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蔚县的抗日战争,你了解多少?

蔚县的抗日英雄很多,该篇咱们说说这些英雄们是如何解放咱大蔚县的!

蔚县地处张家口南部,向为“北门之锁钥”“京华之重地”,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日军侵蔚后,八年来始终把蔚县视为从张家口到保定,从北平到山西的转运站;而且还想把这块地区变成扼制晋察冀边区向北发展的桥头阵地。当时日军侵蔚的主要头目及其扶植的伪县公署、伪警察署等都盘踞在这里。他们戒备森严,把守严密,不断地指挥着其他8大镇及外围近30个据点中的日伪军,施行其法西斯统治,摧残根据地的人民。

1945年8月9日,毛泽东主席发表了《对日寇最后一战》的声明,15日,日本宣布投降,侵蔚日军即日全部撤离蔚县。然而,正当全县人民喜庆民族解放战争即将胜利之日,动员起来积极支援人民子弟兵收复被汉奸伪军盘踞的几个城镇之时,国民党的张家口地下组织,在日军撤离的第二天,就秘密派员潜入蔚县城下密令:要他们坚持抵抗八路军的围攻,等待救援,准备反攻。并即刻组织了所谓的地方自治委员会,委任马迪仕为委员长,胡锡侯为国民党中央地下第七方面军军长。使这些恶贯满盈的汉奸、洋奴,摇身一变又成为“蒋记”的国民党党官、党将。盘踞暖泉的土匪宗孝也率部潜回县城,继续与人民为敌,拒绝向八路军交缴械投诚。但他们异常心虚,自日军撤离后,八大镇的伪军简直成了热锅蚂蚁,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很早就龟缩在西合营、代王城、蔚县城三大镇据点之中。

8月18日,蔚阳县委书记王野舟、县长王子麟奉令带领蔚阳支队,在队长李学泰等同志的指挥下,当天包围了西合营镇,调来的涞源支队在队长的带领下,由地委领导贾吉平、县委领导吕奇峰、李于光、胡子均等同志的配合指导下,一举包围了代王城镇。两镇经过一夜一天的激烈战斗,19日,西合营的守敌,除被毙伤俘虏以外,其余分路逃到县城。代王城守敌夜间挖开堡墙西逃,除被我军迫、截、堵消灭一部外,其余也钻进县城。

至此,县城内的伪军有:胡锡侯率领的郝玉凯、李金良等部,宗孝率领的雷云、彭国璋、李保明、阎德贵等部和伪警察队,还有伪县、镇、乡的部分头目、特务、密探等,近两干人。这些凑在一起的杂牌伪军,他们依托坚固的城堡仍做着黄梁美梦,不断地到附近村庄抢粮、抓人,进行骚扰。

对这些瓮中之鳖,本应立即歼灭,但由于晋西北一带的战争吃紧,急需增援,当时在蔚县境内的两支武装——蔚阳支队和涞源支队也很快地被改编为正规部队调走。从8月底到9月底,近一个月蔚县境内几乎没有正规武装主力,只有为数不多的公安警卫队,且肩负着西合营县直机关的保卫和看守犯人的重要任务。当时的情况是,为了对付县城的敌人,由县武委会的李文翰股长带领部分武装民兵驻扎在距县城7里处的东、西七里河一带,监视敌人的动向。城内敌人不敢轻易出城,八路军也无力进击,一直持续了一个月。

9月28日(农历八月二十三),八路军北上部队——新编第九旅,在旅长王道邦的率领下进入蔚县,奉命留下来解放蔚县城和广灵县。10月6日,正式扫清县城三个关,严密地包围了县城的敌军。县长王子麟、县委领导李子光、吕奇峰等同志带领县、区干部也分别进入县城的南关、东关和西关。他们积极配合部队进行各方面的攻城准备工作,县区两级组织了“兵站”运送攻城的必需物资。

蔚县古城易守难攻,加上八路军的武器装备差,又没有重武器,当时只有挖坑道破城而入。为了保护人民的利益及城内的许多古建筑,党政军领导对守城的伪军开展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对敌伪人员晓以大义。在积极进行坑道爆破准备的同时,通过内线(城内鼎华斋钟表铺的马彪等同志)加强对敌工作,传递我方信件,劝导敌伪人员,争取他们为和平解放县城立功……。然而,守城伪军不仅不放下武器反而搞阴谋诡计,采取缓兵之策,要我们进城谈判。为了减少损失,表明诚意,当即答应谈判,并派吴子玉作为我方代表进城,而城内敌人又不开城门,只答应从城墙上吊我们的代表进城,企图扣押人质,待其主子救援;加上敌人飞机几次到县城上空送给养,做鼓动,这些守敌更有恃无恐一味地糟蹋城内的老百姓及工商业者。他们抢粮、要物、募捐,抓民工筑碉堡、拆民房、做烧柴,一时之间城内人民处干极端困苦之中,昼夜不宁。

正当围城军民加快坑道作业之际,接到上级指示:“因绥远方面急需增加兵力,要求尽快解放蔚县县城”。于是第九旅领导决定,采取强攻激战的办法攻城。二十团主力负责城西,二十六团主力负责城东,三十五团主力负责城南,各把一个关口,各攻一个城门,其余分别到外围准备截击逃敌,各路民兵在县区干部的带领下给予积极配合。

10月6日,夜间攻城开始,在机枪掩护下,八路军从三关城门附近发起总攻,战士强渡护城河,架云梯,爬城墙,敌军的手榴弹扔下来,我们的枪弹射上去,战斗激烈进行。临时从张家口调来的一门三八野炮开炮的第一发就穿透了城楼,守敌异常吃惊,但炮弹只有几发,未等战士冲上云梯,炮弹已经用完,而敌人凭借着坚固的城墙,居高临下,死守硬抗,而且在城墙外用铁丝吊着煤油浸透的木柴燃烧着许多火把,夜间照得城外通明,使我攻城战士很难进击。尤其是敌人强迫城内铁匠以生铁铸成几十斤重的炸弹壳,装上炸药,等战士冲上云梯,他们立即点燃扔在云梯附近爆炸,结果云梯一次次被炸断,战士伤亡很大,一夜的血战未获成功。

强攻遇到阻力,县领导和部队首长总结了经验教训,一方面请示上级延缓调兵时间,一方面加速坑道工程进程和爆破准备工作。部队战士、民兵纷纷展开了坑道作业竞赛。某部二连二排,除担负警戒任务以外,一昼夜就挖了七丈二尺,受到了嘉奖。挖坑道的声音像尖刀刺着敌人的心头,他们有的几次出城企图突围,有的在八路军挖坑道处对挖,企图消灭挖坑道战士,破坏地雷室。开始战士们不知道这一阴谋,被守城敌人从挖透的气眼口扔进一枚手榴弹,一战士受伤,当敌军又从二干线对面挖开了气眼,正施展其阴谋,战士王深高悄悄摸过去,送给敌人一枚炸弹,炸死了来犯之敌。为了防御敌人再来破坏,八路军战士在坑道所有挖透的气眼处,都巧妙地把炸弹埋在那里,使敌人一触即发,前来破坏的伪军吃了不少苦头。尽管敌军千方百计地破坏坑道工程,但军民分秒必争,终于胜利完成了坑道工程。

11月2日傍晚,围城部队一面通牒守城敌军缴械投诚;一面将4000斤炸药箱送进各个地雷室,作好了一切破城准备。3日拂晓前,当得知最后通牒又被敌军拒绝时,军首长一声令下,各地雷室一齐爆炸!震耳欲聋,地动山摇,顿时这座铁城笼罩在整个烟雾中。守城敌军目瞪口呆,还没弄清发生的情况,八路军早已冒着飞砖走石,从西关、南关的豁口处冲了进去。排长孙光明和几位战士被城砖砸伤了,仍战斗在火线上,某部三班战士一鼓作气,抢占了南城门楼,活捉了7名伪军。某团一连在连续夺得两个碉堡后,又夺取了西城门楼,并俘虏伪军两个班。早有投降之意的东城门敌军以虚战让一个营登上城楼,这样,东、南、西三方兵力朝北一个方向压缩封锁古楼,意欲和八路军决一死战的胡锡侯等部,一场激战伤亡300多人。古楼激战尚未结束,狡猾的宗孝(宗秃子)见势不妙,从他早就在城西北角挖好的洞里带兵逃出城外,正在逃敌抢越护城河时,外围部队正好来到,当即给以痛击,除了宗孝部少数头目逃之夭夭外,其余都被生擒活捉。

城内战斗基本结束,八路军立即组织了全城搜索,抓捕逃兵败将,打扫城内外战场,被日寇和汉奸们整整蹂躏了8年的蔚县县城获得了解放。察哈尔省人民代表会议、边区委员会、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分别发来贺电,并慰问了前线将士及蔚县的民众,极大地鼓舞了蔚县人民!

(文章摘选自《张家口军事志》《张家口市志》《张家口地方史》《蔚县志》《日本投降蔚县解放·任文德》资料)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关于蔚县的抗日战争,你了解多少?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