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十八堂同人诗稿

题记:蔚州大地自古钟灵毓秀、鸾翔凤集,特别明、清以来,大兴文化之风,一些文人雅士,达官显贵慕名而来,留下了不少诗词歌赋,蔚州十八堂的这块艺文碑就充分说明了这点。十八堂艺文碑现存十八堂碑窟,经孙利兵、刘仓、李志国、张富聪、宋文静等人一个多月的共同努力,现已基本完成该碑抄录整理。十八堂艺文碑共1421字,分碑额、序、正文、落款四部分。碑额八字篆书刻《游十八堂同人诗稿》,序为蔚州知州包骙于道光十年(1830年)四月做,记录了做诗的背景,正文共收录了包骙、国勒明阿等八位作者的古体诗16首,现将该碑抄录如下!

余性耽山水,蔚萝地处关外而山环集,甚惬余怀。莅任以来,尺一丘一壑,足供眺望者,公馀之睱莫不游览。尝一至焰光山太子寺,三过浮图,一登五台。虽耳闻十八堂之名,屡以险峻中止。今年偕都阃国振远、少尉王新之,友人黄芷庭、金子俊、邱晴江,并携谢甥文涌、大儿长华,乘竹兜共登,留宿一夕。摩挲碑碣,始知北(此)山本名莲花山朝阳洞,俗呼为十八堂耳。因为颜额揭其名于洞口,并(赋)四律聊以寄与。
时道光十年岁次庚寅四月十一日也

1

石嶂斜开宛转通,笋舆高拥度蚕丛。

寒生峻岭经年雪,响彻苍松一径风。

幽僻境超尘世外,攀援人在画图中。

登临指点天宽处,四望无垠目力穷。

2

压地撑天秀色苍,莲花深洞恰朝阳。

危崖高耸三千仞,古迹名传十八堂。

桥跨山腰排鹰齿,路盘峰顶走羊肠。

摩挲怪石晶莹甚,片片都成琥珀光。

3

自古长生共说仙,神仙踪迹寄山巅。

蜿蜒峰拱灵岩矗,嵂崒屏开石洞悬。

炉灶未留难觅药,巉岩有迹竟成莲。

携俦一宿蓬莱境,不遇神仙也是缘。

4

已近黄昏尚看山,置身天半隔尘寰。

峰腰漫吐云千叠,洞口平吞月一弯。

虎迹纵谈忘悚怯,经声罢讽倍幽间。

抽毫欲写登高赋,剪烛深宵稿费删。

——金陵玉筠包骙初稿

5

校猎来登极峻岭,风前蹀躞共挥鞭。

路回崄巇羊肠曲,人向崎岖鸟道穿。

屏嶂遥分堂十八,悬崖何止仞三千。

振衣凭眺尘怀路,始信人间别有天。

6

洞号朝阳景独超,嵯峨一一列山腰。

灵岩秀毓莲花石,窄径斜通鹰翅桥。

日落松林残照迥,香沉佛座篆烟消。

嫩寒不觉侵衣袂,环座同饮酒一瓢。

——长白振远国勒明阿甫稿

7

十八堂开万仞山,层峦高耸出尘寰。

行来鸟道苍松径,踏破蚕丛碧鲜斑。

幽僻洞分深浅境,苍茫云逐有无间。

摩挲满壁莲花现,谁道巉岩怪石顽?

——浙绍山阴黄芷庭初稿

8

篮舆百折度崎岖,直上峰巅窄经迂。

石结莲花深洞满,云封螺黛翠屏舒。

苍茫风景催诗句,缥渺烟霞入画图。

长啸一声山谷应,有谁同此兴豪无?

古寺同登到碧岑,凉风习习透衣襟。

千岩万壑无今古,翠柏苍松自浅深。

一片天光残照落,四周山色暮烟沉。

悬崖也有桃花放,折得归来拥鼻吟。

——皖城新之王宝铭稿

9

境拟蓬莱小洞天,登临雅合驻山巅。

层崖云护千株树,奇石光萤万朵莲。

碑碣犹留前代字,神仙多结此间缘。

胜游顿觉胸怀旷,月下徘徊走忍眠。

——秣陵晴江邱恒春未定稿

10

蔚州奇景有三焉,五台浮图与暖泉。

三者虽奇奇未甚,奇绝应推卧云先。

卧云山在南山里,峰密环抱势绵延。

周回约计百余里,高则千丈可撑天。

羊肠石径最幽折,一层甫上一层连。

挥鞭几度不得上,弃马贾勇步而前。

崎岖万丈心胆怯,侧足扶杖走连蜷。

忽然仰首见山寺,十八堂列如星躔。

危桥逼仄山腰处,深临万丈半空悬。

度桥彳亍到山洞,幽深黑暗冷风穿。

秉烛以入光灿烂,磷磷怪石胜雕镌。

莹然如晶复如玉,分明瓣瓣成青莲。

天开奇境生此石,钟灵毓秀几千年。

我来洞外一凭眺,仿佛置身苍穹边。

举首当空红日近,凌风飘渺入云烟。

点点村墟棋局布,行人络绎磨蚁旋。

嗟哉此景不易得,得瞻奇景有奇缘。

此山名洞本十八,断崖中隔板桥连。

耳闻崎岖更险绝,心欲探奇始快然。

无奈神疲足力倦,仅游其半未窥全。

徘徊几度不忍去,山僧留我一夜眠。

继谈未已颓然睡,梦魂犹绕乱峰巅。

——雨花山人子俊金杰甫稿

11

峻极朝阳洞,名传十八堂。

倚天青嶂合,拔地书屏帐。

佛座香烟古,禅房枕箪凉。

举头凭眺处,心净俗尘忘。

——江宁勤察谢文湧稿

12

跋陟崎岖马不前,振衣徒步共争先。

四周壁削疑无路,一线蹊通别有天。

古寺凌空藏石洞,小桥斜插跨山巅。

如何似此蓬莱境,只供如来不供仙。

胜境名传十八堂,卧云山洞号朝阳。

绿萝绕砌清阴满,丹嶂冲霄夏日凉。

路曲人行时隐现,地高村舍辨微茫。

老僧指引来幽径,锄得黄韭意味长。

曲洞幽深望欲迷,灯光引入费攀跻。

石成莲界千重结,云锁松窓一带齐。

铁马乱撞风力劲,金乌遥坠日华低。

数间楼阁依山建,也有诗人满壁题。

性癖山林未暇登,而今始觉兴堪乘。

势成磅礴千层迥,洗净心胸万象澄。

几杵蒲牢三界佛,数声贝叶一禅僧。

幽间如许真灵界,使我归来严气增。

——白下幕府山椎实之包长华甫稿

道光十年九月吉日

毓秀祁殿元书丹

乐亭李恺中篆额

僧人琢成勒碑

石工李俊镌石

赞 (3)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