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大蔡庄——李家祠堂

大蔡庄村位于蔚县吉家庄北3公里处,属一类古村堡,堡门上三个大字“李家庄”,据传,唐朝未年蔡姓建庄,即取名蔡家庄,该村历史上一直称蔡家庄,后因李氏家族屡出人才,所以在雍正年间改称李家庄。到了光绪三年修《蔚州志》,才改称大蔡家庄。1912年改为大蔡庄。

古戏楼

古戏楼堡门门匾“李家庄”

清朝康熙、雍正、乾隆年间李氏一族为蔚州名门望族,曾经因家族中进士4人,举人10人,担任尚书的2人,知府4人,知州、知县一级的官员10余人而名动朝野。

李周望的曾祖李云华(1607-?年),字叶孕,号恒岳,明朝末年考取秀才。后经营田产,累有家产,云华在乡间乐善好施、仗义疏财,为百姓所拥戴。其妹夫即为清朝的一代名臣魏象枢—–顺治、康熙年间曾任都察院左都御史、户部侍郎、刑部尚书等要职。康熙二十三年(1684)他以病乞休,康熙帝赐御书“寒松堂”。康熙二十五年卒后,谥号敏果。
李周望的祖父李振藻曾任贵州知府 。

古戏楼

古戏楼

(一1728)雍正元年受封赠为吏部尚书,吏部主管人事,属于“天官”(从一品),故后人称李旭升为李天官。长子李周望(1669一1730)雍正三年任礼部尚书(从一品)。

李周望(1669-1730),字渭湄,号南屏,世称“南屏先生”,李旭升的长子。他是康熙三十六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检讨,在康熙五十一年担任过会试同考官。之后还任过国子监司业、翰林院侍讲、提督河南学政。康熙五十七年,他擢升为国子监祭酒(从四品)。后来又担任詹事府詹事(正三品),仍兼国子监祭酒。在康熙五十九年,他担任江西省乡试正考官,不久就被提升为内阁学士(从二品)。康熙六十年他督运西路军饷,后迁户部左侍郎,在雍正三年升任礼部尚书(从一品))。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李周望中进士,入选翰林院,之后就长期担任教育方面的官员,先后任会试同考官、国子监司业、翰林院侍讲、湖广学政。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李周望迁国子监祭酒,成了最高学府的校长,不久,又升任詹事府詹事,仍兼祭酒,他一上任就捐出自己的工资,为国子监修了教室,东面的起名“崇实”,西面的叫“振雅”,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他的教育主张。

李周望是清朝著名的礼乐学家,十分崇尚孔子、王夫之等圣贤关于礼乐教育的思想,著有《国学礼乐录》。阐述了了学习礼乐的重要性:“国学重地,人才渊薮,士列桥门之下,而不辨礼仪乐器之详,典祀损益之故,又何以自立于儒雅之林,备庙堂之选乎?”《国学礼乐录》对清代的礼制乐舞制度作了全面总结,并由朝廷颁布全国所有学校执行。这部集大成的礼乐学著作,在清代产生了重要影响。

李周望是有成就的礼乐学家,更是一位恪尽职守的政治家,他奉命考取教习,严禁行贿说情,锁门严试。当时两淮盐官重利盘剥,贪污受贿,商人借机偷税,致使盐业混乱,李周望前往查办,不徇私情,秉公执法,使受贿官员将贿银纳入江南藩库,商人补交了税金,徇私枉法的官员受到了制裁。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朝廷出兵西征。李周望受令督办军粮,日夜餐风卧雪,行程3万余里,保证了军需,受到康熙皇帝的嘉奖。

雍正六年(1728年),李周望因父亲去世,回乡守制,谢政后,虽贵列上卿,从无矫激之行,他传承了前辈的乐善好施,对公众事务依然热心关注,为教化乡民,他捐出大量米谷,修建学舍。

雍正八年(1730年),李周望病故,终年61岁,雍正皇帝听说后,随即派宣化知府前往谕祭,并给予高度评价,称其“性行纯良,才能称职,历阶宗伯,素著勤劳”。李周望有《太学进士题名碑录》和诗文集《六槐堂集》行世。

大学士张廷玉为他撰写了墓志铭。墓志铭上说,我与李周望父子同朝为官,深知他们一家的美好德行。周望生而聪明好学,作文章每每超过同龄人,先达们都说必成大器。他年少登科第,愈益刻苦励志,平生穷究前人学理,喜读经邦济世之书。在朝任职期间,杜绝私弊,从不沽名钓誉。清正而不苛刻,廉洁而不矫揉,时人称他“学政公明”为天下第一。在担任国子监祭酒期间,有两件事要说,一是他曾奉命“祭告衡山、霍山、北海诸处”,二是他捐出自己的俸禄,拿来修葺太学房舍,“严为督课,暇复考遗佚,稽掌故”。雍正发现李周望勤劳谨慎,恪守职责,可以大用,所以屡予提拔,致使他积劳成疾。在丙午年(1726)的重阳节,朝廷设清宁宴(千叟宴)慰劳文臣,赋诗纪念,雍正把李周望召到御座前,手执酒杯劝饮,他的人生际遇达到鼎盛。这年九月,父亲死于家乡,讣闻传来,李周望痛不欲生,获恩准即日奔丧回乡,虽然年近六十,依然哀毁尽礼,于是病体难支,终于在庚戌年(1730)六月去世,享年六十二岁。

据传,曹雪芹曾被李氏家族聘为西席(教师),在蔚县大蔡庄李氏私塾中教书,《红楼梦》最初的撰写就是在蔚县开始的。另有一种说法,曹雪芹当西席时行为欠拘检,被逐回北京,才飘零到香山东麓,过起了举家食粥的贫困日子,在生命晚期写完了《红楼梦》。

李周望在任户部左侍郎时,曾经奉谕抄查苏州织造李煦(曹雪芹祖母即曹寅夫人的哥哥)的家产,雍正二年九月十五日,李周望等就查抄结果上奏雍正皇帝—–《查明淮商认赔李煦欠项情由折》,雍正批复:该部议奏。

李氏家族与曹家有过关联,这是确定无疑的。

康熙十六年(1677),年方二十四岁的李煦授任广东绍州知府。后李煦妹嫁与曹寅为妻,曹寅出任江宁织造,李煦受任苏州织造。李煦的妹夫曹寅任江宁织造二十余年。康熙四十五年(1706)加授李煦大理寺卿衔、加授曹寅通政司通政使衔。康熙五十一年(1712),曹寅病逝,李煦奏请康熙恩准由曹寅子曹颙袭任江宁织造监管盐务,两年后,曹颙病逝,李煦为保住妹妹(曹寅妻)以后的生活问题,又携曹颙弟曹頫(曹雪芹父)进京面见皇上,康熙恩准曹頫继任,李煦继续与袭任江宁织造的外甥共事,时正值李、曹两家鼎盛时期,两俯财富积累已相当丰厚,并且借康熙帝荫,两家在朝廷中地位显赫。康熙五十六年(1717),李煦亏空补完,康熙算是去了一块心病,他加升李煦户部右侍郎衔。因李、曹两家与康熙第八子胤祀有姻亲关系,两家与八王俯来往一直很密切,又因康熙年势已高,两家便把未来的筹码押在了胤祀身上,以求在胤祀如愿登后,能继续得到皇室的关照。两家不管在财力上还是在官场上,都给予了胤祀极大的支持,而当时胤祀也确实是最具有实力的接班人,并被朝廷诸臣所看中。

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崩。令李煦没想到的是雍正即位做了皇帝,而雍正即位后首先想到的便是他的政敌,并于雍正元年正月初十,复查李煦亏空一案,查抄李煦家产。雍正五年(1727),山东巡抚塞楞额奏曹朋等运送缎匹沿途“骚扰驿站”,曹頫又被查处织造款亏空,曹家被抄。

李周望与李煦曾经在康熙末年同朝为官,同一时期分别任职户部左、右侍郎,那么户部左侍郎李周望与李煦有着宗亲关系的曹氏家族必定熟稔。那么曹家被抄家后,赏识曹雪芹,体恤故人的子弟曹雪芹,聘其担任家塾西席,便是顺利应当的了。

祠堂

祠堂

曹家东窗事发于1727年,而李周望卒于1730年,时年75岁。现在普遍的说法是曹雪芹生于1715年,倘若如此,那么曹雪芹在蔚县时,年龄尚小,未及弱冠——这个推断颇值得怀疑。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与其妻兄李煦同为二十多岁时就任江宁、苏州织造府的,其年龄与李煦相差无几,照此推断曹寅之孙曹雪芹在其家族被抄之时,应该已是弱冠之年了,世事无常,由鼎食之家而入穷困潦倒,想必才会刻骨铭心,也才有后来的鸿篇巨制《红楼梦》的横空出世。顺便提一句,曹家和李煦家的抄家程度不一样,李煦被抄家时,家属十四名(一说十五名),仆人二百十七名,全部解送北京,“在途中病故男子一、妇女一及幼女一不计外,现送到人数共二百二十七名口,其中有李煦之妇孺十口,除交给李煦外,计仆人二百十七名”(风允禄奏折)。李煦以七十三岁高龄被流放打牲鸟拉,家属余九人,家仆除年羹尧挑拣之外,余者皆被变卖于崇文门。李煦的房产也全部赏给了年羹尧。七年(1729)李煦死于打牲鸟拉役所。曹家抄家时,还有“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十四口”(风隋赫德奏折),由家仆人口上即可看出曹家的势力已远不如李家。

曹家京城及江省的家产人口,既然“俱奉旨赏给隋赫德”,而隋赫德却给予曹家适当照顾,(留出京城崇文门外菜市口地方房十七间半、家仆三对,给与曹寅之妻孀妇度命。)曹家是待罪的家属,隋赫德自己敢擅自如此做?他当然没有这个胆量。实则是奉了雍正的圣谕,才敢于这么做。从上引档案看,是隋赫德出面处理的,这里必有内情。从另引隋赫德奏折中云:“曹之家属,蒙恩谕少留房屋,以资养赡……”则就明白了。雍正并没有把曹家逼入绝境。曹寅妻李氏便携雪芹于京城西郊度过余生。雪芹便是在这十七间半房子的院落里开始了巨著《红楼梦》的写作历程。雍正皇帝体恤曹家,为其留有一条后路,李周望是心知肚明的,正鉴于此,李周望才有可能延引曹雪芹为家塾的“西席”。

故人已逝,现代李家后人李建华曾任怀来县委书记、省文化厅副厅长。

坐落在堡东的一个小堡,小堡三面临沟,只有西边与堡相连,开一小门,里面便是李家祠堂。

祠堂院

祠堂院

祠堂是族人祭祀祖先或先贤的场所。祠堂有多种用途。除了“崇宗祀祖”之用外,各房子孙平时有办理婚、丧、寿、喜等事时,便利用这些宽广的祠堂以作为活动之用。另外,族亲们有时为了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也利用祠堂作为会聚场所。

赞 (2)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