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常以州自居的蔚县,如今却要拼“京西”二字?

蔚州城

蔚州城

在以前,甚至说在很久以前,蔚县人引以自豪的说法是:“天下十三省,能不过蔚县人”、“蔚州三千工匠建大都(北京,元代北京被称为元大都,当时建设北京城时,仅蔚县的各种工匠就达三千多人,这三千人指的是有各种绝活手艺技术的,并不是搬砖抱瓦的壮工)”、“蔚州能出一斗芝麻的官”、“六部做了五部的官”,这六部做了五部的官,指的是在明清时期,朝廷的管理机构共设有六部,比如工部、礼部、兵部、户部等,在这六个部的尚书里,就有五个是蔚县人……

所以说,自古以来,蔚县人对外炫耀时,都是蔚州长、蔚州短,我们蔚州这、蔚州那的,特别是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对蔚县做过专项指示以后,蔚县人更是处处以蔚州来称呼的。毛主席他老人家对蔚县的专项指示是这样说的:“燕云十六州,蔚县是一州,而且是个大州,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是我们的根据地,养活过很多部队和干部……”因此,蔚县人卖弄什么时,常以州来称的。

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不知蔚县那个领导心血来潮,提出了一个新鲜而吸人眼球的口号,这就是:“要将蔚县打造成京西第一州”,这样一来,“京西”二字便成了蔚县官方的口头禅,时时事事处处都离不开京西了,就让一些私人的商家店铺字号也以京西什么什么自称了,比如:京西酒店、京西典当行等,连蔚县文联办的一本文学内刊,以前叫蔚县文艺,自此也改成京西文艺了。从蔚县称呼“京西第一州”后,这“京西”二字就像2003年非典时期的SARS病毒一样有着较强的传染性,不光在蔚县频繁出现京西二字,就让周围的一些县、区也以京西来命名了,如宣化也打出了“京西第一府”的口号,怀来县也将古驿站鸡鸣驿说成了“京西第一驿”,而素有“万里长城第一门”的张家口大境门,也要说成“京西第一门”,这就有点本末倒置了,你想,万里长城是多么的宏大壮观,而京西的范围才多大?不过是弹丸之地而已,只是沾了这“京”字而已。

大境门

大境门

其实,周围这些县、区是被好大喜功的蔚县人给忽悠了,因为,虽然要打造“京西第一州”的口号和目标是蔚县的领导提出的,可向来都是说是说,做是做的蔚县,这么多年过去了,蔚县的发展变化如何?有关群众切身利益的民生问题有什么明显的改变?这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常以州自居的县域,是否打造成了京西第一?是非功过只有百姓和后人评说,因为自古以来,百姓的心中都有一杆标准的秤!

要说起来,蔚县还真有那么几年可以称为京西第一的,那就是凭借私挖乱采、以煤独大的短暂岁月,因为在那几年里,蔚县确是光荣地诞生了数十个千万元、亿万元的煤老板,他们也确是拉动了蔚县的经济,让蔚县官员们的脸上洋溢着鹤立鸡群般的骄傲,可是在其他方面却不尽如人意。比如,发源于蔚县的皮毛业,现在在蔚县却还是仅限于为了别的厂家加工由小皮快缝制成大皮块的粗加工,而毗邻的阳原县的皮毛产业却形成了规模,人家生产的皮衣不仅在张家口范围内很出名,就是在全省也占有一席之地,因为他们的商标品牌是河北省著名商标啊。反过来再看蔚县,不说别的,就说前几年由县文联主办的以京西命名的刊物《京西文艺》吧,开始时还办的有声有色,吸引了县内外的好多文学爱好者,可只有三、四年时间便夭折了。我还曾对这本《京西文艺》抱有过一个“希望”,原打算写一部二十万字的武侠小说,就是借《京西文艺》连载来练笔,连载完了再好好修改润色后交正规出版社出版,可只连载了几万字她就寿终正寝了,她一夭折,咱的出版梦想随之也就破灭了。看到此,也许有人会说,你这是拉不下屎怨地球没有吸引力的借口。要这样说,也对,因为没有了写作的动力了。君没有听说,有武侠之父美称的金庸先生当年就是在《明报》上每天一章地连载(晚上写第二天早上见报)完成了他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巨著的。

咱这样说,只是抛砖引玉,说明蔚县人身上那些固有的虎头蛇尾的劣根性而已!

赞 (4)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