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正在消失的传统老手艺,你见过几样?

老手艺是什么?——生活!准确点儿讲应该是“曾经的生活”,大多是与我们小时候,或者长辈们小时候生活密切相关的一些东西……它们都是时光里的记忆符号,在蔚县长大的你,见过哪些翻阅开记忆中的那本画册?你更怀念哪一个?

补锅

补锅

| 补锅

以前生活条件差,能补的就补,能修的就修,不像现在烂了就丢了。记得小时候常跟小朋友们唱这么几句顺口溜:“好吃滴,好喝地,长大寻个钉锅地……”

铝锅换底

| 铝锅换底

换铝锅底和补锅不一样,换铝锅底不用火,是将坏了的锅底剪下来换个新的底接上。

| 修鞋

这个现在可能还能零星见到。记得小时候上学途中,在代王城的南街上能见到好几个修鞋的手艺人。以前的一双鞋绝对不像现在这样不喜欢了就扔了,有鞋匠做保障,怎么也能穿上三年五年的。

| 打铁

小时候,家里的一切锅铲、菜刀、剪刀、柴刀、农耕用具等几乎都是铁匠师傅手工打造的。代王城西门口曾经有一个田氏铁匠铺,父子三人。小时候经常去铁匠铺门口观察他们的工作。现在也消失了,没有了。

弹棉花

弹棉花

| 弹棉花

弹棉工具有大木弓,用牛筋为弦,还有木棰、铲头,磨盘等。这个真没见过。以前村里有个小作坊,不过是机器的。

| 老木匠

主要是修房盖屋制做梁、檩、窗以及各式家具、农具等,木工用具为斧、锯、凿、锛、刨、木钻、木径尺、墨斗、铅笔。这门手艺现在还很吃香。但是也在渐渐衰落。

| 加工笼屉

我的邻居就是做这个的。小时偶跟邻居家朋友们玩,常常去工作间看这个笼屉的加工制作。印象很深。现在也看不到了。

| 锔瓷

这就是用到了金刚钻的瓷器活。家里边的很多瓮上都有一些类似于订书钉一样的东西。这些都是在破了以后修复留下的痕迹。曾记得说以前哪个地方做醋必须把大瓮打破了再修好,酿出来的味道才更好。

石匠

石匠

| 石匠

真正意义上的石匠还真没见过。接触过的只是现代化的石材加工厂。他们的工作对我来说简直不可想象,那么坚硬的石头,最后竟做出那样美的物件。

| 铜匠

这个只是听说过,但是没有真正的见过。以前的铜质物品很多,我觉得这门手艺也非常受欢迎。

| 磨刀匠

扛着一个板凳,走街串巷,留下那句经典的”磨剪子来戗菜刀”。这个见过,印象不太深。

| 铝加工

小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有加工铝制品的匠人到各个各个村招揽生意。于是就从家里翻箱倒柜找废旧的铝材料,还得自己带着煤找他去给加工一些勺子啊,小玩具啊什么的。

篾匠

篾匠

| 篾匠

主要是加工柳条筐啊,笸箩啊,簸箕啊,竹篮子啊什么的。没见过。现在应该是更加见不到了。

| 白铁加工

生活中有很多东西是需要用白铁皮加工制作的。上初小的时候,学校附近就有一家,是一位慈祥的老大爷。这门手艺估计现在也快消失了。

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但传统手工艺也越来越少了。在现代化工业工艺的浪潮冲击下,有些面临着失传的境遇,有些已经渐渐尘封在岁月中。十年后,二十年后,这些手艺有些可能还会见到,有些可能再也难看到了吧!就像曾经历的那些人、那些事一样,终将跟着时间的脚步飞逝而去……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