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现代诗把打树花夸上了天,一起来欣赏!

打树花

 

打树花

王湛

 

把蚩尤的‘虎魄’,

代国夫人的金笄,

秦王的利剑;

把列国的弓弩、斧钺、枪矛

戈、锤、耙、青铜剑……

统统放进一千六百度的火炉!

那黑脸的铁匠鼓动着风箱,

那翻穿羊皮袄、粗犷的吃糕汉子,

高举湿渌渌的柳木大勺,

盛,扬,撒,打,

铁水腾空,火星飞浅,玉树银花;

犁铧、镐头、锄、镰烈火中浴生。

古堡、村寨,壶流、泥河,

古老的黄土地,

走进了原始的农耕文化。

把锈迹斑斑的犁铧、耙、耱

钯、锨、锄、镐和笨重的老镢头,

嘎拉股子車……

投入那红红的火炉!

让那头戴老毡帽,旧草帽,

嘴叼旱烟锅,

喝了老烧酒的汉子们,

盛、扬、撒、打。

边远的山村、场院、田垄、沟渠,

开来了旋耕机、播种机、收耕机

小汽车和网络、朋友圈……

黄土地进入了现代化农业文明。

把那丑陋、龌龊、罪孽

雾霾、污染、转基因……

一个个投入火炉,

打造出社会的干净、公正;

把那地雷、手雷、炮、枪

刀、装甲、潜艇、飞弹……

诸兵器,投入火炉,

打造世界的安定、和平!

打树花艺人

把抑郁、苦闷,闹心、冷漠

痛苦、寒冷、贫困,纷纷

投入火炉,熔化掉它们吧!

打树花的汉子,

为你打出快乐、欢欣、温暖

富裕、美好、春天和光明!

那呼呼作响的风箱啊,

那烈焰腾空的火苗啊,

那高扬的柳木勺子,

铁水四浅,夜空绚灿,

大地通红,流光异彩!

打树花的汉子啊!

辗转腾挪,舞动着火的巨龙,

与铁水钢花溶在了一起。

潇洒在舞台上,

徜徉于天地间。

打树花的汉子啊,

燧人氏的后裔!

地道的庄户人!

劳动者的化身!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