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驾临蔚州城的故事,各位听说过吗?

蔚州古城

蔚州这地界儿在春秋战国时期是代国的属地,曾经建有九门九关的都城代王城。后来,代王小舅子赵国的赵襄子为了吞并代国,使计灭掉代王,代国随后便国亡城废,代国也就沦为赵国的封地成为代郡,那曾经金碧辉煌的代王都城也成了一座在朔风中慢慢坍颓的废城。宇闻周大象年间,静帝宇闻阐大规模修筑边塞长城时,派人拆了古都代王城建起了蔚州城,并屯兵驻守,扼控幽燕。蔚州因地处中原连接关外大漠的要冲地带,自古以来多受犯边夷族铁蹄侵扰。明朝洪武时期,大将徐达驻跸蔚州卫,在百里平川的要道上设置了数十座军堡,并对蔚州城进行了重修加固,使之成为明军经营的军事重镇,城墙周长七里十三步,高三丈六尺,城墙下宽坐底四丈余,上阔封顶二丈五尺,可以并行两辆马车,城墙之上建有敌楼二十八座,雉蝶一千一百多个,开东、西、南三座城门,三座城门上建有五间三层斗拱飞檐的城门楼,东门曰景阳楼;南门曰万山楼;西门曰广运楼。城门外建有瓮城,瓮城外开挖有护城河,河宽六丈多,水深三丈余,护城河上架有人工起降的木吊桥,每日清晨降下,日暮升起;平日降下,战时升起。东、南、西三座吊桥外又建有三座关城,关城城墙也是三丈六,只开一关门,关门上建有门楼。蔚州城四围如此巍峨雄壮,牢固犹如铁桶,形成易守难攻之势,自加固重修后从未有过破城之虞,从此在塞外边地诸多城池中被称为“铁城”。城内塔、楼、阔、院、亭齐全,寺、庙、祠、观、庵尽有,虽有简约之嫌,却也瓦舍勾栏鳞次,晨钟容鼓悠远,市声梵音共鸣,气象蔚为雄浑壮观。

南安寺塔

刚过巳时,一行车马来到蔚州城南关外,此时日轮当空,微风轻拂,金色的阳光如同美酒般流泻下来,倾洒在黑黝黝的铺满沧桑的雉堞和城楼上,使这座古城池显得更加巍峨雄伟,浑厚庄严;护城河畔岸草葱蒨,茵茵如毯,绿柳婆娑,迎风摇曳;如镜般清澈的护城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潋滟,闪金耀银,水中锦鳞嬉戏,往来翕忽;一架宽大的可以行走马车的木吊桥横跨在护城河上,桥上人来车往,络绎不绝,犹如一幅城上风光莺乱语,城下烟波春拍岸的塞外春景图。听到车外哨杂的喧哗声,坐在轿车上的康熙便掀起轿棚的布帘往外瞅了几眼,看到车外繁华迷人的市井景象,就有点坐不住了,于是对赶车的马夫说,停车,我要下去步行进城。听康熙如此一说,大家就只好下车随他步行了。这时,魏象枢嘱咐崔保安,让其带几个骑兵扈从护送孝庄皇太后等人乘车先行进城,安顿到鼓楼西街的“同福客栈”住下,他们随后就到。

鼓楼

穿过厚重深邃的城门洞进到了城里,只见这州城里南北大街上车如流水,马似游龙,熙来攘往,摩肩接踵。大街两边林立着茶楼酒肆,饭铺客栈,成衣局,铁匠铺,绸锻庄,还有卖古董的,胭脂水粉的,首饰字画的,风筝香囊的等林林总总,不计其数,可谓是店铺林立。摊点密布。在街道两边路旁摆放的摊点则多是当地的风味小吃摊,有热气腾腾的养面饸饹摊,金黄色的豆面凉粉摊,糖干馍馍花椒饼子摊,也是数不胜数,到处弥漫着诱人的饭菜香气。不时地有叫卖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伴随着酒楼饭店里传出的猜拳行令声,从火星四溅的铁匠铺里传出的铁锤撞击铁砧的叮叮当当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绕梁灌耳,这繁华热闹的景象让人有点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整个街巷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不扰静,静不桔动,动也动的热闹,静也静的安闲。一片声音,万种生活,都覆在这晴爽的蔚蓝天空下面,就好似走进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景里。置身在这嘈杂喧嚷的街市里,竟让康熙有点繁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心想,这塞外一个小小的州县之地竟然这样器物辐辏,井邑繁雄,与京城天桥的杂八地似的红火,真是让人不可小觑啊。他一路走一路瞧,一会儿瞅瞅这,一会儿又看看那,啥也觉得新鲜,啥也感到好看,还时不时地走到人家摊前摸一摸问询一番,惹得高士奇跟在后边揶揄地说:“东家,快些走吧,这有什么好看的呢?都是些贩夫俗子的烟火气,我看东家是有点‘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了,可别忘了我们要到东五台去的正事啊,”康熙听了高士奇这略带嘲讽的话语就立即醒悟过来,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忘神了,但并不懊恼,只是笑了笑说道:“高老师此言也谬误了,烟火气咋了?我们也不是神仙,每天不是也得食人间烟火啊!少了这些贩夫俗子我们靠谁呢?三国时的刘玄德都知道‘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嘛…….正.事……对,东家我怎么会把正事给忘了呢?”

蔚州老照片

本文节选自《蔚州传奇》任建国 著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康熙驾临蔚州城的故事,各位听说过吗?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