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品读《书院纪略序》,即蔚州义学书院!

| 靳荣藩《书院纪略序》

余到之明年,荐绅先生之徒,以创建书院请。

余曰:“是,未可以易言者也。我国重熙累洽,培植人材,自学官而外,省府州邑多有书院,士之歌《棫朴》、颂《菁莪》者,每出其中。然而名实情形,盖不齐矣。其或地处冲衢,星轺络绎,为长吏者饰厨传,立驿舍,而以书而院为由,于是广居邃宇,半属邮亭,客去而马渤牛溲殆不可问,弦诵之儒旦望望然去之。蔚虽僻壤,然营官之操阅,寅僚之往来,以及新旧受代之际,僦居而假馆者,或不能不以之为传舍也。其慎无举。”

请者曰:“城内有孙氏入官房一区,愿另葺之以为馆舍,俾客居有所栖止,则不至舍彼而就此也。”

余又谓:“山长一席,《元史》以为除目。近世荐牍纷如,往往私其知旧,而属吏亦或以延致为结纳之具。上官迁而之他,山长亦去而弗顾。甚或邑长自私其知旧,竟有斋舍阒其无人。师席即在署内,徒縻公费赀者。盍缓诸?”

请者曰:“师道立而善人多。人之从善,谁不如我?惟公董率生徒,延名师,以正其始,则好为人师者无由而至也。”

余又谓:“修脯膏火,多取给于生息,以耳目之所及,盖有通力合作于前,因公挪移于后,寻至无可究诘、归于无何有之乡者矣,幸有免于是者。掾吏与好事之人从而渔之,变态百出。惟市井失学与童蒙幼学之辈蠹处其中,弦诵之儒又望望然去之。非诸君子始终典学之盛心也。作事必谋始,则如之何?”

请者曰:“免挪移之弊,莫如买田庐而散收其息;虑掾吏之扰,莫如遴儒生而专责其成。且每岁一更迭相代焉,前后交核,而不使吏胥经涉于其间。防微杜渐于此为宜。诸生之肄业者,庠师试而闻诸州,州再试而择其可。其不膺省试与尚试童子科者,弗滥及焉。庶可以经久而弗坠。名材辈出,克继前修,两蔚人文当复见四十年前之盛也。”

余曰:“善!”越半载而书院就,又两载而《书院纪略》锓诸木。司事者问序于余,余乃出纪其创始答问之语,题诸首简,且以望后之君子。

| 义学书院

会文义塾,在儒学东。旧文场地,不详改建年分。案《旧志》,州有蔚萝书院,在巡道署东。顺治三年建。巡道久废,其故址在儒学之东。今义塾乃《旧志》之口北道行署也,在学东。其改为书院,为考栅,又为义学,皆不知始自何时。经费,董家庄水地八十五亩四分,达子营滩地一顷五十二亩五分。

读书林,在州署南,康熙九年知州佟湘年建。三十六年重修,乾隆四十八年、道光二十三年并修,同治五年贡生李林又修。经费地一顷五十八亩,租米七石五斗,谷十二石九斗,又军租米一斗八升,粮银在里二甲六钱七分七厘,咸里二甲一两九钱二分。

乡义学,在东街,旧名蔚萝书院。乾隆四年邑候补主事李舜臣建,邑知县李际春重修。经费:原施东水泉地九十九亩,刘家庄地五十六亩,张家庄地三十亩,岁租米十七石二斗;又蔚县知县王育榞施广德滩地八十五亩。三义学共经费生息本钱一千五百千,每学岁支钱四十千,由州署发。

暖泉书院,在州西三十里,元建。

文蔚书院,在东街,乾隆四十年知州靳荣藩建。州人李源有《碑记》。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