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历史讲述蔚县古堡的由来

中国古建筑学家罗哲文曾说过,“在世界的东方,存在着人类的一个奇迹,这是中国的万里长城。在长城脚下,还存在着另一个奇迹,那是河北蔚县的古城堡。”

蔚县,河北省张家口市辖县。古称蔚州,为“燕云十六州”之一。位于河北省西北部,东临北京,南接保定,西倚山西大同,北枕张家口,县境东西横距74.55千米,南北纵距71.25千米,位于东经114°13′~115°04′,北纬39°34′~40°10′之间。

公元936年,后晋的开国皇帝石敬瑭(原后唐河东节度使)反唐自立,向契丹求援。契丹出兵扶植其建立后晋,辽太宗耶律德光与石敬瑭约为父子。天福三年(公元938年),石敬瑭按照契丹的要求把包括蔚州在内的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使得辽国的疆域扩展到长城沿线。石敬瑭的汉奸行径最终落得了千古骂名,其费尽心机经营的后晋仅仅维持了11年就灰飞烟灭。

北宋开国之后,面对辽朝铁骑由燕云十六州疾驰而至的威胁,不得不在汴京附近广植树木。宋太祖赵匡胤不忘收复燕云十六州,曾在内府库专置“封桩库”,打算用金钱赎回失地。北宋还在河北南部兴建“北京”大名府和辽国对峙。宋太祖赵匡胤在烛影斧声中离奇去世,北宋在后继的宋太宗赵光义和宋真宗赵恒治下与辽进行了长期的战争,却一直未能收复失地。

公元1004年,宋真宗赵恒抵澶州北城,后与辽国在澶州定下了停战和议,史称“澶渊之盟”,之后宋辽边境长期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

燕云十六州在公元1125年宋金联合功灭辽朝后,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如约归还北宋燕云十六州。阿骨打死后,金朝却翻脸不认账,以张觉事变为由伐宋。

在此前中原王朝对抗北方游牧民族无休无止的杀戮掠夺中,沿长城一线的险峻地形始终是以步兵为主的中原军队抗击北方游牧民族骑兵部队的天然屏障。燕云十六州恰好就处在这条重要的军事防御线上。而失去燕云十六州使得中原王朝面对北方游牧民族无险可守。失去燕云十六州使得后继的中原王朝北宋政权感受威胁持续长达160多年,最终导致在靖康之耻中被金朝灭亡。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共三千余人被金人掳去,东京城(今天的河南省开封市)中公私积蓄为之一空。

公元1234年,蒙元灭金朝,燕云十六州被蒙元占领。公元1279年,南宋军队与蒙元军队在崖山进行的大规模海战,也是持续45年的宋元战争的最后一战。南宋军队战败,陆秀夫背着年仅8岁宋少帝赵昺投海自尽,许多忠臣追随其后,十万军民跳海殉国。崖山海战使得一脉相承数千年的中华文明由此产生断层,其影响深远延续至今。

元朝在蒙元统治者实行的民族压迫政策下,很快就吏治腐败,民不聊生,人民纷纷揭竿而起,其统治前后只维系了不到一百年。公元1367年,明太祖朱元璋命令徐达为主帅、常遇春为副帅,率领25万人打响北伐之战。北伐军按照朱元璋提出的稳扎稳打、渐次推进的战略,“先取山东,撤其屏蔽;旋师河南,断其羽翼;拔潼关而守之,据其户槛,天下形势,入我掌握,然后进兵元都,则彼势孤援绝,不战可克。既克其都,鼓行而西,云中、九原以及关陇可席卷而下”,仅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攻占了元朝都城大都(今北京市),将蒙古贵族赶回大漠,宣告了元朝统治的结束,包括蔚州在内的燕云十六州在四百多年后终于回归中原王朝的怀抱。朱元璋、徐达以及明军诸将士的不朽功绩彪炳史册。

明太祖朱元璋把蒙元政权逐出中原和塞北后,退回大漠的蒙元势力仍然很强大。朱元璋在远征残元的同时,也制定了扼守边关的军事策略。在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防线上筑起了万里长城,同时在塞上地区建造了万千壁垒和城堡,与长城互为倚靠。蔚县的城堡大多始建于这个时期。

明成祖朱棣五次亲征漠北,横扫残元,逐渐制定了“以军屯边”的边疆战略。屯军平时为耕、战时为兵,兵马粮草自给自足。大量民堡拔地而起,明朝政府对此非常鼓励。地理位置比较重要的民堡,官府还会出资帮助。于是蔚县的许多村落都变成了一个个小城堡,每天清晨,人们就打开堡门,外出耕作,傍晚后再返回堡内休息。蔚县的老人至今还保留这一生活习惯。

到了明末,蔚县形成“八百庄堡”之说。无论是南部山麓,还是北部丘陵,抑或是壶流河两岸,三里一村,五里一堡,村村堡堡星罗棋布。正值蔚县“八百庄堡”处在最顶峰的时候,作为蔚县军堡防御对象之一的满清军队入关,蔚县军堡也失去战略意义,逐步衰落至今。

以上这些内容,就是蔚县古堡的由来了,大家知晓了吧!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