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着神秘面纱”的蔚县古堡——桃花堡(四)

如果考究桃花堡的古建筑 却忽略了二层堡门,那就是一个重大遗漏!而不是忽略。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听我给您一一道来。

桃花堡

桃花堡

二层堡门有许多和一般的堡门不同的地方。

首先,一般的堡门是建在堡墙中间的,左右两边连接着堡墙。俗话说得好:“门子安在墙上,窗户安在房上。”这个生活常识恐怕是妇孺皆知,毋须赘述的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桃花堡的二层堡门的左右两边就没有和堡墙连接,就是一座堡门矗立在街道中间,左右两边是连绵不断、高低不等错落有致的民居。

除此以外,这座堡门和一般的堡门最具不同的看点儿是 : 它曾经是县界。

前面已经说过,桃花堡位于蔚县最东边。东面和涿鹿县接畔种地,北面和宣化县山水相连。(建国后,蔚、宣二县重新划界,蔚县在桃花堡北面设置了一个朱家湾乡)。,一般的情况下,界,大多数以河流、道路、山岭为界。而过去蔚、涿两县的县界,却是在桃花堡的一条街上盖了一座堡门作为两个县的县界。堡门以东归涿鹿县管辖,堡门以西归蔚县管辖。其它方面,例如街道、房屋、院落等都是土木相连,别无二致。

这一段历史一直持续到了建国前。民国期间,涿鹿县四区曾经在东营(东营以西为蔚县八区)设置过“警察署”,最后一个“警长”叫杜世堂,涿鹿县古佛堡村人。劳改释放后他选择了在桃花镇一村落户,依靠在监狱里面学到的裁缝手艺谋生,后年老病逝。

宣化县没有派驻过政府机构。

建国后,蔚、涿两县重新划界,以下沙河村西的一条田间小路西侧的地埂为界,并且植树以示区别。其它地段,以两个村子的耕地地界为县界。(本来就是接畔种地嘛)。由当时的“桃花工委”(相当于区委的级别)书记张泽春同志代表蔚县,和涿鹿县大堡镇(四区)的领导相互签字确认。这一份材料是笔者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被借调到桃花公社参加“落实政策、整理档案”工作中,见过并且整理归档的历史资料之一。

在桃花堡九座堡门当中,无论建筑材料、施工质量,还是建筑规格、文化内涵等 ,二层堡门都是位居第一。堡门基座根基全部是青石条砌筑,青砖灰条砌成,砖楦拱门,青石板铺路。上面门楼可谓青砖汉瓦、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四角风铃垂吊,更显得端庄古朴、优雅大方。尤其是东西两面的砖雕楹联,字体圆润俊秀,文词对仗工整,雕刻的无比精细,堪称一绝,更是给这一座古建筑增添了许多文化内涵。

东面的砖雕楹联是:山滚揭屏连笔架,水环壶畔接桑乾,门额横批:东连涿鹿。楹联平仄韵律中规中矩,文字对仗工整严谨切题。“山、水”相呼,“连、接”相应,并且把涿鹿县境内的笔架山,和都是发源于山西大同的壶流河(途径蔚县)、桑乾河(途径涿鹿)巧妙的镶嵌其中。假如撰写楹联的先贤没有深厚的文学功底,是不可能有此杰作的。

西面的砖雕楹联是:千载帝阙九重近,一村桃花两界香,门额横批:西接箩川。(蔚县古代称为萝川)。阙,《新华字典》解释说:“阙,帝王宫门前瞭望的地方。”所谓“帝王宫门前瞭望的地方”,依笔者之愚见,很可能是暗指古“代王城”而言,或者是暗指古“大同府”而言。前面已经交代过,蔚县代王城曾经是古“代国”建都的地方。北魏王朝曾经建都于古“大同府”。当然,笔者深知自己才疏学浅,哪敢班门弄斧,哪里能破解如此历史之谜。所以,竭诚希望有识之士予以赐教斧正,揭开这一神秘面纱。

楹联“千载对一村、九重对两界”可谓天衣无缝,“帝阙对桃花”更是寓意深厚。东西两面两副楹联,总共三十六个字,就把蔚、涿两县的人文、地理、历史、文化尽收其中。如今您诵读、品味这两副楹联之后,对撰写楹联的先贤能不肃然起敬吗?

令各位看官失望的是,桃花堡的九座堡门现在无一存在。尤其是像二层堡门如此少见的古建筑,尽管保留的时间比其它堡门保留的时间长了一点儿,但是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被毁坏拆除的厄运!

如果保留到现在,肯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旅游景点,也能给桃花堡增加点儿旅游收入。

哦,人世间本来就没有如果。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