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个维度出发,带你全面了解古城蔚县!

河北蔚县,自古便有“雄壮甲于诸边的铁城”之称,在历朝历代的历史作用都不可小觑!

如今的蔚县,经历了千年的历史云烟,依然留存下1610多处文物遗存,22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全国第一国保文物大县,也被誉为全国罕见的“古建筑博物馆”。6月13日,又一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来临,由河北省文物局主办的“文物赋彩全面小康”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走进这座沉醉在历史时光里的千年塞外古城,有着“八百村堡”之说的蔚县令人叹为观止。

| 走访——触摸千年古堡的历史印记

漫步蔚州古城,现代的高楼大厦与古迹民居和谐共存、交相辉映,铭刻着沧桑印记的斑驳古城墙,古朴庄严的鼓楼,搭檐斗角的万山楼,承载辉煌过往的玉皇阁、真武庙、南安寺塔、文蔚书院、蔚州署……行走于闹市中,不经意间就与千年的历史不期而遇。

“其实,作为文化大县和文物大县,除了饱经沧桑的深灰色墙砖,蔚县古堡更是极富盛名。”6月13日,正值“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蔚县文物事业管理所所长、蔚州博物馆馆长李新威带着大家穿过古城,走进小饮马泉村,“古时候,村边有一眼水泉,人们常来此饮马,所以取名小饮马泉村,小饮马泉村是明嘉靖五年(1526年)建堡。”

小饮马泉村古堡坐北朝南,南北为主街,正南为砖拱堡门,这也是大多数古堡的朝向,“一是由于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因素,二是气候因素。”李新威说,蔚县地处北方,一般要朝阳而居,不论是百姓居住,还是村堡朝向,多选择坐北朝南设置。

堡门东边,是一个一面观戏楼,戏楼对面建有寺庙, “这是一座典型的北方传统古村落,保存了明中叶古村堡的完整格局。”李新威说,进堡之前的那个大夯土堆,其实是堡墙遗址,蔚县古堡多是明代北方内外长城之间沿线重要的边关,为防御被赶到塞北的蒙古骑兵,长期在边防屯居大量军队,逐渐形成自耕自守、自给自足的边境居民,并建设了大量易于防御的居住城堡,与游牧民族展开长期的拉锯战争。

顺着主街一直往北走,街道两边是古民居,堡内主街北段高台上建有真武庙,起统领全局保障一方的作用,“堡内现存明清古民居四合院三十余套,最为罕见的是一套保存了完整格局的明式古宅院,蔚县现存民宅,最早可追溯到明初。”李新威说,所以这对研究北方早期民居提供了重要的标尺作用。而其它清代四合院,格局完整,砖木雕饰华丽,体现了当时的高超艺术水平和经济实力,是探索,研究古村落的重要实例。

| 追溯——中国北方最美的古建筑群

“其实,不仅仅小饮马泉,蔚县历史上有‘八百庄堡’之称,‘十里一堡、五里一庄、有村便有堡、见堡即是村’,构成了独特的蔚县古村(堡)落文化。”李新威介绍说,放眼全县,无论山麓丘陵,还是河流两岸,随处可见一座座古老、雄浑的城堡。堡中堡、多门堡、独门堡、堡连堡等,风格迥异,大小不一。

行走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宋家庄古堡,偶尔发现有老人和孩子坐在城堡边上的台阶享受着暖暖的阳光。宋家庄有“紫荆关外第一庄”之称,和小饮马泉村堡一面观戏楼并不相同,宋家庄古堡的穿心戏楼很有特色,空心通道平时通车行人,搭上木板即成戏台,从远处看,一座空心楼阁,别有情趣。

“堡堡有庙宇戏楼,堡连堡成镇。古堡中又集聚了古街巷、古寺庙、古戏楼、古民居四大奇观,俨然成了中国北方最美的古建筑群,”李新威说,蔚县具有保护价值的古村(堡)共340多个,其量之多,分布之广,堪称一绝,实乃奇观。正因为古堡由于数量众多,2011年被收录到上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蔚县也以其别具一格的古城堡、古戏楼、古寺庙、古民居以及独特的民间社火、特色小吃、民俗文化,被评为全国历史文化名城。

那么,为何蔚州古堡遍地?李新威说,明朝建制后,明太祖朱元璋修筑长城,广建城廓,蔚州正是连接边塞和中原的交通要道,是扼守京城北大门的兵家必争之地,有塞上“铁城”之称,这里战事频繁,村民常遭劫掠,所以将各村相连,择地修筑城堡,以达自保之目的,形成了“蔚州八百庄堡”的非凡景象。

“当时的古堡多为民建,大多是从原来的一堡开始,随着人口的增加而建成多堡,于是东堡再建西堡,南堡再建北堡,连堡成镇,城中建城,堡里套堡,成为蔚县奇观。”李新威说,“南有福建土楼,北有蔚州古堡”,实际上,蔚县古堡是与明长城同时代产物,同为防范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当时,往往一座村堡便是一个屯兵的堡垒。

聚焦——“拯救”古堡在行动

“蔚州古堡盛名远播,但是也面临一些问题。”李新威说,在蔚县,许多古堡居住人口减少,寺庙建筑年久失修,民居更是由于没人居住而残破荒芜。因此,对蔚县古堡以及古堡内的城堡、寺庙、戏楼、民居、壁画、民俗、人文的保护刻不容缓。

2017年,河北省文物局、张家口市人民政府、蔚县人民政府共同发起“蔚县古堡拯救行动”,希望通过整理、保护、利用,活化古堡的历史文化价值。“行动主要对古堡类型、价值和现存状态进行全面调查、研究、评估,科学分析和判断古堡生存压力和发展前景,编制蔚县古堡保护、利用规划,制定古堡保护维修方案,加快完成20-30座重要古堡加固维修,完善安全防护措施。”河北省文物局办公室主任、小饮马泉村扶贫第一书记孙晶昌介绍说,2018—2019年,河北省文物局拨付古堡拯救行动保护资金1800万元,维修四个古村堡中包括玉泉寺、三元宫、石佛寺、真武庙等20处古堡内的古建筑,20个保护维修项目,将在2020年底全部完成!

孙晶昌说,其实,近几年省文物局对蔚县的省保和文保单位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对其中没列入保护单位的具有重要文物价值的建筑也进行了修缮,“下一步我们将对其他一些戏楼、古建筑等进行修缮,将这些文化遗产留下来,真正的融入百姓的生活,为以后的乡村振兴、全面小康建设做出贡献。”

“以小饮马泉村堡为例,堡门和街道都是修缮过的。”孙晶昌说,从2016年到2019年,河北省文物局先后协调项目资金共218万元,对小饮马泉古村堡进行修缮,先后维修了戏楼、真武庙、龙庭、碾坊等公共建筑,同时对古村堡周边的环境进行了治理。2019年,省文物局驻村工作队又协调帮扶单位投入约120万元,对村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古堡建筑群进行保护修缮,对周边环境进行整治,使村容村貌有了较大改观。“今年,还将投入150万元,维修关帝庙,对古村堡进行抢险保护和街巷整治,主要维修堡墙部分段落、关帝庙,还有堡内主街两侧部分损坏严重的民居建筑,民居门楼等,对整体古堡建筑风貌进行全面修整。”

| 深入——延续古村古堡的文化记忆

“蔚县有清晰的历史文化脉络,有丰富多彩的遗存和完整的古城格局。”李新威说,蔚县历史上曾经非常富庶繁华,因此,它的城市建制齐备,城墙围合较完整,因此,文庙、武庙、关帝庙、衙署、城隍庙、玉皇阁等古建筑保存较好。

不过,在李新威看来,蔚县这些古村(堡)之所以远近闻名,不单单在于保存较好、建筑有特色,更因为蕴含了独特风俗和民间故事,“几乎一村一技艺,一堡一传奇。”毕竟,对于中国人来说,村庄之所以寄托了家园情思、土地情感和文化情怀,一方面是由于村中有感情的有形载体,如民居建筑、街巷老井等,另一方面则源自村里那些无形的记忆,如民俗、技艺、风土人情、故事传说……

可由于交通、基础设施跟不上,许多村民都往外搬迁,导致原村落居民越来越少。李新威认为,村落保护需要充分尊重村民的诉求和意愿,围绕村民的生产生活来制定保护和开发方式,更好地延续村落的文化记忆。建筑保护、旅游开发、民俗文化和生产生活相融合的保护模式,更有利于乡土文化的完整传承与活态保护。

“所以我们的古堡拯救行动将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修缮完成后,还要编制规划,认真梳理、谨慎书写、查漏补缺。”李新威说,下一步,对那些历史事件、故事传说、名人典故、村规民约、无法传承但又享有盛誉的民俗、技艺等,应抓紧推进记录、整理、存档和勘误工作,如有必要,更要以现代数字技术,对这些无形文化遗产进行影像化、数字化记录。

| 延伸——让千年文化家底大放异彩

除了参观古堡,文化遗产日当天,蔚州博物馆也成了“打卡圣地”,作为河北省建筑面积最大,展览面积最大的县级博物馆,馆藏文物有古动物化石、陶器、瓷器、书画、金属器、石刻、织绣等各类藏品11194余件,其中以陶器、书画、石刻造像为主体。在《文物蔚州》展区,众多奇珍异宝巧夺天工、技艺高超,讲述着蔚州昔日多样、繁盛的文化,让参观者叹为观止。

其实,蔚县历史悠久,自古便是文明交汇之地,自北周大象二年(公元580年)称“蔚州”后,历代沿用,迄今已有1420余年的历史。“蔚县地处仰韶文化、红山文化和河套文化汇聚、融合的‘三岔口’,是中华历史文化荟萃的地方。”李新威介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蔚州博物馆珍藏着上至新石器时代,下至清代的珍贵文物,其中国家一级保护文物唐代绿釉塔形罐、辽代彩绘木塔等闻名于世。

记者看到,博物馆高105厘米的唐绿釉贴花塔形莲座陶罐和高74厘米的唐绿釉凤首陶壶,因为高大的体型,格外引人注目。李新威介绍说,两件陶器均为国家一级文物,出土于蔚县黄梅乡榆涧村的唐代中晚期墓葬,但它们却与其他地方同时期墓葬出土器物风格不甚相同。“这些绿釉陶器体型较大,曲线优美,工艺精致,具有鲜明浓厚的西域器物特征,是多民族文化融合的实物证据。”

从古堡到文物,蔚县可谓到处是“宝贝”,可在李新威看来,保护古城任重道远,如何竭尽全力把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留给子孙后代,让千年文化家底大放异彩,或许是一个长期的话题。

赞 (2)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