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着神秘面纱”的蔚县古堡——桃花堡(三)

上次咱们说到“官堡门”以西,很早以前就是“官家之地”了,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听我给您一一道来。

“官堡门”是在桃花堡已经由四周堡墙围的严严实实的基础上,又在大南门与小南门中间,由南向北筑起来一道堡墙,在桃花堡的那条主要街道上筑起了一座堡门。等于说把桃花堡切下来一块儿另成一体了。你如果从东面过来,一过“官堡门”马上向右转,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巷子。巷子里面东西两边又各有一条小巷子,住着居民。两条小巷子中间是一片开阔地,(现在是民居)这一片开阔地就是古代的“衙门”的旧址,也是桃花堡的历史之谜。

由于这座衙门被毁坏的较早,笔者小时候去那里玩儿,那里就是一片瓦砾。五八年“大跃进”时期,曾经在这里垒了几个“小高炉”,说要“大炼钢铁”,让“钢铁元帅升帐”!结果?结果就不言而喻了吧?

桃花一村

后来,一村一队清理了一下这片废墟,在这里盖上了队房和牲畜饲养坊。衙门的前面有一块儿空地,一村大队在这里给来一村插队的知识青年盖了宿舍。再往南一直到大街上的空地,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上级就在那里盖上了桃花镇农业中学。结束了桃花镇没有初中的历史。

从清理地面的历史遗迹来看,衙门座北朝南,北面紧靠堡墙。整个衙门这一块儿地基明显高于两边的小巷子。其它的历史踪迹已经无从考察了。唯一一个可以认证的就是地名,现在,这个地方仍然保留着“衙门巷”地名。

桃花五村

桃花五村

衙门,众所周知,衙门是封建社会时期,县级以及县以上的地方行政机关。那么作为办公场所–衙门,当然是建筑于京、州、府、县的城市里面了。桃花堡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建制镇,怎么就有了衙门啦?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农村的老百姓盖的,哪个老百姓敢说:“咱这几年有钱了,盖它个衙门吧。”不可能吧?所以说衙门肯定是官家盖的。那么是给“里长”盖的吗?如果是,蔚县那时候下辖九个“里”,除了蔚县城有县衙一座外,其它集镇没有听说过也有衙门。

桃花堡当初设置过县?不可能!无论文字资料还是老辈子人们的传说,都没有这么一说。

依笔者之愚见,这一座衙门,很可能是古代的朝廷大员,认为桃花堡是一个重要的“军营战地”,既然派驻了部队,也应该派出相当于县令或者高于县令的文职官员去配合工作,负责粮草调度供应。来的官员因为在七品或者七品以上,那么办公的地方当然应该称为衙门了。

为什么要这样推测呢?因为,出了衙门巷西行,从“真武庙”前面往南走,快到大南门时 ,路西有一座古建筑是“城隍庙”,路东有个大院就是古代的“廒”,人们俗称“大仓”。“城隍庙”南面小巷子里面有一个“小仓”。现在都变成了地名了。据查,清朝顺治年间(公元1643年-1661年),朝廷颁旨:“筑廒,以储存军粮禄米”。五间为一廒,并且规定了七椽六檩、多高多宽多深等等质量要求。桃花堡的老人们也传说:“廒”(大仓)是专门存放“皇粮”的库房。“小仓”是存放在衙门里面工作的官员、书吏、捕快的生活用粮。”

桃花城隍庙

桃花城隍庙

把这些“历史点滴”连贯起来看,似乎有一点儿脉络似隐似现。当然,这仅仅是笔者的一孔之见。真正的历史真相,有待于历史学家来揭开这神秘的面纱。非我等才疏学浅之辈所能办理之事。

“ 大仓”,解放后,桃花粮库一直占用着征收“公粮”。粮库秋天征收“公粮”时,根据你所交的粮食品种,告诉你应该去“砖城子”、“三义宫”、“大仓”、还是南庵庙巷子里面路北的大院去交粮。一直持续到六十年代末,在四村盖上现在的桃花粮库,“大仓”(现在是民居)才结束了历史使命。

不光是古代的官员在“官堡门”里面盖衙门建仓库,我们新中国的镇政府也在这一块儿实施过管辖权。

一九四八年农历二月初十桃花堡“二次解放。”(第一次解放是一九四五年八月,我八路军从日本鬼子手里夺回来桃花堡。时间不长由于内战爆发,我八路军实行战略转移,桃花堡归国民党统治。为了有所区分,人们习惯的说法是头次解放,二次解放)。

刚刚一解放,百废待兴,哪里有现成的办公设施在那儿放着哩。桃花镇镇公所就设在“官堡门”往西一百多米,有一个朝北的丁字路口叫牌楼巷,一进牌楼巷路东第一个大门院 里面。这个院子曾经是“耶稣堂”。镇公所在这个院子里在了好多年才搬迁出去。

综上所述,官堡门里面的确是古今官家之地。

桃花小米

桃花小米

对了,中国历史上的四大贡米中的蔚州贡米,说的就是桃花小米,有机会咱们继续聊!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