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秧歌记事:少年蔚剧团发展始末

蔚县秧歌又称蔚州梆子,是我国北方独特的地方剧种。清末民初,蔚县秧歌遍及县内各地,民间业余秧歌班多达100多个。

建国后,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文化艺术工作也得到应有的重视。1953年冬,蔚县文教科受县委委托在县城举行全县秧歌剧汇演,旨在选拔优秀演员组建县秧歌剧团。参加汇演者多达400余人,均是从各村的秧歌班推荐而来的。由他们配成传统剧目40多个,搬上舞台各显身手。

在此次汇演中,选拔出优秀演员李财、任居、陈万银、宋奎、杨福、张成等36人,并聘请周迎喜、王翠、喇义、喇蕊、喇举等人组成乐队。遂于1954年2月正式成立蔚县秧歌剧团,由杨福兼任团长,剧团隶属蔚县文教科领导,这是蔚县有史以来第一个专业秧歌剧团。为强化剧团的领导,1955年初,调刘兴茂担任剧团团长,并增招冯素莲、屈登梅、马燕青等4名年轻女学员,使剧团逐步吐故纳新。

1956年,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方针指引下,蔚县县委、县政府出于对蔚县秧歌剧团培植新秀、后继有人的考虑,又从全县招收了康士银、高忠、王芝兰、刘翠屏等一批少年学员,将蔚县秧歌剧团改组为“少年蔚剧团”。同年,聘请秧歌名艺人徐才为教师,对少年演员进行唱腔及武功的基本训练。这是组建少年秧歌剧团的“前奏”。

1958年1月,蔚县文教局抽出干部7人再次分赴各镇招收少年演员,此次招收演员分两步进行,先到各镇招生摸底并初步亮嗓目测,然后在统一时间到县城统一考核确定录取。尽量将一部分素质好的少年招进来,作为建立剧团的基础。经过考核,招收少年演员20余人,连同1956年招入的演员已达40余名。

4月下旬,张家口地区文化局召集蔚县少年秧歌演员集中到张家口,在堡子里二号原民间歌舞团旧址举办“蔚剧训练班”,对少年演员进行基础唱腔与基本表演动作的培训。经过3个月的紧张训练,于8月1日结束,遂正式组建蔚县少年秧歌剧团,称谓为“蔚县少年蔚剧团”。由刘克勤任副团长,聘请赵长胜为导演,徐才为武功教练;县委宣传部干事张文平经常到剧团指导工作。

少年蔚剧团演员在张家口训练结束汇报演出时,适值中国文联郭沫若、叶浅予等领导来张家口视察,得以观看传统秧歌剧《花亭会》的演出。翌日在举行的座谈会上,郭沫若先生对蔚县秧歌剧十分欣赏,并给予“百花丛中一点红”的高度评价。

少年蔚剧演员虽经短期培训,但学习效果甚佳。一部分演员脱颖而出,触类旁通。此时,已排了不少剧情简单的“折子戏”公开演出。

11月初,为活跃矿区及山老区群众的文化生活,蔚县文教局组织少年蔚剧团和新生晋剧团,深入到南北山区的大马厂、甄家湾、王庄子、娘子城、西马沟等矿山慰问演出20余天,蔚剧团共演出14场。尽管少年演员“初出茅庐”,但演出效果很好,深得山区人民的赞誉。

1959年,少年蔚剧团在县城“火神庙”临时剧院售票上演,标价仅收人民币5分。少年蔚剧团从一建立就显现出优势,俗话说“老医生少戏子”,此言不谬。旧日的蔚县秧歌多系农村班社,演员的年龄结构、文化艺术水平参差不齐,加以戏装陈敝短缺,根本难上演大场戏。而少年蔚剧团荟萃了一批少年英才,配备了崭新的戏装、道具,排演出脍炙人口的剧目,给观众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故所到之处备受欢迎。

为强化对少年蔚剧团的领导,1959年5月,县文教局任命乔蕊山为蔚剧团党支部书记兼任团长,并增聘史改莲为艺术教师。

当时,少年蔚剧团有演员40余人,虽生旦净丑均甚得力,但终因演员不足难以排演大戏,而成为缺憾。遂于1960年3月,再次从全县招收少年演员60名,在县城高小西院举办了少年秧歌训练班。此次办班未聘名师高手,而采取就地取材、能者为师的办法,从老演员中抽出几人作为教师,充分发挥他们传帮带的作用,并规定训练班随时结业,谁学好谁先走的办法,以激发演员的学习积极性。

五十年代建立少年蔚剧团,是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宗旨的。县财政每月除发给剧团行政干部的工资外,只按一个师范班的列支标准拨给剧团公用经费,其余支出均由剧团自行解决。1963年以前,所有的演员均实行“供给加补贴”制,剧团供给演员伙食与衣服,每人每发给补贴3元作为生活零用。直到1964年才对第一批(1956-1968年)招收的演员实行薪金制,每人月薪为26-34元。而1960年招收的演员仍实行供给加补贴制。

艰苦的生活,严格的纪律,以及坚持经常的思想教育,使演员们提高了认识,磨炼了意志,养成吃苦耐劳的品质。每年以五分之四的时间到县内外演出,风尘跋涉,迁徙劳顿,而演员均能适应环境,从不喊苦叫累。全年演出450余场,演员都以饱满的热情服从安排,从不推诿,就连一些满载誉声、名噪一时的演员也谦虚朴实、毫无娇气。

当时,蔚剧团的箱底比较充实,有戏箱40余个,戏装道具应有尽有,总值20余万元。而这些设备从未向政府讨要过一分钱,都是自筹自挣,逐步积累的。

六十年代初是少年蔚剧团的辉煌时期,优秀演员辈出,艺术力量雄厚。大花脸高玉忠,唱音宏亮,吐字清晰,手眼身足协调一致形态逼真。胡子生屈登梅,嗓音深沉雄浑,中气充足,韵味醇厚甜润入耳,即使乱弹连唱三四十分钟,仍喷口有力,字字铿锵,成为剧团的顶梁柱。小旦谢美凤,身姿窈窕擅于表演,她走起来娟秀妩媚,潇洒自如;唱起来轻柔沉迷,清越纯真甜美醉人。青衣冯素莲,有一副得天独厚的好嗓子,口齿爽利,吐字清晰,她的唱腔往往根据不同人物的心理活动而变化,具有丰富的情感。三花脸康士银,虽为丑角,却幽默而不轻浮,洒脱而不失稳重,在唱腔上不断变换而不拘于传统唱法,赢得观众的好评。此外,二花脸胡凤金、青衣刘翠屏、小旦吴佩芝、刀马旦王芝兰、丑旦杨玉梅、小生杨玉芳、武生董成等均各有特点,名噪一时,为少年蔚剧团赢得荣誉。

由于演员的增加,剧团排演的剧目也不断增多,除演《花亭会》、《磨房》等简短的折子戏外,还排演了《穆桂英挂帅》、《呼延庆打擂》等大场戏,脍炙人口的剧目已达40余个,其中精彩的有:《宝莲灯》、《杨家将十小战辽王》、《血襟泪》、《斩单通》、《取洛阳》、《赵连岱借女》、《黑旋风李逵》、《三滴血》、《卷席筒》、《对金瓶》等。

戏要演好,须多方面配合默契,乐队的伴奏非常重要。当时,少年蔚剧团有一帮得力的乐队:周应喜司鼓,喇蕊、席庆玉拉板胡,张启维、祁尚枝吹笛,徐元德弹三弦,章荣拍铙钹,王翠打大锣。他们都有娴熟的吹拉弹奏技巧,文武场各行不挡,从无伴奏失误或喧宾夺主之弊。

少年蔚剧团本着推陈出新力求完美的宗旨,对部分内容情节或唱词不当的传统剧本,进行加工改编。曾改编了《过江》、《朱卖臣休妻》、《捉虎》、《王小赶脚》等13个剧目,使之既合情合理又符合本剧种的演唱特点。

从1963年,剧团侧重上演现代戏,主要剧目有:《夺印》、《红嫂》、《梅林山下》、《万紫千红》、《社长的女儿》、《沙家浜》、《红灯记》、《龙江颂》等30余个。还以当地的题材自编了《向阳庄》、《十五元》、《王二小接闺女》等反映群众日常生活的剧本,并经过排练搬上舞台。尤其值得提及的是由郭元、李俚、刘克勤为少年蔚剧团合编了《马芳战俺答》(马芳困城)、《尹耕罢官》等取材于蔚县历史轶事的剧本。然而,剧本还未排演,就遭到厄运,被诬为“大毒草”。编剧人也被诬为蔚县的“三家村”,在“十年浩劫”中饱受批斗之苦。

六十年代,少年蔚剧团经常到外地演出,除到阳原、广灵等邻县上演外,并去延庆、怀来、宣化、庞家堡以及大同口泉煤矿等地演出,所到之处,备受欢迎。

蔚剧团还多次参加省、地汇演,并获得嘉奖。1959年2月,参加张家口地区首届戏曲汇演,演出的传统戏《花亭会》获演出奖。1960年10月,参加河北省戏剧汇演,演出的《过江》、《花亭会》两个戏获得奖励,同时安生玉获省笛子演凑奖。1964年,在张家口市全区戏剧汇演中,演出《梅林下山》,屈登梅、张桂花、谢美凤等5人获演员奖。

少年蔚剧团成立15年来,受到各级领导的关怀及多方支持。五十年代末,担任中共蔚县县委书记的赵建国对蔚剧团十分重视,并给予大力支持。1961年当他调离蔚县时,曾对接任县委书记的刘治国谆谆嘱托,希望能对少年蔚剧团给予培植,使其不断发展壮大。后来,刘治国在任期内,经常过问少年蔚剧团的情况,并及时解决剧团存在的问题。六十年代,蔚剧团每次赴张家口、天津演出,时任地委书记刘一鸣、河北省交通邮电部长赵振中总要到剧团住地看望演职人员,并热情问候鼓励,对这株稚嫩的塞外奇葩表示深切的关怀。

1966年,“文革”开始,剧团改称“红宣文工团”。1968年,剧团团长乔蕊山调离,由陈作文接任团长职务。以后又由葛生文、杨典相继担任剧团团长。

七十年代初,少年蔚剧团准备编排现代剧《向阳庄》时,得到正在蔚县北洗冀劳动锻炼的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专家的指导。由乔羽同志协助编剧本,陈紫同志帮助谱写戏剧音乐,使这一剧目臻于完美。

1973年春,正当演员们忙于排练新戏之际,由于种种原因,中共蔚县县委决定解散少年蔚剧团,演员分别安置到企业当工人,剧团的财产移交给蔚县晋剧团。

(本文除参阅《蔚县文教大事记》外,并由乔蕊山、张启维等知情者提供资料。

赞 (2)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