懩在充当“保护伞”,他收受邓继球3000两白银后,极力为邓说好话,帮其保住了官位。

魏象枢认为王懩的不法之举影响极其恶劣,必须给予严惩,遂上疏参奏。顺治接奏后,下令由刑部严察,王懩最终被革职查办。这一年,魏象枢只有30岁。自此之后,他在两段从政经历共23年间,先后弹劾贪官污吏数十人,其中很多都是位高权重的地方大员。

▲蔚县秧歌剧《魏象枢》剧照

甚至面对把持朝政的重臣索额图、明珠,他也毫不怯懦。他退休之后,二人被罢黜。这时,康熙却对众臣透露:“二相之黜,皆象枢首发之也。”

清朝初年,启用了很多明朝旧臣,但对明代的官场恶习却大力矫治,历史学家对此大都予以肯定。也恰恰因为这样的背景,魏象枢才能在监察官的岗位上有所作为。

66岁那年,康熙派魏象枢巡察直隶各地。8个月内,他先后查办了沧州知州刘士、涿州知州曹封祖等大小官绅272人。其间,行经新乐,还曾作诗《捉虱行》。

而与魏象枢同朝为官的李光地,则对其有着更为直接的认识。他评价说,魏象枢和他举荐的汤斌为本朝人物中的第一流,“他俩个实有要天下好的意思。”

为了“要天下好”,魏象枢还着手整顿吏治,完善法典。

1678年,61岁的魏象枢升任都察院左都御史,这是当时职位最高的监察官。他开始整理多年来整肃吏治的实践经验,提出了著名的“十不许”,对各级官员违规违纪行为进行约束。

这些约束,直指当时官场中的各种弊端。比如,不许州县官到任就去拜会督抚等省级官员,因为其间的“竭力逢迎”必定“日后剥民补偿”;不许督抚派“内使人等”以访事为名,骚扰州县,暗收供奉;不许督抚写条子把“游客、星卜及优伶人等”荐往州县,扰害地方;不许学道在生童考试中“纵容贿卖,溢额私取”等等。

魏象枢对官员廉洁有着比较系统的思考,他还提出了一些解决吏治问题的具体办法。比如,他提出设立内外各官办事的期限,以清积滞;他在《考核有司渐次入告》中提出了考核官员的问题,强调把廉洁作为考核的首要标准。

魏象枢还注重完善制度和机制,以期从根本上减少腐败的发生,这表现在他力促对罚俸制度的改革上。

当时,官员犯轻微错误要扣罚薪俸,处罚数额,少则一月,多则整季、整年。而当时的年俸,多者不过二百两,少者仅三四十两。一旦被罚,生活就会陷入困难,要么借贷,要么收受外官馈赠,要么就得利用手中权力谋求灰色收入。

“朝廷欲行惩贪之法,必先制养廉之禄。”关注到这一问题的魏象枢,在《制禄为养廉之具等事疏》中恳切地表示,官员一切生活所需,活动所用,正常途径只能靠俸禄。然而官员俸禄不多,“苟非加俸,何以养廉?”

他从当时的实际出发提出建议,国家财政尚不足以为官员加俸,但可以将二百多条罚俸规定改为记过,既可收到惩戒之效,又能体谅到“臣工之艰难”。等国家钱粮充裕后,再量行加俸,这样就不会使守法爱鼎者,仅因罚俸之后“升斗莫给”而改行易操自取罪戾了。

魏象枢的监察举措,不慎触及了清朝内部利益之争,他也迎来了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刻。

1651年,他曾上疏参奏江苏布政使司刘汉祚侵欺缺赋五十余万两,顺治予以惩处。但刘是“北党”首领、大学士宁完我的亲戚,很快被推荐出任巡抚。

魏象枢再次具疏指控,坚决反对。结果派系力量的报复随之到来。当他应按例升转吏科都给事中时,一些大臣则以各种理由从中阻挠,直至顺治出面方升转此职。

但打击并未就此为止。其后,宁完我一派在弹劾“南党”首领、大学士陈明夏时,对魏象枢有意加害,说他与陈结为一党,魏象枢因此无端被拘。

诬陷虽能伤人,但对于秉持“誓绝一钱”原则的魏象枢而言,诬陷终归是诬陷。

魏象枢强调躬行在道德修养中的重要作用,他说要“誓绝一钱”。升任吏科都给事中后,即封印寓所,令本城坊官派员日夜巡查,“有敢以片纸只字到门者,许严拿解报。”

魏象枢在查别人“片纸只字”的同时,决不给亲朋留下“片纸只字”的机会。

魏象枢这种“誓绝一钱”的自律,在他的《油水论》中有着充分表达。他写道:“偶见水与油,而得君子、小人之情状焉。”他认为,水所代表的君子与油所代表的小人,在为人处世方面有很大不同。水可以洗去不洁,而油则会污人,“沸汤中投以油,亦自分别而不相混”,而“滚油中投以水,必至激搏而不相容”。

魏象枢的“誓绝一钱”,表现在他的亲朋中,则是“君子之交”。李光地描述他,“厚道,见一人随其高下浅深而为之说法,又善言,娓娓可听,一味热肠,闻者亦感动,却又不是以前辈自居,教训后生,其词气却是大家勉励做个好人的意思。”

魏象枢“誓绝一钱”,还体现在他举荐官员时的无私。

1684年,被康熙誉为“天下第一廉吏”的于成龙去世。魏象枢闻讯后,悲痛不已,作诗以寄哀思,他写道:“南望江河谁复挽,北瞻云日总难呼。当年荐草曾闻否?历尽平生一语无。”

至此,人们方知,于成龙由罗城知县升迁至两江总督的背后,原来有着魏象枢的大力举荐。而被举荐者也大多如于成龙这样,逝后民声赞誉,载道送别,但身边“木箱仅有官服一套,别无余物”。同样,魏象枢赢得了同道者的尊重。

他自42岁以老母多病申请辞职归乡13年之后,又承大学士冯溥举荐,再次走上仕途。冯溥与魏象枢素无交往,但在奏疏中却评价他:“象枢清能矫俗,才堪任事,用之于内,必能为朝廷振饬纪纲;用之于外,必能为朝廷爱养百姓。”

魏象枢称得上“才堪任事”。他在任上,帮助康熙平定了三藩之乱,大力整顿吏治,还首创省级财政预算及会计稽核制度等。康熙褒奖他“清、慎、勤”,还赠号“寒松堂”。

1684年,魏象枢因病告老还乡。1687年,他在家乡去世。

他的儿子魏学诚在年谱中补记道:父亲离世时连棺木也未提前预备,此前不断施以援手的舅父李恒岳,拿出了准备自用的杉木棺材,这才下葬。

魏象枢离世后,乾隆谕令群臣,“言官奏事”要向他学习!

如今,魏象枢的故居是蔚州古城景区的一部分,供后人参观,游至此地的朋友们一定要去看看!

欢迎转载(标明出处):蔚县之窗 » 魏象枢为官的故事!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