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糕从一颗小小的黍子到餐桌的全过程!

我是地地道道吃黄糕长大的蔚县人,黄糕作为蔚县的特色美食,自然就有众多的文学爱好者以文字的形式进行了描写,我就读到了不少写黄糕的文章,但黄糕怎么从一颗小小的黍子儿到端上餐桌的,没有人详细写过,我就以一个亲身经历者的身份,给大家讲一讲黄糕的从生到熟的故事吧!

蔚县黄糕

黍子耐干旱,大约一百天左右就成熟了。每年的六一儿童节过后。地里的玉米、谷子等农作物已经笑盈盈把地皮遮了个严严实实的,老爸才会让妈妈找出收藏好的黍子儿,把黍子儿混到一大堆干透并过了筛子的大粪里,然后备齐了耧、砘轱辘,簸箕等需要播种的农具,套上马车,拉着混了黍子的大粪面儿、农具到地头。黍子是用耧将黍子粒播种在地里,种黍子前要先看墒情,就是土地的干湿程度是否适宜耕种。太湿则冷,太干则黍子出芽慢。地里的墒情适宜时,就要播种了。骡子或者是驴拉的小耧一垄三行,老爸给骡子戴上一个V型的枷,枷的两边各有一个卡槽拴上绳子,下面再用一根绳子绕过骡子的脖子和肚子固定。两根长绳子拴住耧,他扶住耧的把手,一声吆喝骡子就低头卖力地前行了。为了保证播种成直线,前面一定有一个人牵骡子,而我经常是最好的人选,(这活儿看着轻松,但在早已耕的松软的土地和高大的骡子走的一样快,还得同时听我老爸不时地向左向右的指挥,几亩地播种完后,衣服就会被汗水湿透)木耧是一个斗子,里面装上混了黍子儿的大粪面儿,斗子的底部有三个洞连接下面有三个尖尖的铁脚,铁脚尖端有一个小孔。耧的上面有两个把手,摇耧的老爸就握住把手保持铁脚深入地面的深度和前进方向,这是一个技术活,我家除了老爸没人敢揽这活。随着骡子的前行,老爸轻轻地左右摇动把手,铁脚在地上划出一条浅浅的沟,同时混了黍子的大粪土就从小孔流出来进入土壤里。,中间妈妈会不断地拿簸箕把混了黍子的大粪添加到斗子里,沿着长长的大田一路走过,到头了再同样转回,如此反复一排排的黍子儿就整齐地散播在土地里了。铁脚划过之后的沟随之被人拉着砘轱辘压实,目的是保墒,这活通常是我弟弟的。

黍子

过个六七天,毛茸茸的黍苗子就会破土而出,黍苗子通常会太稠密,有句谚语说得好:早薅一寸,顶住上粪。所以得趁早人工间苗,并同时拔除地里的杂草,我们管这活叫薅黍子。薅黍子不像庄稼人锄地,有把力气就行,这活像大姑娘绣花,得用巧劲,老爸就不会用巧劲,一到薅黍子时。正是一年最热的季节,云彩好似都被太阳烧化了,消失得无影无踪。瓦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地上的土块被晒得滚烫滚烫的,五大三粗的老爸,趴在地里,背上顶着明晃晃的大太阳,看着远远在前面的妈妈,汗水一个劲地流。无论他咋努力也赶不上妈妈。比炎热更可怕的是薅黍子时节遇上下雨天,因为雨水多了,黍子苗长得太快,它的根也会扎的更深,黍子苗会特别难拔,如果再遇上下连阴雨。来不及及时间苗的黍子,就会影响收成。这是老爸老妈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天上下刀子,也得薅苗子,这是老爸的口头禅。因此在薅黍子期间,阴雨天做为庄稼人的假期的习惯,一般会被打破,我在雨地里薅过一次黍子,当时头上顶一块塑料布,裤子和鞋湿的水淋淋的,两只手全是泥,抬头看看前方,灰蒙蒙的天更加重了身上的湿冷感觉……

间了苗的黍子地,就像一个洗干净头脸并换上新衣服的农村小媳妇一样,让人越看越爱。如果雨水充足,小苗一天一个样,三天大变样。用不了多长时间就长到人的半腰了,三伏天,人坐在阴凉地里,头上的汗水也是一摸一把。密不透风的庄稼地里更是比蒸笼还热上三分,但老爸老妈却顾不上这些,因为雨水多,庄稼长、杂草更是疯长。不让那些杂草成气候,是支撑他们忍受炎热的唯一信念,于是一捆一捆的杂草被他们用马车拉回家喂骡子,代价是他们身上的衣服满是汗渍……

黍子熟了

从立秋开始起,仿佛一场紧张的拼搏终于渐渐地透出了分晓,田野从它宽阔的胸膛里透过来一缕悠悠的气息,四下里的树木和庄稼也开始在微风里摇曳,树叶变得从容而宽余。露水回来了,在清晨和傍晚润湿了田埂,悄悄地挂上田间。阳光虽然依旧明亮,却不再痛炙人的脊梁,变得宽怀、清澄,仿佛它终于乏力了,不能蒸融田野了,也就和田野和解了似的……秋天来了!大地一片金黄,黍子的成熟期很不一致,穗上部先成熟,中下部后成熟,加之落粒性较强,收获晚,黍子儿就会落到地上,损失严重。一般以穗基部籽粒进入蜡熟期、穗籽粒熟到七八成就该收割黍子了。老爸早早得就磨快了镰刀,收秋收秋,不收就丢,尤其是黍子这样容易落子儿的作物,一场大风、一场冰雹就能摧毁一年的辛劳,不能让到嘴的粮食丢了,八月秋黄,秀女帮忙,每到收割黍子的时候,家里能够出动的劳力齐上阵,起早贪黑地收割庄稼。直到把黍子全部割完,才敢直一直腰。

碾黍子

捆好的黍子被老爸一车一车地拉到早已修理好的场地里,再一捆一捆地拆开,均匀地铺在场地上,要求黍穗子都露出来,这样黍子了儿容易碾压出来,自我记事起,我们村大多数人都是连夜碾黍子,场地里,明晃晃的电灯挂在高高的木棍上,骡子牵出来了,套上碌碡,老爸拉着长长的缰绳站在中间,碌碡飞快地转动起来了,一圈又一圈地碾压,碾到黍子穗上发白的时候,需要把黍子秸秆翻动一下,这样才能保证黍子颗粒归仓,这些黍子秸秆经过碾压,就和一堆乱麻一样缠绕在一起,翻动起来格外吃力。那时候,我也就十几岁的年纪,白天劳累一天,加上大半夜的忙碌,早已疲惫不堪,想坐下歇一歇,又怕父亲责骂,只好咬牙坚持,往往等不到一大场黍子秸秆翻完,就瞌睡的直打晃儿,老妈心疼我和弟弟,便让我俩回家睡觉。躺在我家的土炕上,耳朵里是隆隆的扇车声,(那是爸妈他们在连夜用扇车扇黍子的秕粒和杂质)第二天我和弟弟被老妈做饭的声音惊醒的时候,才看到老爸回家,那些黍子秸秆也一捆一捆被老爸老妈整齐地堆在一起了,旁边是一大推经过扇车扇出来圆滚滚白的耀眼的黍子儿,一夜不曾休息的他们,竟没有多少倦意,黍子儿再晒个一两天就会装到我家的大粮囤里,堆在场里的黍子让他们的心放到了肚子里,“黄糕吃到嘴里才算黍子丰收,今年又有黄糕吃了”,是老爸每一年黍子丰收后的感言,一句简单的话,包含了父母太多的感慨……

黍子从种植到收获,其中的每一道工序都不容易,不管是炎炎夏日,还是风雨交加,为了有个好收成,他们没有任何抱怨,依靠的是对生活不屈不挠的执着、对丰收的期盼。如今七十多岁的父母,还在耕种土地,因为对于父母、对于家乡的乡亲们,土地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正如在蔚县的农民,一天不吃黄糕就会觉得肚里空落落的。我在家做黄糕的时候,黄糕熟了,即使笼布上有一点儿黄糕,也会细心地清理下来。因为我知道农民所受的苦累,才会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粮食……

如果各位来蔚县旅游的话,一定要尝尝金灿灿的黄糕!

欢迎转载(标明出处):蔚县之窗 » 黄糕从一颗小小的黍子到餐桌的全过程!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