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家庄的寓言故事

蔚县飞狐峪口的郑家庄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流传的故事也很多,其中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

在很久以前,燕云蔚州一带连续三年大旱,田地有种无收。第四年开春,农民连种地的种子都没有了。怎么办呢?只好到南方地区去取种子了。可是路途遥远,一路很多高山河流,取回来也耽误了播种的季节。怎么才能尽快地取回种子呢?

那个时候,人通鸟语,鸟懂人言。于是,就挑选了与人们朝夕相处的飞得轻快的两种不同的小鸟,派遣它们到南方去取回种子。两种什么小鸟?一种是羽毛黑亮,白色的胸脯,像英国的绅士;另一种是羽毛灰赭相间,灰白的胸脯,像丐帮的乞丐。这两群小使者奉命南下,晓行夜宿,不几天就飞到了南方。南方遍地都是粮食的种子,怎么往回携带呢?它们各自想出了办法:黑色的鸟认为将种子吞噬到自己的嗉子里,这样既方便又不宜丢,于是它们把嗉子装得满满的;另一种鸟却认为把谷黍穗子叼在嘴里,这样既叼得多又便于休息。于是,这两群小鸟带着种子往回飞行。

不几天,便回到了燕云蔚州大地。人们已经把土地耕好,等着下种呢,大家围着这两群鸟,等着分到种子。黑色鸟粒粒种子都唅在嗉子里,路上几天,早消化了许多,剩下的种子又吐不出来。人们又急又气,对它们说:“你们对我们没做贡献,种上的庄稼没你们的份,不给你们吃。以后就去保护庄稼吃虫子去吧!”从此,它们开始吃虫子为生。由于它们将种子咽进了肚里,人们就叫这种鸟为“咽籽”。这些漂亮的小鸟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羞红了脸。

另一种鸟,将叼来的谷黍穗子一码一码地分给农民。因此,人们高兴地给它起名“码鸟”,并且还对它说:“你们功劳不小,以后田间的粮食任你们吃饱,并长期住在人们的屋檐下。”这些鸟乐坏了,走路便“蹲、蹲”地跳起来。

“咽籽”鸟每年春天准时飞回蔚州大地,以吃虫灭虫为己任,以守本分为天职,赎罪一般,一粒粮食也不吃,专吃害虫保护庄稼。渐渐地,人们对它们产生了好感,把它们比做燕云大地上一名勤劳善良的子孙,并请它们到家中居住,把“咽籽”改为了“燕子”。可是,腼腆善良的小燕子,尽管人们对它谅解了,但它始终为它们的过错而内疚,一直红着小脸。

而“码鸟”,以功高自傲,吃粮食也不节省节约,乱摊乱琢,每天唧唧咋咋,叫个不停,总想让人们记住它们的功劳,证明它们的存在。人们感到它们叫得也太麻烦,于是,开始讨厌它们了,把原来奖赏它们的名字“码鸟”改为麻鸟,麻也代表了它们身上的麻斑。后来人们知道它们属雀类,干脆叫它们麻雀算了。又因为燕子和麻雀长期与人类居住在一起,又把它们称作家燕、家雀。

赞 (3)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