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这三点,《蔚州传奇》是一定要看的!

《蔚州传奇》是一本很好看的地方读物,作为蔚县人,一定要仔细品读!

具体有多好看,见以下三点:

一、《蔚州传奇》具有独到的艺术性

《蔚州传奇》是一部历史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清圣祖康熙皇帝为寻找他的父亲先皇顺治,在蔚州籍朝廷命官魏象枢,以及高士奇等人的陪伴下在蔚州的系列活动。正如作者本人在后记中说的,这是根据在蔚县流传了几百年的一则民间传说为蓝本的历史传奇小说。至于有些爱较真的人用唯实的眼光质疑康熙是不是真的来过蔚县,并还煞有介事地说,要是康熙真的来过,那《清史稿》与一些地方志里是会有记载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觉得那就真没有一点争论的意义了,因为,这些人根本就没弄清楚文学作品与史志的区分和差异。在蔚县民间,几百年以来一直流传着康熙来蔚县吃过菠菜烩豆腐的故事。而作者也在该书的后记中说,“诸多的传说足以说明康熙皇帝来过蔚县,至于他是以什么方式什么身份来的,都不重要了”……

二、《蔚州传奇》具有极强的故事性

《蔚州传奇》可读性很强,作者将传统小说的叙事方法运用娴熟,在整体风格上,近似于古代传奇小说。书中的故事精彩纷呈,情节安排既展示了作者对小说布局的超高把控能力,也把我们带进了他所描绘的蔚州几百年前那段时光里。正如曹森先生在该书的序言《跟着皇帝看蔚州》中所写的那样:叙述过程中,将蔚州的钟灵毓秀珠联成串,凭着珠玑万千的锦绣文字,伴着紧锣密鼓却有些揶揄的气氛,借魏象枢满腔热忱一袋智囊,把这里的雄山丽水、民风民俗、地域文化,以及重情明礼、勤能智韧、从善如流的蔚州人从古至今如数家珍似的置于书中。

玉皇阁

《蔚州传奇》中的故事是多线条的,也就是说丰富多彩。既有代王夫人磨笄自尽、易相南的“外财不富命穷人”、黑石岭的把总“三吹三打”等蔚县人耳熟能详的传说故事,也有白乐站石人像能给人治病、白乐站十桩(庄)钉(定)一骡(乐)、金河寺牛驮石碾等东乡人知道居多的传说故事,这一基干构成了人们稳定的价值认识和民间认同,但稳定的基干之外,是无边无际的多样性和丰富性。而作者仿佛一个高技能的烹饪师一样,非常巧妙又主次分明地将这些蔚县民间传说的多样性与基础性结合起来,舒缓有致娓娓道来,从而使小说的节奏非常明快,引人入胜。其中不乏一些精彩的对话。比如在“金河寺 方丈难解玄乎怪事”一章中:

智善住持说:“岂止普贤寺一个碾房有石碾,在这山麓的诸多寺庙中都有碾房哩。”

“那都是用人抬上来的吗?”

“人自己上山都费劲拔力汗流浃背的,还能身背肩扛多少东西?”

“那是怎样运上来的呢?”

“牛,用牛驮上来的。”

“牛!?……那得用几头牛啊?”

“一个石磙子一头牛。”

“长老是怎么知道的?”

“贫僧是听已圆寂的住持说的,他也是听他的师傅说的,他师傅是听他师傅的师傅说的,几百年了,就是这么传说下来的。”

“这么重的石磙子,又是这么陡立的山路,那牛是怎么拉上来的?”

“牛没动,牛还在牛圈里。”

“牛没动弹,还在圈里?就把石磙子拉上山了?这……”

“是的。”

“这就有点稀奇了!”

“不稀奇,这是真的。”

“真的?”

“真的!这金河寺里的石磙子是借用山下东力元庄村一户叫赵老善的牛驮上来的。”

“用牛干这么重的活,人家借给吗?”

“没有去他家里借,赵老善只是做了个梦。”

“梦?”

这些对话简练精致,毫不啰里啰嗦拖泥带水,却将读者引入一个神秘莫测而又深信不疑的境界中,来感受一场传奇的乐趣。

但不论故事如何演变,里面涉及的一些行为、情感、模式,正是蔚州民间借助康熙皇帝来蔚县的传说寄托个人情怀的载体,是其自我感情的流露和情绪调节方式。如魏象枢,以及康熙皇帝与高士奇婉转为易相南送银两等情节,就寄托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友情与温情。康熙在从暖泉堡回州城的路上,借《三国演义》里的人物对联与魏象枢、高士奇二人调侃等情节的出现,是借此来表达与掩饰他内心对督抚贪腐的内心的愤怒,这就是《蔚州传奇》一书中民间传说的故事叙述性与情感寄托性双重的价值。

因此,说《蔚州传奇》的可读性正是它的故事性强的结果。纯文学也好通俗文学也罢,说来说去,好的小说还是需要一定的故事框架来支撑的,如果没有故事,那就不叫小说而是别的体裁了。如今一些所谓的纯文学小说越来越淡化故事,因而被文学爱好者(小说)视为鸡肋,真的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了。在这样的背景下,以故事见长的作品还是受到读者的欢迎的,读到任建国的长篇历史小说《蔚州传奇》,确是眼前一亮,因为它在某种意义上复活和呈现了传统小说叙事的魅力。

三、《蔚州传奇》具有浓郁的文学性

上面说的是故事在小说写作中的重要性,而好的可读的小说也是需要浓厚的文学描写的,也就是将叙述、描写、抒情、议论及想象、虚构等有机结合,给读者以美的享受,要不然,那就不叫小说而是故事作品了。《蔚州传奇》中,对一些景致的描写,展示的很充分,比如对金河峡谷的那段描写:“这条在峡谷中奔腾了千万年的金河,像个贪玩的少女般撒着娇,依着山形沟势,变幻着曼妙的风姿。或为瀑,飞雪溅玉,与山石为戏;或为潭,清波荡漾,静牧天光云影;或为流,淙淙似琴,如与水草岸石幽幽私语。这巍峨的小五台山,这潺湲的金河峪,就像一对缠绵恩爱的英雄美人般琴瑟和谐,英雄护佑着美人,美人倾情于英雄。正如古人所云:“山得水而活,水得山而媚”,山水相连,互相映衬,更增添了小五台山的雄姿情韵和金河的抚媚迷人。”

还有对州城繁华街市的描写,也是满溢着文学的意味,让人读了后仿佛那熙来攘往车水马龙的热闹场面就在眼前,真有如闻其声,如观其景,身临其中的感受:

“只见这州城里南北大街上车如流水,马似游龙,熙来攘往,摩肩接踵。大街两边林立着茶楼酒肆,饭铺客栈,成衣局,铁匠铺,绸缎庄,还有卖古董的,胭脂水粉的,首饰字画的,风筝香囊的等林林总总,不计其数,可谓是店铺林立,摊点密布……不时地有叫卖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伴随着酒楼饭店里传出的猜拳行令声,从火星四溅的铁匠铺里传出的铁锤撞击铁砧的叮叮当当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绕梁灌耳,这繁华热闹的景象让人有点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整个街巷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不扰静,静不梏动,动也动的热闹,静也静的安闲。一片声音,万种生活,都覆在这晴爽的蔚蓝天空下面,就好似走进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景里。”

当然,这只是对环境的描写,还有对人物的刻画也拿捏的很有分寸,在作者的笔下,我们领略了孝庄之远虑,康熙之孝敬,易相南之风骨,魏象枢、高士奇之才学睿智,代王夫妇之仁义,赵襄子之阴毒,智善主持之老谋深算,还有金河寺里那三个怪异的僧徒,都只一面,却印象极深。连出场很少的易夫人,仅在眼前那么轻轻一走,就让我们觉得不是一般的妇人。

此外,书中那无处不在的别具风味的诗词歌赋楼宇楹联民间俚语等等,也都赋予了这部小说的文学性与知识性,读后让人有一种琳琅满目之悦。

那么,这本《蔚州传奇》里到底有什么呢?可以这么说:有历史,有故事,有态度、有情感,有鲜活、生动、丰富的自然美、人情美、正义美、社会美,有深刻的乡土文化、历史内核和人文精神,以民间的故事唤醒当地历史记忆,讲述从历史到现在的某种人文传统。这无疑对当地的旅游建设、文化建设起到一定的影响。

当然这本《蔚州传奇》的价值还远不止如此,我只是抛转引玉,它的更丰富的价值还期待读者去探索,去寻找。

读了《蔚州传奇》,突然想到了这么多问题。在时下喧嚣的社会空气里,在娱乐至上、娱乐至死的全民缺少读书学习的氛围里,在文学日渐式微的社会形势下,作者依然能够保持内心的宁静,坚守着文学的净土,在文学的天地里浅吟低唱,保持着一份古老的情怀,的确难能可贵。我们祝福与期待他写出更好的作品来。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基于这三点,《蔚州传奇》是一定要看的!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