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飞狐峪有感

当地人所说的蔚县大南山,其实便是太行八陉之一陉——飞狐陉!

飞狐峪

飞狐峪

难以描述第一次站在塞北那条千年古峪——飞狐峪峡谷面前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从峪北入口处,向里张望,但见两峰对峙:一边是山峦青翠,一边是山色暗紫。行人一旦步入谷底,心境便漫延在被塞风抚弄着的草尖上了。

听老辈人讲,这是一条南北纵横百十里的千年古峪,当年是北方边郡勾通华北大平原的驿道。据说,没一个人敢于独闯峡谷。那脉神圣的耸崖绝壁,静若处子,近乎原始,纷呈着黑色的神秘。那时,我常常想,总有一天在我准备好了的时候,一定要去征服它、破译它。因而,在我成年之后,特别是当兵之后,便更多地关注着蔚州大南山这块土地上的自然和历史人文景观。我觉得我的文化准备,已经到了熟悉它如同熟悉自己的掌纹一样。

现在,我有充分的资格来详尽地描述这条千年如斯的北方第一大峡谷——飞狐古峪。我有义务来为它讴歌赞美。这绝不仅仅因为我是狭隘的地域主义者,重要的是飞狐古峪本身太“文化”了。她的壮绝恐怖之美,丝毫不比名山大川差多少。她绝对透射着一种博大的人格力量,为我们提供着一种理解、承受尘寰痛苦的空绝精神和对自然生态奥秘的感悟。

飞狐古峪

飞狐古峪

现在,在早晨心情幸福地和朋友们一起凑近飞狐峪时,天正阴着。几滴清雨落下,甚是寒战。我们完全可以乘车呼啸而过穿越峡谷,直抵涞源。但是乘车对于血性的养成该是多么扫兴。车在峡谷中,永远是一种多余的道具。就这么走进去,在北方这座著名的山系中徒步旅行,是前世的造化和通体的真诚。而向导这时却说,这种天气是进不得山的。

飞狐峪峡谷,至今仍处于一种尚未开发的纯粹状态。那里有一种荒凉的宁静和趋于永恒的味道。大南山的峰峦沉淀了无数个悠远岁月之后,重新放射出浓稠的雾霭。她的那种孤独的目光,是纯北方边塞蛮荒式的粗犷。无论叩拜者怎样淡化自己的豪气,都无法拒绝轰然耸生的激动,也无法融化那一份古今一脉相承的固执。在它面前,我有一种清晰的痛苦。我久远地仰视着、期待着穿越峡谷!

欢迎转载并表明出处:蔚县之窗 » 游飞狐峪有感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原创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