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金河口峪所想(三篇)

金河口

(一)峰石,是造化精魂

 

大山的生长历程

总伴随着剧痛、隐忍和释放

来自宇宙深处的碰撞,吵嚷

你们经历了何等磨炼

 

我们的古老先民

用坚厚的胼胝踏出一条条路途

古刹碑碣,记载了历史

更承载了文化与文明的根

 

峰石,高耸屹立,鬼斧神工

与天空、流云、星辰,倾诉衷肠

阳光从一线间穿入

像船升起了耀眼的帆

似痴情蛤蟆遐想的美丽情怀……

 

清晨的微风飘过山峦

暮色苍茫中,夏雨打湿了峰巅

岁月刻下了厚重的风霜印痕

宏大、精粹、绵延的

小五台山,永远是蔚州人灵魂的皈依——

(二)那水,是纯净的梦

 

金河水,灵性地拂过七彩石头

唱着淙淙之歌

闪着锦缎一样华艳的

金光,却远比金子珍贵

 

水在季节变换里

像贞妇一样守着真实性情

无论前路如何蜿蜒曲折

始终温和而固执地,旋转,流淌

某一刻凝结成冰

维系着大山的血脉

只等某一刻融化,叮咚轰响

 

我多想化作一朵雏菊

或一枚油松针叶

在月牙湾里,静美地凝望月牙

让珍珠泉水,浸润我的经络和魂魄

然后,我在飞湍流瀑中

嬉戏,弄影,顿悟……

(三)那些属于大山的生命

 

生命在大山的静默中

孤独,喧闹,傲娇地,成长

草木绿了,花开了,鸡叫了……

 

即便我用尽洪荒的脑力

也无法想象大自然的无限惊喜

毫不羞赧,如此动人

 

宛如一位踩着凌波微步的仙子

留下一幅光影泛浮的油画

然后,御风而去九万里

 

冷杉搅动着滚滚绿云

五角枫红透了季节的海洋

山槐在崖的罅隙里挣脱,欢笑,眺望……

 

我渴望采撷一朵野花

枯叶蝶回首斜睨我

我讪讪地笑了笑,梦刚好醒了

 

原来昆虫的叫声是一首交响乐

原来洞穴里还有猛兽的爪痕……

某些生命是属于大山的,属于巍巍小五台的——

欢迎转载(标明出处):蔚县之窗 » 游金河口峪所想(三篇)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