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有军:蔚县青砂器的继承者

青砂器是蔚县多年来的精湛产物,对于外界来说,是一种“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神奇存在!

可是,一段时间以来,蔚县青砂器行业一度惨淡经营,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闫有军从工艺创新入手,成功挑战蔚县青砂器不能做细的传统,为青砂器的传承与发展开疆拓土,闯出一片新天地。

▲闫有军研制出多种青砂细器

自从转行蔚县青砂器制做后,闫有军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一有空儿就站在窑炉前,盯着青砂器的成品率。

闫有军是蔚县南留庄镇涧塄村人,今年39岁,以前从事煤炭经营。他的窑炉建在涌泉庄乡卜北堡村原来的煤场上,只不过煤场上不再堆积煤炭,而变成了青砂器原料。

青砂器原料采用的是当地西北山深层原矿石,原料的采集一般在立冬后至次年清明前。西北山上没路,当地农民就用背篓将原矿石背下山,然后用毛驴车或三轮车运到煤场,在煤场放3至5年,自然风化后形成半石头半土,然后再进行碾压、筛选、研磨等制做工序。

青砂器是蔚县传统手工艺之一,明朝初年,蔚县青砂器作为珍品进入皇宫,从此名振长城内外。蔚县青砂器产品主要有砂锅、砂吊、砂壶、砂盆等,具有煮饭、炖烩、煎药等功用,尤其是煎药壶在民间使用十分广泛。

青砂器是陶器的“兄弟”产品,制陶业是陶瓷发展的基础。与陶瓷相比,蔚县青砂器显得粗而糙。

蔚县青砂器不能做细,自古以来就有这种说法,多少年来,一代代工匠始终遵循这一古训。“这是由蔚县青砂器泥料性质决定的,如果泥料过细,在烧制过程中会出现炸坯或裂坯的现象,影响成品率。”闫有军解释说。

和泥、窖泥、揉泥、制坯,再阴干,然后码入专用的烧制窑内,用蔚县煤炭加温到1300℃左右,烧制一个半小时。在整个工艺流程中,烧制过程极为重要,既需要科学技术;又不能缺少实践经验。

闫有军举例说:“青砂器坯体在冬天和夏天的收缩比是不一样的,冬天坯体干得慢,收缩比大;夏天干得快,收缩比小,如果掌握不好,直接会影响到青砂器的成品率。”

一眼窑一次可以烧10把砂壶,坏个把产品也是常有的事,保证青砂器的成品率是工匠们永恒的追求。工匠们没有质疑过蔚县青砂器不能做细,一直将传统工艺延续至今。

▲蔚县青砂器烧制过程极为重要

无数次实验的经历

蔚县青砂器在市场上卖的价格并不高,一把砂壶二三十元,工匠们只有保住了成品率,才可以赚到微薄的利润,才能维持住青砂器的经营。

“蔚县青砂器就那么大一块市场,要想更好地发展,必须从工艺上创新。”转行青砂器经营后,闫有军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他看来,不创新,蔚县青砂器只能在原地打转转,不仅无法更好地发展,而且会被市场淘汰、遗忘,自然也谈不上传承。

闫有军血气方刚,年轻有为,他先后考察了江西景德镇陶瓷、宜兴紫砂器、山东德州黑陶、邯郸陶瓷、山西平定砂器等,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了解了国内陶瓷产业的发展状况,坚定了他改变蔚县青砂器传统工艺的决心。

回到蔚县后,他总结了外地陶瓷的先进经验,但又不能全盘照搬,还要结合蔚县青砂器的自身特点,取长补短。他与国内知名大师和专业技术人员合作,组建起自己的研发团队,保留并改进蔚县青砂器的生产工艺。

蔚县青砂器以当地“坩子土”为主要原料,土砂兼有,以砂为主。青砂器要做细,就要控制好“坩子土”和砂子的比例,增砂降泥。过去先配比土和砂的比例,再研磨;现在是先研磨,然后再配比,做到用料更加精确。

2015年和2016年,闫有军只专注一件事情,就是研发新材料。在“坩子土”和砂石的比例上、在原料研磨的粗细程度上,他的研发团队做了上千次的实验。

工匠们的思想依旧保守,在他们看来,自古以来蔚县青砂器就不能做细,你闫有军非要硬来,到头来肯定是头破血流。

蔚县青砂器不做细?

然而,闫有军的研发团队最终打破了蔚县青砂器不能做细的百年魔咒。

当技术壁垒得以突破,干了一辈子青砂器的工匠王锦师傅眼前为之一亮,他手捧采用新工艺生产出来的蔚县青砂细器,翻过来调过去地端详着,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闫有军将一只青砂杯放在兜里,逢人就把它掏出来,挨住对方的脸,然后问对方:“粗糙不?”当对方摇头说:“挺光滑的呀!”他一脸自豪。他想让更多的人分享新工艺给青砂器带来的新变化。

将蔚县青砂器做细,增强了科学技术的含量,在保留原来特性、特色的同时,更适应了当代人的物质和文化需求。看似土得掉渣的蔚县青砂器,从低端产品跃升到高端产品,由“下里巴人”变为“阳春白雪”,增加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2016年7月,闫有军申请了蔚县釜鼎青砂器新工艺国家专利。“过去,蔚县青砂器又粗又糙,运用新工艺后,可以和宜兴紫砂相媲美,甚至还出现了一种南有紫砂,北有青砂的说法。”闫有军兴奋地讲。

▲青砂器工艺品

青砂器迎来了春天

工匠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低矮昏暗的作坊里,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即便是一件极为普通的蔚县青砂器,制做起来也要一板一眼,一个部位用料厚度不均匀,就会造成后期烧制过程中炸裂现象的发生。

一直以来,蔚县青砂器没有形成一个行业标准,工匠们往往是做了一辈子的青砂器,挑了一辈子毛病,也只是让这一传统工艺传承之火不会熄灭。

一段时间以来,蔚县青砂器在市场上基本上处于休眠状态,当地只有两三家还在经营,价格上不去,若遇上成品率不高,经营者基本赚不上钱,蔚县青砂器行业一度惨淡经营,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蔚县青砂器改换容颜后,在市场上出现了连锁反应。功用不再单一,除了传统功用外,又增加了收藏把玩等文化艺术属性,为蔚县青砂器开疆拓土,闯出一片新天地。

当工匠用挑枪掀开窑炉的龙盔时,窑内烧得通红的青砂器瞬间映红了工匠的脸庞。闫有军通过改变新工艺,为蔚县青砂器发展注入新鲜血液,当一件件青砂细器出窑后,人们仿佛眺望到蔚县青砂器发展的春天。

欢迎转载(标明出处):蔚县之窗 » 闫有军:蔚县青砂器的继承者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