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古诗里的代王城是什么样的?

秋兴八首(其一)

[明] 尹耕

王喜城边古废丘,金波泉涌夹城流。

时危异姓能安汉,事去诸刘独拜侯。

鼙鼓几遭豺虎急,山川曾入犬羊羞。

石郎可是无长虑,直割燕云十六州。

这首诗是蔚县人,明代诗人尹耕的组诗《秋兴八首》中的一首。原诗没有单独题目,应为途经或者考察代王城后所作(尹耕还对代王城、代郡、代国做过详细的考证,留下三篇重要的考证资料,待以后详述)。

代国遗址

代国遗址

王喜城边古废丘,金波泉涌夹城流。诗的前两句以景入诗,描写了古代国废城周围的景象——在代王刘喜当年所在代国王城的遗址周围,散布着古老的封冢荒丘,时过境迁,废弃的王城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风采,只有城内的金波泉水喷涌而出,依然静静地绕城流淌。时光飞逝,物是人非,一静一动的对比,衬托出边塞故地的沧桑,让人唏嘘不已,触景生情。

时危异姓能安汉,事去诸刘独拜侯。诗的三四句由代国古城联想到了汉朝往事,生出感慨。大意为异姓的忠臣良将帮助汉家治国安邦,稳定天下,但是战乱、危机一旦过去,那些有功之臣便被朝廷忘记了,封王封侯的却只能是刘姓的皇室成员(发散:异姓安汉的故事被改编为一出京剧《十老安刘》,马派代表作。当然不局限于此,往大说可以想到汉初的各个异姓王,再往大就可以想到历朝历代的这种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事例,不多说,感兴趣的自己去查)。

这两句通过对比,而且是互文的手法,感慨那些在国家危难之时的有功之臣、仁人志士得不到国家正确的对待。当然这可能也包含作者自己的自我伤怀,因为他在朝廷的政治斗争中多次遭到贬官而迁谪,仕途受挫,心灰意冷。

鼙鼓几遭豺虎急,山川曾入犬羊羞。诗的五六句又因代王城这座边塞古城想到了边防事务。写边塞地区饱经战乱袭扰的混乱,回忆国家北部边疆的大好河山曾沦陷于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之下。这里“豺虎急”意为边患不断,“犬羊羞”可理解为敌人到自己的国土上牧羊放犬,也可理解为对敌人的代指,或者是代表像犬羊一样任人宰割的耻辱。总之就是说大好河山,大片领土曾经落入敌手。这两句仍然是互文,意思就是要表达对边疆地区频遭袭扰,难得太平的忧虑。旨在引出最后两句。

石郎可是无长虑,直割燕云十六州。最后两句直接引用了一个历史事件来结尾——当年“儿皇帝”石敬瑭卑事契丹,直接将燕云十六州割让,导致了中原地区四百多年无险可守,经常面对战鼓时催的“豺虎急”局面,甚至使国家到了屡屡蒙受“犬羊羞”的地步。这两句可谓全诗之魂,看似是将石敬瑭的不堪故事平铺直叙,实则寄托着诗人深深的担忧。旨在说明边防建设的重要性,唤起统治者对于边防军备的重视程度,等于提出告诫和希望,希望朝廷统治者要有战略眼光,不能学石敬瑭那样身负国耻遗臭万年。

此诗由景述史,转而由史再生议论。表达出诗人对边防事务废弛的担忧。全诗整体有着边塞诗词共有的那种沉雄的格调,立意深刻!想领略诗人诗风的,文章最后附有其部分诗作,可顺带看一下。

对于诗词的赏析就这么多,再回过头来说说代王城的金波泉。金波泉,代王城的人都叫其金宝泉。具体位置,相对于现在代王城本镇位置看,在镇西侧,相对于代王城的老城墙来看,是在城中央。

金波泉是代王城的一个标志性景点,可惜大概在二十年前就已然干涸,那时候的技术不像现今这样普及,留下的影像资料很少,即使有,散落在民间估计也很难收集。我们的后人们估计再也难以一睹它的风采了。

这里还有个疑问,即尹耕在他的《蔚废代城考》中记述“金波泉发源其北,夹城东南流”,这与代王城金波泉现状是不符合的,推测可能从其考察完代王城到记下笔记间隔时间较长,记忆不准,记述有误。当然也不排除泉水在那个时代是向东南流的可能。至于该泉位置发源于城北之说,也有待进一步查证。以后将会综合更多的资料进行详细考证。

为了加深理解,关于代王刘喜弃国逃跑,半路碰到亲征的刘邦的故事情节,我们可以看下2011年电视剧《大风歌》中的两段演绎。

最后,由第一句“王喜城”联想到了王喜洞。有关部门是不是包装一下,可以杜撰一个代王刘喜逃跑时在此躲藏的故事。。。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