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州古城的建筑风格及特色

蔚州古城·鼓楼

随着岁月的推移,蔚州古城虽然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已失去了当年的风采。但从史志记载和幸存古建筑、古城墙和大量的口碑资料中获知古城经过明清两朝近600年的不断重建和修葺,形成了突出的历史个性和鲜明的地方特色,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 一、奇特的古城形制

蔚州古城不同于汉民族传统“礼制”规划而呈现出特殊的城建形制,在华北地区州城建筑中独树一帜。首先是古城违反了方正端庄,经纬分明,中轴对称的规划而建,古城的形制为不规则的多边形,对此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人们不解其意,又无史志记载,不能对此给予说明,只能以一个“兔跑城”的传说来冲淡千古之谜带来的遗憾,更增加了几分绚丽的文化色彩。其实细细观察和研究,蔚州古城的走向和形制完全是建立在科学合理的基础上,体现了古人的聪明才智。古人在建城时按照“因地制宜、用险制塞”的指导思想,城址首先要选在地势较高,易守难攻的地方,而蔚州城恰恰就选在壶流河冲击扇上的一块南高北低不规则的平台之上,古城不规则的走向完全是由地势和水势所决定,不是所流传的“兔跑城”。而利用壶流河,在城北形成一道屏障。完全是从防御的角度所考虑,可以说古人在建城时充分利用地势、环境方面恰到好处。

蔚州古城·释迦寺

| 二、高厚峻整的古城墙

蔚州城在重修的过程中,做为明代首任的最高军事长官卫指挥使周房首先要从军事角度上考虑,把州城建成一座具有攻防兼备功能的军事城池。所以在修城时,在原城址的基础上,周房先用开挖疏竣城壕的土,将原来的土城墙加高加厚,这样既经济又快捷,既加高了城墙又挖深了城壕,并且形成凸凹落差的双重防御体系。然后在土城墙外用大青石做基础,再用大青砖将土墙包砌,据说砌砖所用白灰浆是用黄米汁搅拌而成,时至今日保留完整的城砖之间粘连结实牢固如初。惊奇的是砌墙所用大青砖的规格竟有6-7种以上,从砖的长度来看,最短的为37厘米,最长的为43厘米;从砖的宽度来看最窄的为17厘米;最宽的为19.7厘米;厚度最薄的为8厘米,最厚的10.3厘米,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为什么不烧制统一的砖,是出于技术上需要,还是属于制做过程中的正常误差,这仍然是个谜。城高11.5米、底宽13.3米,顶宽8.3米,砖砌的城墙,底宽顶窄,剖面为一个梯形,城墙砖砌厚度墙底为1.7米,墙顶为1.5米,而城东北角台墙底厚度为1.9米,顶部为1.65米。城墙“高、厚、陡”为一般州县城所罕见。城墙外侧上垒垛口,宽约2米,上有射孔,下有瞭望孔,战时用于射击和瞭望,城墙内筑女墙,墙顶铺墁大青砖,相隔一定距离,外置石制大水槽(亦称“石吐水”),用以排水,城墙“高厚峻整,极为坚致”,“雄壮甲于诸边,号曰铁城”。在民间流传着“大同的婆娘,蔚州的城墙,宣化的校场”的美誉,实不过分。遥想昔日高大雄壮的古城上,垛堞连绵,楼橹耸峙,刀枪林立,旌旗飘扬,掩映在晨辉、夕阳之下,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 三、别具一格的马面、敌楼、角楼

蔚州城墙上的马面、敌楼、角楼是古城防卫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和城墙构成一个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所谓马面即是城墙上的墩台,也称为护城台,与城墙同高。战时相临两马面间可组织交叉射击网,以对付接近和攀登城墙的敌人。敌楼是建在马面上平时供值勤兵丁遮雨避风贮备兵器弹药、战时用于防守的建筑物,为三楹三层。据清光绪《蔚州志》载,明代二十四座敌楼分别为二十四指挥的后裔“分掌敌楼”,每年命内官巡视,“需索无厌,军卫苦之”。州城四角原有角楼4座,为五楹三层,用以瞭望敌情。清顺治《蔚州志》古城图上尚有4个角楼和11个敌楼。延自清乾隆初,敌楼、角楼渐次颓圮。时隔120多年的清同治六年(1867)、知州李秉衡(奉天海城人),看到已破损不堪,或坍塌无存的大部敌楼、角楼,完全丧失了军事防御功能,随后将其拆毁,用其材料修了三座城门楼。

现在古城北部残存的1600米城墙外面尚有七个残缺不全的马面。从现存的马面分析,城墙北部不规则的形制,也使马面的体量、间隔距离都不相同。

从现存城墙东北部的马面来看,其体量都不相同,相隔距离也不相等。有的马面长26米、宽12.8米,有的长23米、宽6.5米。马面相隔距离有的94米,有的223米。古人根据城墙的走势,马面的体量,相隔距离,因地制宜,灵活多变,以适应于作战为目的。北部城墙的拐角部位,特别是拐角的突出部位,一般都建马面,这样的马面便于观察城墙两侧的敌情,并形成交差射击的态势。城墙的东南、南部两面,因城墙的走势平直,从现存的古城图上看马面间隔距离较均匀。由于这段城墙已毁,马面的体量已无法考证。

原古城的4座角台上建有4座角楼,角楼被毁后,东南、西南两座角台随着城墙被毁,角台已无存,现只有城西北角尚存一座完整的角台,东北角台已残缺不全。

从现存角台分析和杨震亚1935年至1937年所绘制的蔚州古城图来看,角台就是凸出墙面,建成弧形或突出墙面的方形的砖台,它和两侧城墙联成一体,抹去了城墙的直角,扩大了视线,加大了防守面。而建在角台上的角楼,又切实增强了高空侦察和狙击能力,成为古城不可缺少的防御设施。古城东北、西北的角台为弧形,形体弧度各不相同,而东南、西南的角台为方形。据《蔚县志·艺文》知府尹耕撰写的《重修城楼记》中载,明成祖朱棣以“靖难”为名,兵至蔚州城,曾将西北角楼用炮击坏。

24座敌楼,因毁圮时间已久,其形状、体量、建筑风格已无法考证。4座角楼除东北、西北2座早年已毁圮外,直到上世纪二十年代,古城东南角(大泉坡)尚保存一座完整的角楼,楼为五间三层,平面呈六角形,正面设券门,由底层楼梯可上二层、三层。楼身为砖砌,内置木板楼,楼顶为歇山式,二层、三层檐下六个角挂铁铎,此楼毁于1926年晋军与国民军交战中。当时东南角楼虽未彻底毁圮,只剩残垣断壁了。

从古城的马面、敌楼、角楼的建筑布局来看,古城建筑的艺术被先人发挥到了极致。防御体系之坚固、缜密,只能以叹为观止来形容。另外从美学角度上来讲,这些马面、敌楼、角楼还可以弥补城墙墙体形态呆板单调之不足,点缀以凝重飞动的建筑形体,增强了起伏多变,虚实相间的空间效果。达到了实用与美观的统一。

蔚州古城·魏象枢故居

| 四、风格迥异的瓮城

州城的东、南、西三座城门平时是军民进出的通道,而在战时,就成了攻守双方争夺的重点,出于守城和作战的需要,在州城的东、南、西三座大城门外都筑有瓮城(亦称月城)和二级瓮城(亦称逻城)。《武经总要前集·守城》曰:“其城外瓮城、或圆或方,视城形为之,高厚与城等,惟偏开一门,左右各随其便”。蔚州城东、南、西三座瓮城均为方形或长方形,瓮城高与大城墙齐,厚与大城墙同。瓮城墙内外均为砖砌。在瓮城墙与大城墙相接之处有一“城道”,就是约2米宽的一道夹缝,夹缝下还有一段瓮城墙与大城墙相连。上面平时用木头铺成桥式走道,是大城墙与瓮城墙的通道。战时,如瓮城一旦被攻破,兵丁既可将木板拆掉,退至大城墙上进行防守。三座瓮城城门都开在大城门的侧面,与大城门的朝向呈90度角,交战中即便敌军攻破了二级瓮城、瓮城城门,但其进攻路线也不能一气呵成,只能绕个弯再攻大城门,从战术上已延续了敌军的进攻速度,而城顶的守军则能以极快的速度组织调度,居高临下从四面组成交叉射击网,给敌方以致命的打击。

蔚州城东、南、西三座瓮城之外,都建有二级瓮城,高度只及大城墙之大半,厚度也不及大城墙,二级瓮城墙内外均为砖砌。二级瓮城门都建在与大城门楼对正的城壕边上,二级瓮城门上“各有楼俱一间二级”,二级瓮城门上各置四个石滚轴,因其两头粗中间细,形似葫芦,人们又称其为“兔葫芦”,中间穿轴,砌在二级瓮城墙上。用于缠绕木制吊桥的绳索,拉放吊桥。二级瓮城门内都有砖砌的台阶,以供军士上下。

蔚州古城·南安寺塔

| 五、环城带绕的护城河

在城墙的四周,由人工挖筑壕沟,再引水注入,叫护城河即城壕。它是蔚州古城防御体系中的第一道屏障。明洪武五年(1372)德庆侯廖允中首先开挖城濠,“辟土为城”,到明洪武十年(1377)卫指挥使周房“再加疏浚”,城濠宽七丈二尺,深三丈五尺,从宽度、深度来说在州县一级城池中实属罕见。护城河全长约3800米。河水从南关吊桥分东西两路流入城北壶流河。而南关吊桥下旧时从不过水,城濠周围泉眼密布,分布在城东南大泉坡泉、城西南角的三泉庄泉、城东门外、吊桥旁的泉眼,一年四季泉水长流,清凉甘甜,是城内城外人们的饮用水源。城东南角的(现大泉坡水利局家属房西侧)泉水,名曰灵泉。据1960年水利部门测量流量为1080吨/小时,现已枯竭。该泉据清乾隆《蔚县志》载:“岁久泉塞,池将失险,州人郝铭,杖履其地,命童子坎之,泉涌如天池,复故。县人尹玉号曰灵泉,纪以铭”。这段记载虽带有神秘的色彩,但说明历史上地下水也发生过重大变化。

古人挖城壕一为筑城取土所需,二为军事设防。同时在客观上也起到防风固沙、净化空气,保护和美化环境的作用。清乾隆年间《蔚县志》曾有蔚州八景,其中最后一景“河堤草茵”,就是对护城河的赞美。指每当暮春季节,风和日丽,清清的护城河水,环城带绕,河堤绿草如茵,郁郁葱葱,绿树碧波交相辉映,景致优雅,如在画中。

赞 (1)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