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大云疃惨案纪实

西大云疃惨案

一、惨案背景:西大云疃村位于太行山北麓,东临河北蔚县西合营至涞源G112国道九宫口峪的九宫口村约15公里,西距太行八径之一飞狐峪北侧的北口村偏东北约15公里,俗称大南山大溪岭、小溪岭峪口山脚下约3公里处,北邻代王城约8公里、西北距蔚县城约10公里。全村391户、1260人。战争年代因西大云疃村南靠大南山革命根据地,因距敌占区的代王城、蔚县城较近,进可攻、退可守,加上群众基础好,抗日战争时期就是蔚县南山根据地的游击堡垒村。因此,一直是我方南山根据地补给军政物资、开辟敌后工作、打击敌人的重要交通要地。

1945年11月1日,蔚县第一次解放。随后,县委、县政府号召并领导全县农村进行土地改革。1946年10月,国民党军队进占张家口。11月,蔚萝川下的我方部队和地方武装主动撤退到南山根据地。国民党16军便很快进占了蔚县城、代王城、西合营等八大集镇和南山脚下重点村庄。为了巩固其反动统治,敌人在进占蔚县城后,建立伪大乡,组建地方反动武装“奋勇队”。在南山脚下重点村庄建据点、筑堡垒、抓壮丁、绞杀革命力量,反攻倒算,妄图扑灭土改火焰。敌人想要摧残我南山根据地,把根据地军民困死饿死,因此,控制川下群众支援南山根据地的手段恶劣,西大云疃和南山脚下一带的村庄深受其害。

1947年,进驻蔚县的国民党军队、地方伪政权和地主反动武装加紧勾结。为控制我南山脚下游击区的革命活动,在靠近大南山一带的西大云疃等各村庄建据点、修工事的同时,对村民实行保甲连坐制,限制老百姓自由活动,企图切断川下群众与我南山根据地军民的联系。西大云疃村成为敌我争夺的重点村庄之一,是深受敌人祸害的重灾区。为了拔掉国民党政权和军队安插在我游击区的这些‘钉子’,三区区委书记周九生(1946年)王开德(1947年)、区长兼区小队队长刘连元(1946年)高耕(1947年)、区农会主任韩金祥、青年干部张壁,经常到西大云疃村秘密开展工作。在全区范围内锄奸惩霸,突袭据点,夜间拆除敌人修筑的防御工事和其他军用设施。在县大队、区小队的打击和群众斗争的配合下,敌人撤掉了西大云疃据点。可敌人白天仍然到西大云疃及附近各村摊款征粮、抓丁拉夫,骚扰百姓。南杨庄伪大乡“奋勇队”50多人,有一次到西大云疃横行,抢走粮食5000多斤、抢劫大牲畜32头、羊40只,抓捕百姓42人,并对他们进行恐吓、人身侮辱和殴打。为防敌患,区委和西大云疃村党支部书记刘元及其他村干部一方面组织群众自卫,一方面在村南坡薛家沟一带的沟壑内抢挖新建了许多藏身窑洞,加上抗日战争时期该村老百姓为躲避日本鬼子挖建的一部分洞窟共达上百个窑洞可以藏身。县大队、区小队战士和民兵护地队员傍晚时分经常到河川区各村开展工作,半夜或将要天明时才从敌占区回来,则往往住藏在这些窑洞里休息,以防敌人偷袭。

(二)惨案经过:1947年,在蔚县县委、县政府领导下,全县各区组建农村基层政权、成立贫农团,加强民兵护地队建设,与敌伪保安团和地主反动武装“奋勇队”展开殊死斗争。1947年10月8日,西大云疃村以其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和坚实的群众基础,在代王城三区区委领导的帮助下较早地成立了村贫农团,团长周定芳、副团长樊作遂、甄树洞。贫农团成员很快发展到100多人;还组建了一个民兵排30多人的护地队武装,排长孙玉科。他们站岗放哨,配合县大队、区小队开展敌后工作,保卫家乡土改胜利成果。

1948年2月,西大云疃村贫农团在县委、县政府和区委的领导下开始了二次土改工作。该村贫农团决定:清算伪保公所书记员韩邦永和地主韩邦吉、韩邦元的资产,平分他们的土地和浮财,由于有人告密,因而泄露了会议内容,致使韩邦永、韩邦吉以及韩邦吉的老婆和儿子,连夜逃往蔚县城。他们在县城居住期间,托关系联络敌伪军政要员,并用银元买通国民党驻蔚县察南伪专员赖佛庭和伪察哈尔保安七大队队长祁凤鸣。随后,敌人秘密集结驻蔚县城的保安七大队和蔚县城、代王城、大深涧、南杨庄、王良庄5个伪大乡的地方地主武装“奋勇队”等300余人,对西大云疃游击区根据地准备伺机进行报复。

1948年3月9日凌晨3点多钟,在西大云疃村地主韩邦永、韩邦吉的带领下,国民党伪保安第七大队和地方地主武装“奋勇队”,秘密岀城偷袭包围了驻藏在西大云疃村南薛家沟一带窑洞里的区干部、区小队、民兵护地队和村干部及部分群众。敌我双方随即展开了激烈战斗,村长樊仁捧、村民兵排长孙玉科发现敌人较早,带领民兵王满、韩继神等我地方武装人员趁夜色突围到南山路峪的过程中,向敌人射击,以吸引敌人并向其他窑洞报信;区农会主任韩金祥带领韩世宽、樊作遂、尚万等民兵护地队员突围中,为掩护战友脱险,他边打边撤,遭遇敌人包围,为不当俘虏剩下一颗子弹时饮弹自尽;区小队运输队长王库在一处洞外站岗,发现敌人刚喊岀“敌人来啦”就立即被敌人打死;民兵杨永也在突围时被流弹击中,他们3人壮烈牺牲。区小队队长薛占弟、副队长马应多和副队长杨林带领区小队战士、民兵护地队员共16人,藏身在薛家沟东南沟岔、两孔紧邻的洞壁中间有通话孔道的窑洞内,被敌人在南沟沿架设的两挺机枪封锁包围。战士刘子东率先突围,遭到敌人机枪扫射而当场牺牲,准备突围的其他人只好凭洞顽强抵抗,拼死战斗。敌人无奈,从村里找来老百姓,从洞顶往下挖透,洞内战士向上打枪,在弹药将尽的生死关头也绝不投降;敌人同时采取从窑洞顶往洞口投掷燃烧的成梱柴火,用火攻烟熏方式企图使我方战士屈服,但坚守在两个隔洞壁能够通话窑洞里的战士宁死不屈。坚持到下午一时许,最终因敌强我弱,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他们一起相邀烧毁文件,砸断枪支,大家紧紧抱在一起,两个窑洞同时拉响了剩余的手榴弹,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村工会主任杨佃民在另一处窑洞前被捉,当场被韩邦永亲手刺伤右肋,当他用手捂伤口时又被韩邦永砍断手腕,折磨致鲜血流尽而牺牲;贫农团副团长甄士洞不畏酷刑而被敌人砍下了大膀。下午两点多钟,敌人把没有突围成功的区小队、村干部和民兵护地队员及老百姓押回村内,便迫不及待的审问民兵袁金声,将他吊在北庙的房梁上打的死去活来,敌人逼问他村里其他护地队员情况时,他只有三个字“知不道”;周世才老人被敌人手钉竹签也不岀卖同志,更是大义凛然。敌人折腾到下午三点多,才押着被捕的村支部书记刘元、武委会主任李甲林、贫农团长周定芳及其父亲周世才、贫农团副团长甄士洞、团员赵徳贵、公安员袁蔚、担架队长樊作在、粮秣韩邦山、袁金声、樊作路、樊金玉等民兵护地队员和群众80余人回县城。回城途中,贫农团副团长甄士洞疼痛难忍、不堪折磨,路过七里河时毅然跳进路边枯井,敌人向井里打枪并扔下数颗手榴弹,甄树洞同志壮烈牺牲;村支部书记刘元、武委会主任李甲林、贫农团长周定芳及其父亲周世才、团员赵德贵、公安员袁蔚、担架队长樊作在、粮秣韩邦山八名村干部及群众被押到县城西关枪杀。袁金声、樊作路、樊金玉等民兵护地队员和群众被集中关押在西关一处临时监狱中。在关押期间,他们经受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坚贞不屈,就连老百姓也没有出现一个叛徒。在敌人已确定时间准备枪毙他们当中一部分人的前一天,蔚县城得以解放,他们才重见天日。

(三)惨案中烈士牺牲和百姓被残杀情况;穷凶极恶的敌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西大云疃村惨案。惨案中,壮烈牺牲了1名区干部、4名区小队干部,8名区小队队员,3名新兵团战士、7名村干部、1名贫农团团员、1名民兵担架队队长、3名民兵护地队员和1名目前姓名身份不详的烈士共29名。抓走8名青壮年被强迫充军。在这次惨案中还有北门子村3个送公粮的老百姓一同惨遭敌人杀害。

更可恨的是敌人惨无人道,用铡草刀铡下9颗烈士人头,又用毛驴分别驮到县城和代王城,挂在城门上、道路两旁的电线杆上和代王城镇门附近的树上示众!敌人为了发泄没有抓到村长樊仁捧、民兵排长孙玉科之恨,而在其他烈士的人头上写上他俩的名字,以欺骗百姓。

(四)惨案中全村被抢劫财物情况;惨案三天后,韩邦永又带着敌人连续三天到西大云疃村进行了抢劫。据统计:共抢走大牲畜120多头、羊150只和30多辆大车连续拉了三天的粮食和其他财物。西大云疃遭到大洗劫。

(五)惨案元凶被处决情况:西大云疃惨案发生后半个月即1948年3月24日,蔚县城被二次解放(第一次解放是1945年11月),生擒祁凤鸣。5月5日,在西大云疃村地主韩邦永的缸房院召开审判会判处祁凤鸣死刑,同日蔚县县委、县政府在薛家沟惨案烈士牺牲地举行大型追悼会,并就地枪决了制造惨案的元凶祁凤呜。

惨案发生后,韩邦永外逃。1950年冬,人民政府将其捉拿归案。1951年5月23日,在高院墙赶庙会时,举行审判会判处韩邦永死刑,并立即执行枪决。韩邦吉外逃失踪。

(六)惨案遗址上的纪念物:上世纪1984年3月,共青团宋家庄公社团委,向辖区共青团员募集286元、委托西大云疃村党支部、革委会和团支部负责施工,在惨案遗址东北面一处较为平坦的地址上,建有一座砖土坯结构的小型纪念碑,并平整出2亩沙石纪念广场,栽植松树数十棵;“五四”青年节前,由公社团委主办,团县委与公社团委共同举行了揭幕仪式,并举行了悼念活动;1984年秋,共青团蔚县县委决定:在烈士牺牲窑洞遗址东南一块更为宽敞的空地上,重建一座大理石材质的纪念碑。号召全县共青团员和进步青年募捐,共集资5500余元,1985年施工修建,于1986年“五四”青年节落成,以供凭吊者前来瞻仰。同日,团县委举行新纪念碑揭幕仪式和大型悼念活动。

2012年,蔚县民政局又重修了纪念碑基座,加装了汉白玉护栏和在基座周围栽植了百余棵松柏树,在纪念碑前建有纪念地水泥小广场,并立有重修纪念碑,使惨案纪念地更加庄严肃穆。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年的三区区长兼区小队长刘连元逝世后,遗嘱家人将自己的骨灰葬在西大云疃烈士纪念碑附近,并刻有“与南山同在,与战友同眠”的大理石一块,来陪伴他的战友们。蔚县人民政府在烈士牺牲窑洞立有惨案遗址水泥标示牌;在纪念碑广场南面立有蔚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水泥标示牌。

(七)有关惨案的文学作品:我国著名作家杨朔,当年曾以新华社特邀记者的身份随从我野战军第四纵队参加了解放蔚县的战斗。当他得知前不久刚刚发生的西大云疃惨案,悲叹不已,遂亲赴西大云疃村进行了实地采访,在掌握大量翔实的第一手资料后,以此为素材,在史实的基础上创作了中篇小说【望南山】,描写了西大云疃村翻身农民瞭望大南山根据地,护卫土改成果,盼望第二次解放而与敌人进行不屈斗争的历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本书以其记实性小说的魅力,在全国影响很大;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蔚县本土作家罗九平又在西大云疃进行了实地采访,走访了当年多位惨案亲历者,还亲自到外地访问了多位当年在蔚县和代王城三区工作过的老领导,听他们讲述了自己领导对敌斗争的故事,以此素材创作了《壶流河畔的枪声》长篇小说,进一步描写了察南护地队以西大云疃惨案为主线,蔚县人民为保卫土改胜利成果,而对敌进行顽强斗争的事迹,记录了在蔚州大地上解放战争时期那段历史上发生的红色故事。

(八)西大云疃村历史沿革:西(东)大云疃村始建于唐永徽年间,公元650–655年,千年古村,名曰柳南疃,后因洪水冲毁。唐朝武周公元690–705年应诏在村北建大云寺。元未明初蔚县人口较少,明朝建立后,朱元璋命朝廷组织从山西移民至此建村,先后建东堡、营堡、中堡和西堡四堡,因村南五里山峰高峻,峰顶经常云雾缭绕,故取名大云疃。后因人口增加,又续建两庄即南庄、北庄。由于西堡连同堡外人家距离其他庄堡较远,独立成村,且人口近千,所以,1926年,民国蔚县县政府按方位始分东、西大云疃村,其他三堡两庄因连成一片,故更名为东大云疃;西堡则更名为西大云疃。解放后1958年,又因行政区划需要而分属不同乡镇,西大云疃由宋家庄公社管辖;东大云疃村则由南杨庄公社管辖。抗日战争年代西大云疃村依托大南山成为著名的抗日根据地游击区保垒村;解放战争时期,1947年~1948年期间,西大云疃村曾为蔚县县委、县政府秘密临时驻地。

1948年3月9日,在该村发生了闻名于全国的【西大云疃惨案】,29名革命烈士壮烈牺牲!

赞 (3)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