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剪纸的推举人:古塞

蔚县剪纸的推手古塞,是推举蔚县剪纸和蔚县剪纸天才人物王老赏的高人和贵人!

著名蔚县剪纸艺人王老赏(1890–1951),本是一个种地兼做窗花剪纸的农民,经过了古塞和佟坡两位美术家的推举,王老赏和他的窗花剪纸声名鹊起,天南地北都知道了“河北有个王老赏”。2005年,中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申遗报告”里所展现的22位优秀窗花剪纸艺人里,王老赏是其中之一。王老赏能有跨越世纪的巨大和深远的社会影响力,绝对是源于七十年前古塞和佟坡的推举。

那是1949年12月,古塞先生在上海万叶书店的一间办公屋里疾书《民间刻纸艺人王老赏访问记》,开门见山第一句话是“1949年的九月初”。古塞说的这个时间节点是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前夕。这个时间点好比清晨的太阳刚刚露头,一日之计在于晨,许许多多的美好将会紧跟其后,款步而来。在这个时间点蔚县是天空明朗的解放区。古塞从张家口市远道300里去蔚县。这个时间点坐长途汽车,是比牛车快了许多,但是要起早贪黑才能抵达目的地。一路跋涉,一路辛苦。

▲王老赏

在古塞心目里,他要访问的王老赏是这样的身份“我会见了一位华北察南一带最出名的天才的民间窗饰图案刻纸艺人——王老赏”。先说哪里是华北察南?按照上世纪中华民国政府的行政区划,张家口是察哈尔省首府,张家口市有察北和察南之分。坝上为察北,坝下的蔚县属于察南。王老赏的家是在蔚县南张庄,是县城南边3华里的明朝建制的古老村子。古塞给予王老赏的定位是“最出名的”“天才的”。这是古塞从万千民间窗花剪纸艺人阶层比对之后,给予王老赏的最高荣称与荣誉。那时候,包括古塞,包括如喜爱民间窗花剪纸的大诗人艾青在内的延安文艺家们给蔚县剪纸的称谓是刻纸。古塞是科班美术家,他毕业于上海美专,是1938年的延安鲁艺的美术系学生。拜访王老赏之前他已经收集了近800张全国优秀的民间剪纸。他理所当然地懂得中国各地的民间剪纸。这也是他执着地要拜访窗花剪纸名家王老赏的动因,古塞是慕王老赏的大名而来的。

古塞想起了他在王老赏家“炕上坐”的时光。“我细心地看了他所刻制的窗花,使我实在佩服,在每幅作品的构图、黑白的处理,花鸟的姿态,人物的性格……等,都很生动、出众。”“那天我们谈得很兴奋,从谈话中,我知道了他虽然没有念过书,可是他从七八岁上起就学习窗花的点色(就是染色),十三岁就会模仿着刻制很好的窗花。”“当他谈到刻制的技术时,他把一百多把保存得很好的刻刀拿出来给我看,告诉我说,你要看一个人的活(就是刻制的技术)的好坏,你一看他的刻刀就知道大概了。”“他的画笔与色杯也是很多的,从他的谈话里知道他很懂得色彩的调和与对比,以及色彩的无穷变化。”

天色很晚了,君子相见,恨千言少;朋友远别,念再会情。古塞于争分夺秒中,有了新一轮冲动和激情,他快乐地打开军用挎包,取着画笔,他决意给王老赏夫妇画肖像。古塞说“我们是一直谈得很兴奋,我能够见到这样一位天才的人民大众的艺术家,是很不容易的事,于是我便征求他俩的同意,给他俩用墨笔速写了两幅肖像。”院子里夕阳余照,光线恰好。“旁边看热闹的人都说画活了。”“当他转过身来看到他俩自己的肖像时,惊奇地说:解放军里就是有人才”。古塞听在心里,顾不上立刻回应王老赏。“我在画面的上角题字盖章,赠给他俩作为微小的礼物。”

此情此景,也激起了王老赏的新一波情感浪潮。“王老赏看了之后,连连称赞,兴奋地又从里屋把他自己认为最宝贵的,在他三十多岁时所刻制的窗花稿送给了我。他又说,因日本鬼子捣乱,大部分损失了。”酷爱剪纸的两位艺术家心心相印了,精神之脉相通了。

古塞与王老赏,岁月自有安排其历史的见证人。古塞所说的看热闹的人,都是那时南张庄的年轻人,其中一位是南张庄的剪纸老艺人周兆明,当时他15岁。这个历史见证人今年84岁了。2018年3月31日。老朋友周兆明先生应邀出席了我们的老艺人拜访活动。我的右边就坐着周兆明先生,以及剪纸老艺人周银(1928年生人),周琴(1941年生人),和中青年剪纸艺人安锦贵、周泉,还有老朋友蔚县外贸的张建华。席间,我们再三再四地聊起古塞和王老赏。周兆明再三再四的夸赞古塞和佟坡。

王老赏肖像是古塞成功访问王老赏的答谢之举,绝非一别了之的谢幕。古塞在现场就有了成竹在胸的后续计划,“临别的时候,我向他说,我一定能很好的爱护他所赠给我的原稿,和他所认为得意的作品。将来有机会出版时,我一定要写一篇文章提到他。”。

1949年的年底,古塞调回温州老家。不久的十二月他去了上海万叶书店,去找书店主人也是出版名家钱君匋。俩人都是著名工艺美术理论家陈叔亮的好友。1950年,古塞和钱君匋编的《民间刻纸集》诞生了,这是全国第一本有关王老赏窗花剪纸的画册书。书里印有王老赏刻纸和蔚县刻纸180多幅,包括了戏曲刻纸和花鸟刻纸。这本书由陈叔亮写出序言,由著名美术家钱君匋写得后记,古塞写了《民间刻纸艺人王老赏访问记》。治学严谨的古塞倾尽心血编辑这本书,陈叔亮和钱君匋两个中国文化名人鼎力相助。这样冷僻又专业极强的书被编得出类拔萃,至今是排名一流的民间剪纸经典书籍。

王老赏1951年病逝,令远在千里的古塞哀痛不已,他的墨笔再次画出王老赏,画像摆在古塞的画案上,再没有机缘交给王老赏了,再不能与王老赏面对面、“炕上坐”了,亲历已成为疼心的追忆和不圆的梦幻。1955年,古塞出版了《王老赏戏曲刻纸》,里面印有24幅王老赏戏曲刻纸。这是只有美术家古塞才能做到的缅怀王老赏的唯一的也是很唯美的纪念品。古塞与王老赏虽一面之交,然而他对一个天才的人民大众的民间艺人怀揣毕生的敬重和怀念。《民间刻纸集》和《王老赏戏曲刻纸》迅速地传播开去,岁月有情,这两本书积淀为天津等图书馆引以为荣的历史文献,更是收藏家渴望以天价觅求的稀世珍品。

古塞推举王老赏和蔚县剪纸的著述成为张家口剪纸非遗和中国剪纸非遗不可替代的第一文献和研究第一史料,为后来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美术卷》《中国工艺美术词典》《中国民间美术词典》等词典的相关词条,包括蔚县剪纸词条、王老赏词条,为全国的民间工艺展览的蔚县剪纸陈列、王老赏剪纸陈列,为中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成功,使中国民间剪纸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做出了贡献。这些贡献第一惠及的就是蔚县和张家口。

古塞是从延安到张家口的。他是张家口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2001年的秋季,古塞的妻子吴秋萍和女儿吴爱苗跟张家口的我们互通电子邮件,互通电话。他的夫人吴秋萍说:“古塞多才多艺。他能创作国画、粉画、仿古瓷器、仿古青铜器、版画、瓦刻、砖刻、浮雕、剪纸和漫画”。女儿吴爱苗补充:“1940年,爸爸参加过总政领导的西北战地服务团,编辑过《战地木刻》专集”。“我女儿给你们把我先生的照片寄过去。其中一张全家福照片,我签字,赠送给你”。吴秋萍接着说“你们起草的《古塞小传》,我原则上同意。古塞去世以后,我们举办了“古塞先生艺术作品座谈会。那次有古塞的老战友周巍峙、老朋友钱君匋出席”。温州那面很快寄来古塞的遗照,古塞全家福,古塞作品选集。古塞的侄儿陈钟鏐说“我把古塞叔叔给我的王老赏剪纸照片寄过去”。他还欣然接受我们的建议,写了一篇文章。于2006年的《收藏》杂志第一期刊登了,陈钟鏐把叔叔陈国珍(古塞是笔名)送他王老赏剪纸的全过程告诉了全国读者。温州三家人很感动我们收集古塞的资料,更惊奇惊喜我们即将出版《中国剪纸王》,汇集全部王老赏历史文献于其中。

2006年全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蔚县县委和政府举办了《中国剪纸王》首发仪式。古塞的家人接到了300本赠书。国家图书馆的书库和读者借阅部新添了《中国剪纸王》。民间剪纸历史家、南京大学教授陈竟写来贺信称“《中国剪纸王》是抢救中国非遗剪纸和优秀剪纸传承人的范本。”。追根溯源,如果没有古塞,哪来我们的范本!

古塞的书是盛满王老赏剪纸和蔚县剪纸的文化宝藏。读古塞的书知道了王老赏是蔚县剪纸承上启下的第一关键人。王老赏的杰出历史功绩是使蔚县剪纸终结了草创历程,进而升华为一个成熟的中国民间剪纸品种。自此蔚县剪纸实现了程式化,主要包括其刻制工艺,染色工艺,构图工艺,工具构成,剪纸造型思路的一般导向的程式化等。程式化的主要意义做蔚县剪纸的程序规范和严格,这好比以秦朝为界限的中国社会发展的书同文车同轨似的。这个很规范的程式化来之不易,它是王老赏用后半生的生命力和家庭的财力换来的,这是多么伟大的付出与精神境界。古塞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因而,古塞的书里面饱含着历代蔚县剪纸人的超凡智慧,丰富经验,独特技艺,经典作品,传承人生活的酸甜苦辣,蔚县剪纸薪火相传的历程与剪纸人匠心追逐的美梦,剪纸人热爱与讴歌新中国的强烈欲望。

古塞和陈叔亮、钱君匋三人合著了一部“民间剪纸艺人王老赏传”。司马迁有《滑稽列传》《游侠列传》《刺客列传》,后来的历朝历代和各种各样的人物传记,都没有民间剪纸艺人传记,是古塞三位文化名人开了先河,第一个为一个以种地为主以剪纸为副业的农民,郑重其事和大张旗鼓地作传。这是多么伟大的历史创举,它给蔚县剪纸和王老赏个人在中国民间剪纸的现实和历史的价值、地位和作用增添了无限光彩。上世纪80年代,有民间工艺研究家称中国的民间工艺代表人物是“泥人张,剪纸王,毛猴孙,面人汤”,其中的“剪纸王”,指的就是王老赏。古塞的所作所为是大作大为,他如此作为,是他忠诚于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文艺路线的必然践行,是他不折不扣的落实文艺为人民大众为工农兵的必然践行,古塞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忠诚的文艺战士。这个文艺战士的精神世界有着满满的匠人精神。他崇敬民间剪纸,崇敬民间剪纸艺人,贴近民间剪纸艺人,和他们交朋友。他惺惺相惜,将这些访问之内和访问之外的珍贵资料详尽地记录下来,出版传播开来。

1949年的九月初,是农时的白露节气的日子。那时的蔚县,蓝天万里,白云朵朵,鸟儿翱翔。田地上黄黍子、玉米、高粱、莜麦(燕麦),各种各样的杂豆,收成在望。蔚县地产的香瓜香果青菜纷纷上市。在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之际,历史给了古塞也给了王老赏人生的巨大丰收。

所以说,古塞和王老赏,他俩的仁德与业绩惠及着一代又一代,一世又一世。

古塞先生作为蔚县剪纸和王老赏剪纸的伟大推手,是值得我们永远感恩与敬仰的革命前辈、文化先贤!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蔚县剪纸的推举人:古塞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