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曹疃古堡的遐想! 邂逅一次曹疃可好?

人生旅途中有许许多多的邂逅——你可以邂逅一朵花,一条河,一棵树,一粒沙……也可以邂逅一个人,一座城,并为它跋山涉水,不辞千里路途的劳苦,风尘仆仆而去,只为能看它一眼。而我在旅途中则有幸邂逅蔚县曹疃,一见倾心得竟然想长久地拥有,但蓦然回首间,却发现它于我犹如一个缥缈的梦。半日匆匆一瞥,竟沉醉得不再醒来……

曹疃古堡

曹疃古堡

它在蔚县南留庄镇西北2.5公里处,是典型的古村落,幸存下来的古巷,古宅,古城墙,古庙宇,古文化味儿十足,真可谓古韵悠悠。

曹疃村建村比较早,有堡门石文记载,大概有一千年之久的历史。据当地村民介绍, 曹疃村原名曹家疃,曹姓建村后因犯事被满门抄斩,也有因瘟疫之说而绝代(已无从考证)。后来,不知何因董、刘二姓迁移此处,繁衍生息,一直延续至今。

曹疃全貌

“西堡有个董老称、东堡有个刘老代”。 曹疃古堡是一座东西连体堡, 有东西两个堡门,堡门上分别建有东西两座古戏楼。也有东西两个真武庙。 董家住西,是有良田百顷的土豪, 刘家住东,是书香门第的文豪。董、 刘两家虽然同住一个村子,但两家内部纷争不断,给后人留下了很多的故事和美丽的传说。

第一家建造是“创新”,第二家建造是“超越”,在这两种情况的交错中,夹杂着不断重建补充,在他们的纷争和努力下,留下了许多精湛的建筑和值得思考的内涵。

在古堡内行走,我们惊奇得发现村落整体保存基本完整,三街六巷井然有序,中后街建有观音庙、关帝庙、书院等,已经破败不堪,亟待修复。中前街民居门楼、四合院布局严谨气派,青条石基、白灰垒砌,青砖灰瓦,石木砖雕,有的屋顶还有起脊飞兽。南巷的刘家大院建筑群很有特色,三进院、四进院、院内院、院通院,溶为一体,连成一片。这些民居年代久远、风格古朴,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颇有研究价值。徜徉在刘家大院,邂逅了一位中年妇女,她慈祥的神态,容貌和表情,和正在和黄糕面的双手,让我们顿感故人似的亲切,恍惚间,心底的思念,不可抑制的涌出,在这古老的庭院中,仿佛看到了静守岁月的坦然……

伽蓝庙

东西真武庙都建在村北头,当我们从侧门破壁攀援而入,仰头凝视庙画时,猜想着当年建筑的恢弘和壮观,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壁画虽然斑驳,但能看得出当年是怎样的精美绝伦!那线条、那神韵胜似敦煌,呼之欲出!我这个痴迷于绘画的人,呆立在其间,悲凉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我的心,心情已不是文字表达所能承载和参悟的。

伫立庙前饱历沧桑的古老石狮前,我无法转身回首,无法凝视你无言的眼眸,也无法面对你安闲自在的微笑。只能把自己心中的祟拜和敬仰交给你,交给你清静无为里那颗慈悲为怀的佛心,和你淡然不争中大彻大悟的禅意里。

曹疃民居

丝丝缕缕的忧伤情愫,终在心头弥漫不散,看大青石、古老的砖,墙壁上中国传统人物图案,雕刻许多动物图案的椽檩……每一个细节都仿佛在述说着当年刘董两家的品味和财富,我想即使是在如今现代发展迅速、改革开放下的蔚县富足家庭,也是难望其项背,不可企及的。然而,留下来的这种古韵,于日月转变下彰显着荣辱不惊的气度,被风雨侵蚀而永不褪变的初心,任岁月打磨却毫无媚俗的风骨,都是我钟情的,我炽爱的,也恰恰是我向往的。

无论深爱得如何锥心刺骨,我只是在它古朴沉静的时空中,偶尔走进它的世界,还试想在它的怀抱中,在弥漫着秧歌余音的上空,看到升起袅袅的炊烟,能再品尝一下正宗的黄糕;在它幽静淡雅的园内种一畦菜地;不远处,有一池荷花亭亭玉立……所有的景象都是我一厢情愿、独自地臆想出来,并自我陶醉着、忘情着,浑然不知自己早已走出它的怀抱,它亦置我于村外,它的安静,透着悠悠古韵,它的纯净圣洁,都不是我一个匆匆过客所能改变的。只是懂了,遗憾和荣幸会成为脚下的路,面对平坦和坎坷都要前行……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