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蔚县人,根在大德庄!

大德庄位于河北蔚县代王城镇东北八华里的一块台地,壶流河水经村西向东北奔腾。向东西南北四面观望视野开阔,东望巍巍小五台山,尽收眼底高耸入云。南眺太行山脉(翠屏山)南峦叠翠,高耸矗立。西瞧滔滔河水,稻谷飘香壶流两岸。北睹郁郁葱葱片片相连田野,使人陶醉于美丽景色。传说这块台地是风水宝地,建起了村庄,留下不少的真人故事及口头传说。大德庄历史悠久,是蔚县唯一以“德”命名的村庄。

村里建有东西两堡和东庄,康姓和萧姓是村里的主要大姓,康萧两姓是我的族人和亲人。年龄越来越大,对家乡的好感欲望一直在增加,就想啰嗦一下心中所想和认知。心里一直有一个守根的逻辑,也许是我在父母身边生活长久的原固吧!

家人一起生活休息的地方是家,没错。可在我心里这个家只是小家,是妻女的家,不论你的年龄是老是小。为什么这样说呢?女孩出嫁前父母家是她的家,出嫁后这个家就转换成娘家,常期生活在夫家的家才是她相守一辈子的家。对男孩来说,成婚后的家是小家。父母那里才是真正守根的家,包括兄弟手足,手足相携的“大家”。父母不在后,“大家”也就散了,就剩下小家,兄弟手足成了亲戚。怎样才找到有血缘上的“大家”?家又在何方?要我说“大家”就在父辈守根的地方,就是祖祖辈辈留下姓氏籍贯的地方,这是我的认知,也许我的认知有偏激,不合常理。

大德庄是我父母出生的地方,是他们成长的家乡。父母下世后,做为子女的我们将父母安葬在家乡,守候着祖辈和那片热土。

父母走后,我感觉家散了,兄弟手足分散各地另立门户,只有聚会才能找回一点点家的感觉,几天后又恢复常态。在给父母上坟的时候,开始是悲伤再也见不到父母,再后来看到坟丘就有点激动,好似和以前回家见父母一样兴奋。每当我踏上那片黄土地,心就像要跳出来一样激烈,听到风声,好像有父母在说话。看到一草一木,好像看到父母的笑容。回来祭祀给父母,我也爰上了这个家乡一一大德庄。

大德庄是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的祖辈留下的足迹,那里是祖辈流下汗滴浸润的沃土,抓一把黄土都能嗅出祖辈的气味。再看路边杨柳枝条的摇摆,都好像有祖辈的身影闪过,大德庄深深地吸引着我。

我并没有出生在家乡,也没有在家乡生活,就连她的容貌都没有看清,也没有真正了解她的风雨历程,我算真正家乡人吗?可工作档案表中籍贯却写着“大德庄”三个大字。当有人知道我姓氏时,第一句话却是大德庄的康?对呀,财家呀!财家是先祖的封号,和我们后辈没有一点关系,姓氏倒让我很骄傲,这样说我就是真正的家乡人。身上流淌着祖辈的血液,继承着祖辈代代延续的姓氏,我就是大德庄人,大德庄是我守根的家乡。

至从父母下世后,回村的次数较多,有了回家的感觉。年龄越大,这种感觉越强烈,就想全面去了解去认识这个家乡,想去亲近这个家乡,想用文字去记录家乡。自叹才疏学浅,无从下笔,资料缺限,大多数是口头相传。家乡蒙着神秘的面纱,吸引着我也吸引着所有在外的大德庄儿女,待族人揭开面纱,真正欣赏美丽的家乡一一大德庄!

赞 (16)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