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蔚县的能工巧匠,王朴位列榜首!

几百年来,在张家口一带,都流传着一种说法,即“天下十三省,能不过蔚县人”,随着这一说法的另一种说法,叫“凡是鸡鸣狗叫的地方都有蔚县人”。还有人说,“蔚县人尿泡尿捏个狗头哨都能卖钱”……在计划经济年代,凡说这话的场合,人们都是带有嘲讽或戏谑的意味。但在商品经济发展的今天,我们完全应该将此理解为蔚县人顽强的生存能力!

蔚县工匠艺人之多、门类之全、分工之细都是中国的许多县市无法企及的:木匠、石匠、铜匠、锡匠、银匠、画匠、麻绳匠、柳编匠、毡匠、萝匠、靴匠、帽匠、笔匠、油匠、香匠、纸匠、席匠、饼匠,还有烧沙锅的匠、捏瓦盆的匠,剪窗花的匠,卷花炮的匠,当然,最多的还是毛毛匠。蔚县匠人常常是一村一镇地集合性出现,如瓦盆窑的烧窑匠,辛庄的砖瓦匠,小贯头村的泥匠,纸店头村的纸匠,而南张庄家家户户是剪纸艺人……

蔚县人在古代就懂得了我们今天依然遵循的商业法则,那就是专业化分工和规模经营,蔚县匠人最反对“样样精通,样样稀松”,蔚县人的生命里深深地潜隐着“凡事追求极致”的生存要素。蔚县人历来是忙时为农,闲时为匠,当他们在土地上刨不出食来时,他们就身怀绝技走四方。他们曾数千人到京都参与建造皇宫,小贯头村的泥匠们盖起了一个张家口市;他们织的麻布数百年里都是朝廷贡品,北京前门的绳麻店全是蔚县人所开,纸店头村的白麻纸销到了大江南北;遍布蔚州大地的古建筑、古民居、古戏楼、古庙宇都是蔚州工匠艺人自己的创造,他们甚至可以将盖好的戏楼仅拆去边墙、再整个地移到指定的地方……

当然,最了不起的还是那些为张家口成为驰名中外的“皮都”做出了历史性贡献的“毛毛匠”。

是张库商道的繁华,使廖廓草原兴起了偌大的城市乌兰巴托、恰克图、呼和浩特、包头和沿路无数的县、镇、旗、盟,其中,最大的受益之一是张家口成为驰名中外的‘皮都’。从乾隆年间(1728年)始,张家口的皮毛作坊已鳞次栉比,从业皮毛的工人已数以万计。此时的张家口已开始由军事营堡向商业市镇过渡。这个时期的张家口,毛皮业的声誉已响彻海内外,由此出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即全国各地的皮市价格,非经张家口定价而不进入交易。张家口的毛皮业在中国毛皮业发展史上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在张家口从事毛皮行业的人员多半来自今天由张家口市辖的蔚县、阳原、宣化、怀安等地人,而其中蔚县人是最为辉煌的成功者。在张家口近八百家毛皮行业中有一半以上为蔚县人所开,在三万多从事毛皮业的人员中,有近两万人是蔚县人!在很长的一个历史时期中,蔚县的“毛毛匠”几乎遍布中国,而中国最出色的毛皮商清一色为蔚县人。这曾是一个历史现象,也曾是一个商业奇迹。

当年,仅蔚县城内的毛皮商号就达百余家,从事毛皮行业的有五千余人,多达半个城。一批又一批技术精湛的毛皮匠人被张家口的大商号纷纷聘请去当了经理、案头(皮货裁剪技术人员)。在晋商风云天下的时候,蔚县的“皮小子”们以自己独特的毛皮手艺和顽强的意志一个个走向了人生的成功:蔚县下平油村田旺高开设的“谦生义”皮号,从咸丰、同治、光绪、宣统、民国一直经营了下来,蔚县的许多村镇都有“谦生义”的作坊,生产的羔皮百分之八十销往山东,当年,济南皮货商们非“谦生义”货不买;“逯元昌”皮号生产的鼠皮、红狐皮、白狐皮、沙狐皮、黄鼬皮等细皮货一直远销欧美;而“德巨生”皮号生产的皮袄、皮裤、坎肩等一直是抚顺、大连、内蒙、新疆、库伦、恰克图的抢手货;宣化、张家口的“德兴斋”、“德兴玉”、“德寿隆”蒙靴业老字号为蔚县人李盐房所开,当年张家口、宣化有蒙靴业字号80余家,从业人员两千多人,多半为蔚县人,每年销往蒙古地的各式蒙靴20余万双。蒙古活佛、四十八家王爷每年轮流去北京朝贡,路过宣化时都住李盐房家,一律免费吃住。

最显赫的要数王朴(当地口音念po)。蔚县城乡四处流传着一句俗语:“不吃不喝,赶不上王朴”。王朴是蔚县涌泉庄人,自小挑着扁担随父卖煤,常常躺在城门洞里睡觉。十三、四岁时王朴就领着十岁的三弟到宣化府学皮毛手艺,弟弟学细皮行,王朴学老羊行,每天从老羊皮上铲肉渣、泡皮、揉皮,又嗅又熏又累,吃尽苦头。后因不忍欺辱和人打了架而被老板开除,走投无路的王朴一狠心就用几张老羊皮和已学会的手艺在张家口自己租房干了起来。王朴的故事很长,王朴的发达不无传奇,我这里暂不细说。我们只须知道王朴后来开的“德和隆”皮货商号最终发展成为张家口、北京、天津最大的商号之一,在王朴四个兄弟共同经营下,他们在天津拥有了三家合资企业和庞大的进出口贸易,他们和晋商一样,在天津开了银号。他们在北京大栅栏开了有名的“德聚隆”商号,经营皮革和进口百货,其四弟王槐成为名满京津的“王四爷”。王朴兄弟用在北京、天津、张家口、蔚县城开办皮货店、百货店、绸缎铺、面铺、鞋帽铺、盐坊、银号的钱,开始大量购置房地产:在蔚县老家涌泉庄、阎家寨、南留庄、北方城等村镇购买土地达三千余亩,在张家口坝上大青沟购地一万多亩。王朴涌泉庄的庄园占地60多亩、14个院落、220多间房舍,在阎家寨有房180余间,在张家口、宣化有房100余间,在蔚县城有房产40余处、500余间,另在北京、大同、呼和浩特、包头、大青沟的房产无计其数……

看到这儿,不得不说,蔚县历代能人辈出,我辈仍需再创辉煌!

赞 (3)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