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窗花:根脉藏在文献里

民谚说腊七腊八,出门冻死。偏偏有两个不怕寒冷的人在腊七夜赶到蔚县住宿。一个是张家口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佟坡,一个是他的同事王慕乙。

那是1949年了,第二天是腊八节,蔚县南张庄上空洒落着小雪花!

窗花

窗花

在著名窗花老艺人王老赏家里,炕上坐着贵客佟坡,和村党支书周锡。王老赏和儿子王守业陪着佟坡喝着自家焙制的麦芽茶。王慕乙在外屋迎接参会的9个窗花老艺人。他从张家口市代买了老艺人要的窗花用物,有粉连纸、毛笔、颜料和老花镜。有老艺人进屋来,立刻一交一接,交的是给他们捎的东西,接的是他们特制的窗花,再给2万块窗花钱。老艺人个个心满意足,笑嘻嘻地脱鞋上炕。

王老赏的媳妇王陈氏和儿媳妇给客人沏茶端水。烟锅子冒出的青烟呛嗓子眼,王老赏一扭脸说“周祜,你个毡帽头,把烟掐了!开会呀!”

满屋人的目光聚向佟坡。佟坡白净的长方脸,身上的解放军军服干干净净,盒子枪卧在他的腿旁。炕桌放着军用挎包,里面有木刻刀具,佟坡是画家也是木刻版画家。佟坡的开场白是一个喜讯:我跟察哈尔文联主任郭汉城同志申请了24万块钱,你们12家各两万块钱。各位拿到钱了吧。炕上炕下的人异口同声拿到啦!周锡告诉佟坡事前和人们丁对好了,各家的窗花要做出自家风格。王老赏插话,各家的我也看了,花样不重复。王慕乙顺势递给佟坡一个白报纸本子,是佟坡手工订的夹窗花的本子。各家的窗花已经夹到本子里。佟坡并未过目。王慕乙接着说有戏曲人物和翎毛花卉各6套,人们还送了16张单色窗花。佟坡笑着点头说回去给领导看。

芦花荡-张飞(王老赏)

佟坡继续说现在进入正题了,他晃着手里的稿纸说,这是对前三次调查座谈内容的纪要,看看哪里还有不合适的,最终一锤定音。

在座的人聚精会神,洗耳恭听。佟坡念道:

“察哈尔民间窗花,根据在蔚县南张庄和另几个村子的收集材料来看,大约是由蔚县开始的。蔚县窗花又主要是在南张庄兴起的。传说七十年前,蔚县城南张庄,有一位私塾王先生,和该村龙王庙张道士合作,王先生绘画,张道士剪纸染色,制成窗花,很受当地人欢迎。以后,就有人仿制出售。五十年前,蔚县南关有翟姓的哑巴媳妇,把窗花人物上的须发部分,由整个的面剪成细的线条,将窗花的艺术性提高了一步。四十年前,蔚县南关翟文玉,与城南张庄王老赏开始制作窗花。随着销售的增多,在该县城内和宋家庄、李皮庄、南樊庄、西合营、桃花堡等村镇,都有了专业或副业的制作者。”

佟坡又重复念三个时间段,七十年前、五十年前和四十年前,问这样说准确不准确?炕上炕下的人异口同声“就是这么回事。准确!”

王老赏神色自豪地说:“蔚县人发明的蔚县窗花地点就在南张庄。发明人是王先生和张道士。不像有的人说是从天津杨柳青传过来的。”戴毡帽头的周祜大声附和“也不是从浙江温州那边传过来的。”

佟坡也被人们的高昂情绪振奋起来,他故意问,你们说是村私塾王先生,和龙王庙张道士俩人有分工,一个绘画窗花稿,一个剪窗花和染窗花。打个比方吧,如果外村人不承认咋办?这句话像炸了锅,立刻引起人们七嘴八舌,有的说人证物证都在南张庄!有的说这都是父辈祖辈经历过的事情!有的说让县政府摆个擂台,谁不服气上来辩论!佟坡听着这些话心里好踏实好甜蜜。

佟坡是局外人,对他来说窗花的发祥根脉地在南张庄还是北张庄并不要紧,他要的是取证确凿无疑,铁板钉钉。他觉得可以收场了,举起稿纸晃了几晃说,就这么定啦!佟坡话音一落,人们使劲地鼓掌。

过来摁手印吧!人们伸出右手食指肚,在印泥上点了印泥,在名字上摁下红手印。

佟坡的调研纪要一式两份。一份交到察哈尔文联,一份作为市美协存档。

王老赏画稿138

1949年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新中国成立。这一年察哈儿省文联和张家口市美协启动了蔚县窗花大调查。最早是九月初,副主席古塞专程拜访著名窗花艺人王老赏,为1950年出版《民间刻纸集》奠定了基础。腊月,佟坡专程调查蔚县窗花根脉。佟坡和古塞成为调查蔚县窗花代表人物和窗花根脉的第一拨人。

1951年10月,在察哈尔省首届文代会上,佟坡当选为文联执委,连任张家口市美协主席。散会第二天,他走进察省文联主任郭汉城办公室,开门见山地汇报要出版《民间窗花》,作为落实首届文代会的大举措,希望文联拨款支持。郭汉城满口答应,你们超前行动,一定支持!郭汉城拿起笔来在佟坡的请示上签字。佟坡拿了批复转身要走,郭汉城叫住他,咳!你不能白拿钱呀,来!给我讲讲蔚县窗花的故事。郭汉城很随意,从不把自己当成官儿。

佟坡笑了,说那还不容易呀:

就从蔚县窗花的老根说起吧。七十年前,蔚县南张庄做出了第一张染色窗花,成为最早的蔚县窗花。

做窗花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南张庄的王质先生,科举秀才。他爱画画儿,画戏曲人物、花鸟鱼虫是他的长项。他的画尺幅小。有时候兴起,会给书生们画“园蔬双宝”小品,一只紫色茄子,茄子裂开大肚子,露出一颗颗茄子籽;再有一只红扑扑的水萝卜,几片绿盈盈的菜叶子。挑逗的书生们心里痒痒的,有时候孩子们拿回王先生的一幅草画儿,孩子的爹娘喜滋滋的,生出好大的荣誉感。

王先生的儿子叫王宽,王先生鼓励儿子去天津读书和创业。王宽毕业后在天津开了家颜料铺。德国的马牌颜料名气大,挣钱多。王宽就主营了马牌颜料。王先生帮助儿子在蔚县颜料铺推销,北街有“德本裕”,南街有“天常德”,既满足了县城有钱画家的所需,也满足了王先生所爱。

南张庄龙王庙里住着张道士,他是县城人。幼年时候得了一场病,龙王庙刘道长给他治好了,等张道士再长大些,父母把他送给刘道长,张道士就随着师父修道。刘道长道行深,文化深,体魄健壮。张道士因此修得了许多知识和本事。他修了《论语》《道德经》,学会了扎纸人,剪窗花,吹箫拉胡琴。

于是王先生和张道士就成了村里顶尖的文化人。他俩有来有往成了好朋友。一天,王先生把戏剧《古城会》的角儿张飞画稿拿给张道士看,张道士一时兴起说,我把你这张画儿剪成窗花吧。王先生说,你愿意就剪吧,我还能看个稀罕儿。张道士把张飞窗花剪成了,又细心地把张飞窗花染的花花绿绿,更显得张飞威风凛凛。王先生连声夸好看!稀罕!。

张道士领着王先生走出屋,举起窗花迎着阳光,阳光下的窗花光彩夺目。王先生一股子高兴啊,说这染色窗花比大红窗花好看呐!快快快,我请你喝茶,儿子前几天捎来的茉莉花茶。

王先生的孙子要念小学了,王宽请父亲给孙子写信,勉励孩子长进。王先生心生一个新点子,他约张道士做了“春耕图”染色窗花。孙子属牛,送一幅春耕图窗花当然吉祥。窗花牛有肥硕的体形,弯弯的犄角,身上有几朵粉色梅花,几条绿色柳枝柳叶垂下来。天津回信说,孩子好喜欢,贴在书房玻璃窗户上了。第二年,王先生早早做准备,想做“猛虎长啸”窗花寄过去。张道士说与其每年一幅生肖窗花,不如做出一套“十二生肖窗花”。王先生拍拍巴掌说,这个主意值千金。在南张庄和全蔚县从来没有过的新窗花。

十二生肖染色窗花诞生了。酷爱窗花的乡亲们纷纷祝贺。周兆乾送来自家焙制的麦芽茶。焦志旺炒了一盘甘草味葵花籽。城里的两个画家朋友黄少均和宫堂特地赶来。有高朋满座,王先生诗兴大发,起身说,我诵读一首宋人杨万里的《小池》吧: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人们一阵喊好,说王先生借诗抒怀,表谦虚,表进取,令人敬佩。接下来,张道士起身施礼说,前些时我俩作了一曲《剪窗花歌》,此刻我拉胡琴,王先生吟唱,如何?好!好!刹那间,龙王庙院里院外回旋着《剪窗花歌》:

“花衣喜鹊登枝高,登枝高;枝头桃花朵朵娇,朵朵娇。剪个喜鹊大张嘴,东家西家传喜报。”

“细杆高粱出穗高,出穗高;秋风烈日穿紫袍,穿紫袍。剪个穗大籽粒饱,东家西家磨镰刀。”

好啊!人们使劲鼓掌,太好听了,太成功了。

长坂坡-赵云(王老赏)

窗花,土茶,新歌,畅谈,把人们的创作窗花的情绪撩拨起来。戏迷周兆乾说,前天的《状元媒》演得好。能不能把《状元媒》刻成戏人窗花,贴在窗户上,等于天天都能看戏。在座的客人纷纷赞成。大伙一番议论后取得一致,《状元媒》窗花由四幅组成,一幅八贤王赵德芳和状元吕蒙正在一起的,一幅杨延昭和柴郡主在一起的,一幅赵德芳和柴郡主在一起的,一幅赵匡胤和柴郡主在一起的。三个臭皮匠顶凑成一个诸葛亮,单等王先生设计窗花稿了。

……

佟坡讲到此处说,再讲就耽误你工作了。郭汉城听得津津有味说,好!下次接着说。他起身送佟坡,又补了一句,这个故事能写成一个好剧本!佟坡回敬一个笑脸说,看看,你三句话不离本行。

察省文联和佟坡喜事连连,决定出版《民间窗花》一书,把蔚县窗花和窗花发祥史料汇集于书里。由佟坡到北京请求阿英(钱杏邨)作《叙记》。阿英是小说史家,文艺评论家,对民间窗花历史有深入研究。佟坡带着好友诗人艾青的介绍信敲响阿英的家门。阿英仔细地翻阅《民间窗花》书稿,随口说艾青是民间窗花专家,他最有资格写序言哪!阿英又连连赞美蔚县窗花里“彩色古装人物刻纸姿态生动,色彩鲜明,构图完整。”“王老赏在窗花技术上独有的创造。”

待阿英痛快地答应做叙记后,佟坡问阿英什么时候能写出来?阿英说半个月吧,艾青会告诉你。

寒暑易节有常,世间好事无常。未曾料到中央撤了察哈尔省建制。佟坡出版《民间窗花》的事情便几经起落。到了1954年《民间窗花》终于出版,艾青拿到佟坡送来的新书,极为兴奋,说你们的书名头极高啊,阿英作序,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还有彩页,实在值得全国庆贺,值得全国推销啊。

阿英的《叙记》落款时间是1953年8月30日。全文为竖排版,在第6页的第三自然段,阿英写道:

“察哈尔民间窗花,根据前察哈尔文联搜集的材料来看,大约是由蔚县开始的。传说七十年前,蔚县城南张庄,有一位私塾王先生和该村龙王庙张道士合作,王先生绘画,张道士剪纸染色制成窗花,很受当地人欢迎。以后,就有人仿制出售。五十年前,蔚县南关有翟姓的哑巴媳妇,把窗花人物上的须发部分,由整个的面剪成细的线条,将窗花的艺术性提高了一步。四十年前,蔚县南关翟文玉,与城南张庄王老赏开始制作窗花。随着销售的增多,在该县都有了专业和副业的制作者。”(下划线是作者加的)

这214个字交代了两大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33个字,交待了谁是蔚县窗花根脉的挖掘人,当然是察哈尔省文联,而执掌蔚县窗花根脉考古铲的第一责任人就是佟坡和古塞。佟坡生于1922年。古塞生于1917年。王老赏生于1890年。历史告诉我们这两个人是蔚县窗花根脉和王老赏的伟大发现者,是彰显蔚县窗花和王老赏的奠基者和传播者。

第二部分是181个字,详细交待了蔚县窗花根脉,把蔚县窗花根脉所涉及到的创始人,创始时间、地点、人物、创始和发展阶段、基本工具和材料、基本技艺和流程交待的清清楚楚。把创始后的巨大产业影响,窗花产业与农业生产的关系与分工,创始后的窗花去向即市场的流向等等做了高度概括。

《民间窗花》成为记载蔚县窗花根脉的第一个、正规的版本。它有人证、物证、旁证、时空证,而证与证之间又是连环性的互证,因而它绝不是孤证那样往往经不住推敲。《民间窗花》经住了时间历史和社会历史的检验,经住了几代剪纸理论研究家的研判。

什么是蔚县窗花根脉?蔚县窗花根脉指的是蔚县窗花的主根之末梢,蔚县窗花江河之源头,蔚县窗花燎原之星火,蔚县人民窗花视觉审美之蓓蕾,它还是蔚县窗花产业链之春芽。以佟坡进南张庄调查研究的1949年做分水岭,蔚县窗花的年龄已有两个70岁了。这140年里蔚县窗花能够独秀于祖国大地。第一原由在于它的技法,它染色寓于刀刻,刀刻为染色打底,最终它光彩夺目。这是蔚县人民向全国非遗剪纸项目的伟大而绵延不断的贡献。也绝对是察哈尔文联和佟坡与古塞的伟大而绵延不断的贡献。

记载蔚县窗花根脉的《民间窗花》一书销往了全国各地,蔚县窗花和王老赏及其刻纸艺术收获了层出不穷的荣耀。天津市图书馆把它和《民间刻纸集》归类于“历史文献部”。我曾踏破铁鞋无觅处,却在天津市图书馆得来全不费工夫,时间是2001年清明节后。品相在八成以上的这两本书的现世价格都在3000元左右。

蔚县窗花根脉之书有一大缺憾。那就是一代蔚县窗花大师王老赏没能见到他奠基的《民间刻纸集》《民间窗花》。呜呼!1954年是他的三年祭。

光荣的蔚县窗花剪纸继续走着它漫长的生命之路,它每一步路都是前一步路的根脉,这根脉里饱含着一代代蔚县窗花剪纸艺人的奋进与创新,艰辛与跌宕,暖心与喜悦,还有收获与遗恨。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