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的“蔚”字怎么读?走进京西古城「蔚县」

一、城

蔚县的“蔚”,发音为“遇”;当地人读作“雨县”却不多雨,有人简写为“芋县”却不种芋。2200年前,代王喜受让了五十三个县被册封为诸侯国王,定都今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代王城镇。

代王喜站在城门楼上向城内望,百废待兴;恰是最好的时代,也是不幸的时代,仅仅一年,这些美好的希冀被匈奴铁骑踏平,代王喜弃国自刎。至于几十年后复立为郡,再没落到往商贸城市转型,那是后话。

古城里听街巷里热切地交谈,蔚州城小,城墙不过7里地,所以无论开店的摆摊的送货的早已经熟络了。小摊贩扯块纸皮写上“漏蝌蚪”、“荞麦饸饹”就当作是招牌。无论是老食客还是外地人,不分男女老少贫富贵贱,趁着蹓跶的间隙在小推车前“一”字或“L”字排开,刺溜刺溜地享用着这些粮食制成的粗砺的食物,再热络地和摊主对于今日份食物进行点评。

有点年岁的摊位,总有个用锡皮补过许多次的搪瓷杯,食客用过的筷子汤匙往清水里一插,代表餐具已清洁;食客也不介意,任由这三两清水日复一日地洗涤街巷的风尘。

城的中轴线很窄,不过一进一出两个行道,从南边的景仙门到鼓楼时常是几百米的拥堵,车里的人倚靠着车窗吸烟,听听收音机里传出来带着口音的售楼广告,再听听城墙根儿的麻雀仿佛也是一口慢悠悠的涞阜小片儿。

古城北门不开,过了鼓楼行人寥寥,有着几个卖炭翁指节宽如铜钱,炭的块头大小不一,像个赌石市场。蔚州署门外是旧日的护城河堤,门里边沿路种植龙柏、苜蓿和刺槐,勃勃地生长。听看门大爷说这里是建给游客看的假冒县衙,倒是魁星楼前有颗龙柳,比这冒牌货还要早上一百年。

二、堡

蔚县有八百堡(音同“捕”,意为有城墙的村镇),县城西南边的上苏庄堡具有代表性。堡子分内外,堡外是新农村,过了堡门看见了飞狐峪,那是真正的老堡遗址——至今还有人居住。

斑驳的土墙一人多高,牧羊人老田有严重的哮喘,每天天一亮赶着羊群从南边的土屋到北边的草地上,两个时辰后再赶回来,他就像匹老狼犬一样喘着粗气地跟在羊群后面。

老田的老婆就坐在戏台边,给我讲对面高处的三义庙拜灯山的故事,给我讲如今只剩40人的堡子当初有200多户人家时的故事;堡子里每天的日子稀疏平常,就像人没了院里杂草就会疯长一样自然,身边的这条老狗陪了她十几年,最近也要去了。

闹社火的广场很大,每年正月里,搬到外堡子的人都会回来。我说你喜欢他们回来吗?她说喜欢,唱唱跳跳的热闹。然后笑出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

北方城村堡的道路呈“丰”字结构传承明代建筑精髓,曾经尝试作为旅游景点设闸机收费,这一设倒好,原本一个月就没几个游客的村子变得彻底没有了人气。村民不养驴的,三三两两搁戏台边的墙根上坐着,等来取景的小剧组招募临时的群众演员。

村里的大户赵家和白家遗址院门紧闭,我倒是误入了“丰”字落笔处的一户人家,屋主人从外地回来照顾年逾8旬的母亲,他不善言辞,只反复说着说天真热,这里不好看,你旅游辛苦。

院子是四合院,坐北朝南;南边一间厨房,两间厢房;东侧柴房的墙头上长着狗尾巴草,西侧常用于圈养牲畜和家狗;院子里的土地种植玉米、西红柿、长豇豆,物尽其用。还会有几株葵花,供主人闲时嗑着消遣。

正午时分,留守在堡子里的村民便会聚集在堡门处,或坐或躺,享用平原地区特有的穿堂风,让身上燥热的暑气服帖下来。

相较之下,临近县城的南张庄村就显得现代许多。由于名声在外的蔚县剪纸,这里也被冠以中国剪纸第一村之名。“焦氏剪纸”的红漆大门敞开,庭院清幽寂寥,工艺美术大师焦新胜本人就在窗前的案边作画,我不言,他也不语,只是笑笑,他便继续手中的创作。

工匠先是在纸上作画,再将画作订在宣纸上水浸晾干,便在蜡版上开始了雕刻——并不是用剪刀,而是用挖耳勺般大小的雕刀在宣纸上刻出画作上的内容,再着色包边,大功告成。

大师带我去参观东侧的展馆,我想起县城大街上常见的康熙手书“福”字与内置的365福剪纸作品,欲知其由来,却不敢问,生怕自己浅薄;只是赏赏《国色天香》,做个看客啧啧称奇罢了。

三、食

北方人善作面食,比如黍子面、荞麦面、莜麦面、玉米面、绿豆面、豌豆面等等。每种面有着不同的用法和搭配方式。

为了改善面食单一的形态,人门把饸饹做成了细长条状,豌豆粉做成了碗状,漏蝌蚪做成了蝌蚪状;为了抵消面食粗犷的味道,这些长短粗细里被加进了辣子油、陈醋、蒜末和葱油;为了改善面食朴素的口感,几乎任何一碗里都可以加入由高丽菜、萝卜丝、芫荽、以及各种豆类组成的拌菜。

▲苦荞饸饹

▲凉粉

▲哩啦

这些食物里,唯独黄糕一枝独秀——把黍子面蒸熟,从笼屉上摘下来就是成品,吃时用筷子绞开,一块绞成两块,再绞成四块,蔚县本地的老食客可以不加任何的调料和拌菜,一口不嚼的吃下。

▲黄糕

因为不好消化,所以会有很好的饱腹感——原理类似糌粑。有个笑话说京城的消化内科医生开口先问您从哪儿来,如果回答是蔚县,医生就可以直接开药方了。

街边大多吃食——无论是凉拌还是支着炭火炖煮的,大多是管饱的,毕竟其核心思想是面食。而甜糊糊却不同,它作为一款纯粹的零食,深受在地人和外地人的喜爱。

手艺人用蔚县特产的黑枣和杏干去核加温水炮制,没有了火的加持,历经一整天食材才能逐步的接受这种时间带来的变化;手艺人接着将筷子束成一捆,进一步把已经软烂的食材捣碎成泥,这一步最费功夫,手艺人的耐心程度,决定了最终成品的口感绵密程度。

▲甜糊糊

大功告成后,加入1:1的凉白开糖水,再放进结了冰的矿泉水瓶,一款冷饮就此诞生;制作中伴生的粘稠的黑枣原汁和杏干原汁,就放置在一旁供食客调味,于是街巷里终于传出了“甜糊糊来~甜糊糊”的叫卖声。

四、塔

我住的店,窗台正对着南安寺塔。

“先有南安寺,后有蔚州城”,说的是你看到的这些东西,大多都是重修过后的样貌;而重修的这些东西里头,这座辽代重修的砖塔是年岁最大的。而有些不能翻修的,比如蔚县八百堡,不过400多年的光景,就剩下20多堡子有人烟,另外的780个已经被彻底遗忘了。

在夜里依稀的薄雾里,我仿佛真切地看到了砖塔本身并不是像介绍里说的一样巍然矗立,它也有了肉眼可见的倾斜——就像我们第一次认真地去看父亲的脊背一样。

你想像不到眼前的砖塔50年、100年后的样子;更不知道哪天壶流河会干涸,飞狐峪会崩塌,所以总会想要去一些地方看看,留下点记忆,这就成全了人们一次又一次的远行!

欢迎转载(标明出处):蔚县之窗 » 蔚县的“蔚”字怎么读?走进京西古城「蔚县」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