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实证明:很早年间的蔚县就是一个农业和商贸业都很发达的地区!

▲蔚州博物馆藏品

蔚州博物馆丰富的藏品说明,蔚县从很早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农业和商贸业都相当发达的地方了,并不是在进入清代之后才发展起来的!

通过《蔚县古堡》这本书,得出的关于蔚县的认识,一是在明代,由于农耕和游牧这两大文明的对峙,导致蔚县古堡的大量修建,二是在进入清代之后,由于两大文明从对抗转为交流,商贸业得以发展,从而提高了当地的建筑质量。至于明代之前的蔚县是什么情况,我首先是不太关心,其次是默认为她是一个生活水平比较低、生产力比较落后的地方。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默认”?我觉得有可能是受了之前调研山西碛口古镇的影响。在碛口古镇做调研,我学到了一首在山西流传极广的民间歌谣。这首歌谣是这么唱的:“欢欢喜喜汾河湾,凑凑付付晋东南,哭哭啼啼吕梁山,死也不出雁门关。”这几句歌词,描述得实在是形象,不管是谁,只要听一遍就忘不了。汾河湾就是晋中,生活最好,还是清代中国金融业的大本营。晋东南的生活也还不错,也出了不少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商号。

碛口所在的吕梁山,生活就很艰苦了,不过也还是比雁门关外要好。雁门关在哪儿呢?就在山西忻州的代县。而代县,就在蔚县西边偏南的地方。两地的直线距离,只有200公里。所以,从地理纬度上说,蔚县已经在雁门关之外了。虽然蔚县不属于山西,但是距离已经相当近。这个地方,生活怎么可能好得了呢!

所以,蔚州博物馆丰富的藏品,让我一下子感觉到了“认知失调”。怎么解释这事?我自己的分析,一方面是民间歌谣可能有点绝对化了——这也可以理解,只有把这四个分区的特点都做极端化的处理,才容易让人记住,而只有好记的东西,才能流传得广;另一方面,所谓“死也不出”的雁门关外,应该主要是指那些海拔比较高,比如达到1500米左右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坝上”。

坝上不只是年降雨量低,更因为海拔高,农业条件就比坝上往南一点的地方差了许多。我们不妨拿蔚县跟坝上的一个地方——张家口市的崇礼区,做个比较。蔚县位于崇礼以南约190公里,崇礼海拔1400米左右,年平均气温3.3摄氏度,蔚县海拔900米左右,年平均气温7摄氏度。蔚县面积3220平方公里,目前人口50万。崇礼面积2330平方公里,目前人口只有12.5万。人口数量是一个重要指标,它基本上可以反映一个地方在农业和商业上的综合水平。如果没有特别大的影响因素出现,即使是现在的人口数量,也能反映历史上的状况。蔚县的面积不到崇礼的1.5倍,但是人口是它的4倍。如果换算成每平方公里的人口数,也就是人口密度,蔚县对崇礼是3:1。

崇礼在宣化之北,蔚县在宣化之南。宣化就是明代九边之中的宣府镇。也就是说,这两个地方,都紧挨着长城,就因为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边,它们的人口密度就相差三倍。

长城内外的差别,是不是都这么大呢?我们再来比较一下蔚县和邻近几个县的人口密度。蔚县西北边是阳原县,东北边是涿鹿县,西南边是广灵县。阳原县,面积1849平方公里,目前人口28万。涿鹿县,面积2802平方公里,目前人口35万。广灵县,面积1283平方公里,人口19万。换算一下人口密度,蔚县对阳原是1:1,蔚县对涿鹿是1.3:1,蔚县对广灵是1.1:1。

可见,在蔚县附近,长城南边的几个县,生活水平可能都是相差不远的。广灵和阳原的面积比蔚县小,人口也比蔚县少,这三个县的人口密度几乎一样。涿鹿县的面积接近蔚县,但是人口密度就明显要小一些了。综合来看,蔚县的特殊情况在于,她的境内有个面积比较大的壶流河盆地,这使得她的粮食总产量比其他几个县都高,从而能养活更多的人口。

面积比较大,粮食产量比较高,这可不是明清时期才有的情况,而是自古就如此了。而与此同时,由于蔚县紧靠长城,也就意味着她是距离游牧民族最近的、比较大的农耕区,因此又具备了和游牧民族做交易的便利条件。明白了这些,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蔚县很早就成为了一个农业和商贸业都比较发达的地方。

我们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明代时的蔚县。我们将会发现,蔚县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地形特征,对她在明代的军事地位又起到了助推的作用。

在上一期我们就讲过,明代长城是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一根线”。其实这个说法并不准确。准确的说,应该是 一主一副“两根线”。主线是上面说的这条线,全长6300公里,也是教科书里常说的长城。而副线,则是东起北京延庆居庸关附近、西至山西忻州偏头关的一段长城。这段长城的长度是1600多公里,位于北京西边,是在主线之南再设的,为了加强京师防卫的第二道防线。两段长城,也被称为外长城和内长城。

为什么要设这么两道长城? 因为在明代的前期和中期,游牧民族主要是从北京的西北边发起进攻。北京作为首都,如此靠近前线,在这个方向上光有宣府至大同这一道防线是不保险的,需要有第二道防线。

蔚县,就位于这两道防线的里头。这个位置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两件事。第一件,随时要做好“牺牲”的准备。第一道防线如果守不住,包括蔚县在内的内、外长城之间的地方,就要做好迎接游牧骑兵来劫掠的准备了。这有点像洪水到来,水位太高了,就不得不选个地方开闸放水,放弃人口少的地方来换取大城市的安全。

第二件事,平时还得做好给附近长城边关提供后勤保障的准备。沿宣府至大同一线的城堡,由于所处之地海拔较高,气候寒冷,又以山地为主,农业产出低,是无法满足本地士兵的粮食需求的,必须依靠外来补给。而蔚县所在的壶流河盆地,海拔降至900米左右,地势平坦,农业产出远高于坝上,所以就有了支援前线的义务。

这样的信息,游牧民族的骑兵当然也是不会不知道的。游牧骑兵之所以南下突破长城,多数时候是因为气候变冷,导致牲口大批冻死,自己的粮食不够吃,所以才出来抢劫掳掠。他们志不在夺取政权,所以对北京这个首都其实并不那么感兴趣。反而是蔚县这个“前线粮仓”,更容易成为他们的劫掠目标。

而蔚县的人民,和驻守在这里的官兵,对于他们容易成为劫掠目标这一点,也是不会不知道的。为了防止游牧骑兵的侵袭,至少是为了减少损失,他们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在平时就多修建城堡,以便随时等待来犯的游牧骑兵。

问题分析到这里,相信你也能明白了。正是因为蔚县是靠近长城的一个农业生产条件比较好的地方,才使得她在明代的军事地位变得特殊和重要,因此才出现了那么多的城堡。

蔚县在历史上的生活丰富性,和她在明代时的边关军事属性,这两个看似分离的现象,其实是一体的。

蔚县的问题就讲到这里,接下来我还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关于长城的延伸性的理解。

我们今天看到的长城,主要是明代修建的长城,也就是一根主线加一根副线的长城。从战国时期就开始修建的长城,并不是横贯东西的一根单线,而是带有交错性的许多条线组成的“复线”。这可能意味着,农耕与游牧的这条如此明确的分界线,也是到了明代才形成的。在明代之前,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之间,应该存在着一个边界模糊的、有相当厚度的过渡地带。生活在这个过渡地带的人,具有农耕与游牧的摇摆性或者兼顾性。

为什么会存在这么一个边界模糊的过渡地带?这首先是因为, 过渡地带的气候和地理条件本身就既可以用来农耕,也可以用来畜牧。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采取农耕和畜牧兼有的方式应该是最为有利的。我们这里说的兼有,可能是一群人既农耕也畜牧;也可能是一群人在农耕和畜牧之间,根据气候变化等原因而做出摇摆性的选择;还可能是相邻很近的两群人,各自以农耕或畜牧为主,但是双方交换产品以满足各自的生活需要。总之,在这个过渡地带生活的人,对于农耕和游牧这两种生活方式是都能理解的。

上面讲的最后一种方式也说明,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是各自手上都有一些对方需要的东西的。游牧民族缺少铁器,日常用的锅碗和战争用的刀箭,都仰赖于农耕民族的手工艺人。游牧民族的饮食也以肉类奶类为主,缺少了维生素。靠种植蔬菜是不现实的了,因为那也是农耕的活儿,只能靠茶叶来补,而茶叶也是来自农耕民族的。茶叶和蔬菜不一样,蔬菜没法保存,而茶叶可以制成砖茶,便于运输和长期保存,从而可以被游牧民族所食用。

游牧民族也有农耕民族所需要的东西。比如说动物皮毛,是极好的用来做成御寒衣物的原料。草原上大量畜养的羊,提供了几乎整个北方的中国人都喜欢吃的一种肉类。还有战马,那可是强盛时期的中原王朝太渴望的战备物资了。

因为互有需要,就少不了来往交流。但是在纯粹农耕的人和纯粹游牧的人之间,由于缺乏共同的思维习惯和生活方式,是缺乏交流的信任机制的。这个时候,生活在过渡地带的人们,就为两种文明的交流提供了缓冲,很多时候他们干脆是直接充当起中介的角色。

如果这个有厚度的过渡地带是成立的,那么问题来了:后来怎么就演变成了明代长城的“一根线”呢?(历史上的“五胡乱华”,就是实例!)

对这个问题,本人有这样一个猜测:这是因为,农耕的生产方式不断地北上,一直到把这个过渡地带挤压成了一条窄带。请注意,我们这里说的“农耕的生产方式”,而不是“农耕民族”。这两个表述是有区别的。游牧民族在南下之后,如果想呆得住,而不是抢完东西就回草原,那就必须要学习和了解农耕的生产方式,他们要么自己完全或部分地转变成农耕者,要么设法和当地已有的农耕者和平相处。这事如果解决不好,那就会造成巨大的社会动乱。

农耕民族没有骑兵,机动性和战斗力原本是远不如游牧民族的。但是农耕的生产方式有一个巨大的好处,那就是同样的土地面积,粮食的产量远高于草原,从而能养活的人口也要多得多。人口多,如果再遇上比较强有力的政府,就可以发挥出组织优势,比如发动和组织大伙修建城堡,这样就可以抵抗住游牧民族的骑兵了。打不过,我可以守啊。关起门来,躲在高墙里,只要一两天不出来,再厉害的骑兵也拿我没辙。就这样,一方面是农耕民族每往前蹭一步,就修建一个城堡,另一方面是游牧民族南下,把自己部分或完全地转化成了农耕者。如此这般,几百上千年下来,就把那些既能种地又能养羊的地方,几乎全都变成了以种地为主的地方。只有在完全不能种地的地方,农耕者才会停下他们的脚步。长城,就是农耕者的极限。

看到这里,希望能引起各位对蔚县历史、对蔚县古堡和对蔚州博物馆的兴趣!

欢迎转载(标明出处):蔚县之窗 » 史实证明:很早年间的蔚县就是一个农业和商贸业都很发达的地区!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