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峪里痛打日本鬼子的故事

该篇为大家讲讲,抗战期间,发生在河北蔚县的英雄事迹!

1938年12月,八路军一二O师在蔚县飞狐峪巧设伏击,以“平型关战斗”的方式,重创了日本运输队,一举击毙了敌指挥官田原,再次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飞狐峪即北口峪,又称四十里峪、黑风峪,是蔚县南山四大峪之一。峪狭路险,两侧悬崖峭壁如刀劈斧削,进此峪的人们,无不赞叹它的险要。一过此峪,只要进入涞源,就可直取保定,控制平汉、同蒲两条铁路线。这里自汉代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蔚县沦陷后,日寇控制了飞狐峪口。1938年2月,蔚县抗日政府在南山重新组建以后,日寇就虎视耽耽地窥测时机,阴谋一举摧毁这块刚刚开辟的根据地,以便夺取山地,占领要隘。从三月到十月,仅七八个月的时间,除了小股敌人不断地奔袭外,还依着这条峪口向我芦家寨、草沟堡的一,二区大举“扫荡”两次,对我发展巩固根据地十分不利。驻蔚、涞县的日伪军协同配合,控制这条峪口要道之目的是企图把蔚县和涞源连成一片,进而包剿我晋察冀边区。

分区党委帮助蔚县县委和政府,多次派人观察地形,侦察敌情,经过分析研究,决定利用险要地形和居高临下的优势,切断此交通,夺取此峪口。然而,当时枪少弹缺,又没实战经验,感到力不从心。于是县委和抗日政府及时地向上级汇报了夺取飞狐峪的计划以及存在的问题,得到了分区领导及部队首长的支持。

通过一天的准备,各项工作均已就绪。干部战士,各守岗位,严阵以待。可是一天过去了,敌人却未到……

这年的十二月初,山上虽然下了一场雪,但一经风刮日晒,已不影响通车。驻守蔚县城的日军,蠢蠢欲动,准备向涞源驻敌运送武器和其它军用物资;

我八路军一二O师得知这个情报后,派七一七团部分主力部队,从涞源“烧车”一带通过西甸子梁,驻扎在我老二区的歇心庵等几个村庄。并当即和我地方政府取得联系,通知县政府组织力量予以配合,协助部队进行侦察,安排后勤工作,决定在明铺附近打阻击。紧接着部队首长作了战斗部署,分配了各队的具体任务,并要求地方干部和游击队,按战斗部署,断公路,埋地雷,封锁峪口(行人许进不许出),然后分头进行战斗准备。 通过一天的准备,各项工作均已就绪。干部战士,各守岗位,严阵以待。可是一天过去了,敌人却未到。寒冬腊月,干部战士爬在山坡上,蹲在战壕里,山风刮着积雪,又冷又饿。附近各村的群众首先想到的是战士们的艰苦,他们有组织地把熟山药、莜面饼送到每个战土的手里,并送去一些莜麦秸草,让战土们垫在身下解潮取暖,这样大家严守一夜。第二天,从拂晓又到太阳落山,敌人还是未到。当夜幕拉下以后,根据经验判断,日寇一般夜间不行军,过深山老峪,更不会轻举妄动,于是决定把部队撤到附近的尖山村里休息待命。峪里只留下侦察及哨兵,监视敌人的动向。

一声令枪震醒了沉睡的山谷,手榴弹一批一批地拉响了,地雷一个个爆炸了,步枪、机枪射出了愤怒的子弹……

当部队刚到尖山村,准备吃晚饭,突然侦察员紧急报告说:“敌人的车队已从川下驶到北口,准备连夜入峪。”部队首长一昕,立即命令各部队,跑步进入岗位,准备战斗。地方的干部战士也立即返回前沿阵地。

听到车声了。战士们立刻振作起来。一分钟,两分钟……人人屏着呼吸,两眼死死盯着公路上的汽车,按车灯数着汽车,一辆辆进入了我伏击圈。

一声令枪震醒了沉睡的山谷,手榴弹一批一批地拉响了,地雷一个个爆炸了,步枪、机枪射出了愤怒的子弹,鬼子着了慌,乱成一团,汽车相互撞击,进退无方、车上一百多名日军,除了当场死亡的,都跳下车准备逃跑。指挥员又发命令,战土们从四面八方冲下山坡,一场肉搏战开始了,经过几十分钟的激战,我军终获全胜。

这次平型关式的战斗,击毁日军汽车三十五辆,击毙敌寇二百多人,其中敌指挥官田原也被击毙,活捉敌翻译一名,缴获步枪一百八十一支、大炮一门、机枪十一挺,以及大米、罐头等大量的军用物资,我方也有—些伤亡战士。

这一阻击战的告捷,对蔚县,对整个晋察冀边区的抗战和根据地的开辟、发展和巩固,有重大的意义。它切断了敌人的交通要道,迟缓了敌人南北联合进攻晋察冀的阴谋,再次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为根据地军民提供了战胜日寇的经验,鼓舞了根据地党政军民的抗日信心和决心。

蔚县还有许多这样的例子,大家都来说说吧!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飞狐峪里痛打日本鬼子的故事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