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寡求气,啥也蓝不成!

小杀耐乎,

天天闲滴捉中里。

知不道冷热,

知不道饥饱。

过滴号个憨子莫两样。

是不假?

 

早清饭喝糊糊,

黑夜饭撅篇子,

晌饭蒸糕溜几个山药,

吃山药当笼就点老腌菜,

半后夜黄糕摸点酱,

肚谭多户也是饱饱滴。

是不假?

 

能带呼出滴到处跑,

拿个葵花杆当摩托,

老过老过这,除除那,

要不弄个蛛蛛网捉水蜻,

要不在月个台上晒馕馕。

是不假?

 

想要两毛钱买冰棍,

姨姥姥说搓金拿远,

在炕沿上撒了一气泼,

姨姥姥给了我五毛钱,

买了几个央茄子,涝郎一后夜。

是不假?

 

妈妈说要清个剩饭,

个查了点水饭,

我不号吃那,

跑到姥姥家看看,

姥姥给我住了搅傀里,

吃滴我差点噎住,

是不假?

 

楠爸说叫我去地里笼旺火,

去郎才知道是煽答我里,

撇棒子,

出山药,

住滴活寡求气,

耍滴比谁也红话,

是不假?

 

当是忘了哪一天啦,

反任就是天阴滴蓝洼洼滴。

李飞他大爷号我说“孩子,白不咋。”

李飞说“弹长哭啥里哭。”

白衣裳,吹鼓将。

他目说磊磊二五眼想他妈。

是不假?

一下就试日过滴蓝边滴,

月份牌扯滴慢滴,

天天左是劝劝这个,

伺乎伺乎那个,

老滴老,小滴小,

心来思梦里,

燕个还不假这样里,

是不假?

 

耐乎大人目么文化,懂不滴,

看日么事就是么事啦,

那小小滴心,翟被伤日啦。

吓日啦,

不敢说,

不敢哭,

不敢问

不敢看,

过滴绝里滴正常,

是不假?

 

自乎咋说也迟了,

还是害吓,

天天心羊胆颤滴,

受不起啦,

电话一响,

就试着这心里不顶啦,

过滴吓滴慌。

只怕再发生点啥。

是不假?

 

心上早知不道啥叫个“爱”啦,

家来这几个人我还福受不住里,

更甭说再行个别人啦。

不顶,

娶女人还早哩。

害吓。

这当十几年啦,

还天天滴住怕梦里。

是不假?

 

有钱啦,

过滴是好啦,

人目都说滴好就行,

自乎这人目还是看钱,

心来滴穷莫人管也莫人问,

自个知道,

心早莫啦,讨吃滴。

是不假?

赞 (5)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