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您走进不一样的暖泉古镇!

该怎么描述暖泉古镇呢?沿着腐砖锈瓦围逼的明清街道,一路迤逦走进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暖泉古镇,就好像逐渐进入了一张潲得发黄的旧照片,一种历史的沧桑感油然而生!

古树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株苍老的古树,树干直径逾一点二米。浓荫团抱的树头,伸张出倔强的枯死枝杈,宛如沙漠之神——三千年不死三千年不倒三千年不朽的胡杨。出生暖泉的朋友介绍说,这是棵唐柳,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树龄。别处还有一棵。

这绝对是奇迹啊!百年的柳树通常都空心腐败,难以长久,况且千年之柳!庄子曾说,枝残形愧的树木才可以永寿,因其无用而运。但这棵树却长得粗大挺直,不类其它。我猜测古柳应该是庙宇的神物?朋友一口否定。我更加疑惑而惊讶!

古道

且进暖泉古镇吧↓↓↓

古镇简直就是遗落在田野泉流边的一枚战国古铲币。不少地方斑驳缺损,比如高大砖砌的堡门,竟生生地扯下堡头一角,裂出若干想要“分家单干”的蛇形黑缝,流露出颓败和凄凉的决绝神色。比如那截风蚀疲塌的土坯墙,只留下了大概的屋子轮廓,俨然还没有散尽曾经的人气,还有一丝丝温暖的意思。比如那段依然发着幽幽光泽的青白石头院墙,无奈地任意在一边跌落,几棵丫叉的篙草却蓬勃期间。比如那间老屋,残存的几根灰黄色窗格木指点着黑黑的窗户空洞,似乎在述说着屋主“昨日黄花”的故事;凌乱的瓦房屋脊上,彰显威风与气派的兽头也不知所踪,全然没有一点儿应有的庄穆。再比如地上深深的板石路面的车辙,光光亮亮的云灰石间,却积下看上去很是污旧的油腻一样的泥土。

古镇街头仍然蹲着站着坐着一些现代版的“古人”,穿着玄色夹袄,吸着老铜烟袋,戴着黒紫的西瓜毡帽,用狐疑猎奇的眼光扫视着个别偶尔观光到来的“异国他乡”的游客。

“旧时王谢堂前燕”早已没有了欢快轻盈的身影,但整座古堡仍然呈现出曾经的全部风光和气势。高耸需仰视的堡门头,厚重而浑黄的堡墙,森严壁垒的内城墙,王字型独具一方的街道布局,这一切,都在无声地炫耀着当年城堡的辉煌。我不知道当年是哪位煊赫的贵臣巨贾寓居此地,但这别有洞天的古堡显然隐藏了一段不为后人所知的奇逸。

古庙

古镇中颇有大观的则是阎王庙。庙宇虽然占地很小,空间局狭,大约仅三间居民院落的样子,但宽身入内,四面楼阁围拢;一层僧舍香堂,二楼殿宇神衙;主殿、配殿,侧主殿、侧配殿,俯仰起和,转折衔接,布局紧凑,井井有条,略无阙处,森严如浩浩然大千世界。

其实,早在约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国故都就在蔚州,毗邻暖泉。战国至秦汉,这里设郡治,辖河北张家口一部及山西大同大部。古往今来,这里人才辈出,如汉朝“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的冯唐,如北魏“笔公”古弼,如元朝大都的设计者赵秉温,如明朝威震边陲的一代名将马芳,以及大太监王振,如“清初直臣之冠”魏象枢和礼乐学家李周望,如近代巨贾“不吃不喝,赶不上王朴”的王朴等等。

古镇

暖泉依然蒸腾着温暖、流动着亘古不变的泉流不舍昼夜,依然任妇女浣洗衣裳、任农夫浇地溉田,依然环流着有些颓废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暖泉。这样的暖泉,今天看来却似被时代遗忘在了一边,有些特立独行的疏离和隔膜。

暖泉,暖泉!这样温馨的暖泉,什么时候能够抖落历史的尘土,给人以清新而古典的感觉呢?!

欢迎转载(标明出处):蔚县之窗 » 带您走进不一样的暖泉古镇!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