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玉泉山上寻“仙”记

朋友介绍,蔚县浮图村边上的玉泉山有一位“奇人”,八十多岁,常住山洞,居无定所,不吃不喝,智慧高深,爬山快步如飞,人称“老神仙”。

“老神仙”

很想见见这位奇人,寻找过两次未能谋面。己亥年夏至,我再次骑自行车上玉泉寺,他正好下山在寺里,终于找到了这位“老神仙”。

老者姓杨名乐,蔚州人氏,光头白须,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耳不聋,眼不花,思维敏捷。我作了自我介绍,说明前来拜访,他闭眼沉思片刻说:“多年不见,多年不见,缘分啊!”

我把《月亮照在桑干河畔》献给他,说明是我写的,里面有治病、养生、保健的内容,他说:“我不识字,看不了。”我把带去的三个香瓜递给他,他接过说:“没上牙呢,咬不动,心领了,谢谢你!”然后供在堂屋的观音菩萨像面前。

“师傅今年高寿?”我问。

“三岁了,牙还没长全呢。”他笑着说,他下牙齐全,上牙掉了多半。

“听朋友介绍,说师傅长期不吃饭?”

他哈哈大笑,说:“吃,饿了就吃,那只是传说。”

“师傅是否有特效治病方法?”我是研究民间偏方的,三句话不离本行。

“有一个:常做善事,笑口常开。”他接着说:“其它的没有,我也从来没吃过药。”

顿了顿,他又说:“中午咱爷俩一块在山洞吃饭,没有好吃的,有啥吃啥,你在不在?”

“好,多谢师傅!”我欣喜答应。

玉泉山

玉泉山

玉泉寺主持吩咐他办事儿,他起身告辞,双手合十对我说:“洞里见,洞里见!”

步步登高,上的山来,满山苍松翠柏,草药遍地,野花飘香,山顶白云飘荡,脚下泉水叮咚,真是“寺前青山美如画,门外流水妙如琴”。

穿过“玉泉桥”,沿路爬坡,来到观音洞,洞里很干净,十分清凉,供奉着观音菩萨和太上老君,在电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很庄严很神圣。北侧另有一小洞,有被褥,有锅碗瓢勺,有几个放米面的纸箱。

杨师傅说,原来这个洞堆满了石头沙土,只能爬着进人,是他不分昼夜,困了就睡,醒来就干活,把石头沙土清理出去,亲自从山下背来观音菩萨、太上老君供奉起来,好多年后,玉泉寺给拉来电。

杨师傅说,从小五台山到石门峪,东西百十多里的山洞差不多都住过,哪个寺院有活我就帮着干,上华严寺的雨神庙是我参加修盖的。

“师傅到别的山洞住,就带着炊具和粮食去?”我想,这样搬来搬去多麻烦啊。“有时带,有时不带,连着几天不吃饭,我照样爬山干活,没什么感觉。”他终于说出了我感兴趣的话。他说,有时也吃一些野草、野果,吃不多,少吃些就可。

“师傅住山洞多少年了?”我问。

他说:“记不清,记性不好了。”

“在山洞中是否发现过像石头一样的骨头?”

他哈哈大笑,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要找的是上古人的化石,没有见过。”

闻名世界的泥河湾人,距今有二百多万年的历史,个人认为,蔚县小五台山人,应该是泥河湾人的祖先,寻找小五台山人化石,作为蔚县人应该有这个想法。

“冬天,住山洞不冷吗?”杨师傅外面穿一件迷彩服,里面穿一件秋衣。他说:“不冷,我冬天也穿这一身衣裳,没感觉冷。”难道真是这样?

“你会这个吗?”他说着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

“会,师傅这里有酒?”

他又哈哈大笑说:“好,咱们喝它几杯!”

他开始张罗酒菜,两碗儿拌豆腐,几块软豆腐干,拿出一瓶白酒,摆在太上老君的跪拜台下,我们分别坐在两块跪垫上。

斟满两杯酒,他大声说:“咱们大伙喝它一顿,缘分啊!”山洞本来就我们两个,怎么说大伙?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疑问,说:“他们也来和咱们一块喝,各干各的。”

“他们”是谁?我虽然不相信,还是按师傅的说法来,端起酒杯说:“今天我借花献佛,向各位敬酒了,向师傅敬酒了!”

说归说,总还是一头雾水,放下酒杯我问师傅:“与师傅见面,师傅说‘多年不见 ’,难道咱们见过面?”

师傅认真地说:“见过,那是很古很古以前的事了,大概有好多辈子了吧。”

怎么可能?这让我更加一头雾水了。

洞门口两面各放了一台念佛机,用低沉的声音念着“南无阿弥陀佛”,没有其它声音。可喝酒当中突然传出一伙女人整齐的好像朗诵什么的声音,然后好像欢乐地说着什么,但一个字也听不清,连着重复一遍。我以为有人来了,正好给我和师傅来个对饮合影,我跑出洞外,什么人也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

师傅说:“不要管它,咱们只管喝酒,各干各的。”

过了一会,这种女人的声音又响起来,我侧耳细听,还是一个字也没听清。

“喝酒,喝酒,各干各的。”师傅说。

我相信,这绝不是幻听,这让我雾水加雾水再加雾水了。

酒是用饮料瓶装的,师傅说是从大壶倒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牌的酒,度数不低,也很好喝。据朋友介绍,师傅平时不喝,但酒量很大。一两大的杯,我们各喝了三杯,我说喝好了,师傅就去用电饭锅下方便面。

端上面来,很烫,师傅又倒满两杯酒说:“缘分啊,缘分,再来它一杯。”我只好奉陪。

吃完饭,我劝师傅休息,我铺了两块跪垫,头枕观音菩萨的跪拜台打算睡一觉,可喝了不少酒,怎么也睡不着。师傅的话语在我脑海翻来覆去。当我问师傅是信奉佛教还是道教?他说:什么都信,什么都不全信。当我问师傅身体这样健壮,有什么养生秘诀?他说:说不清,就是不怕受苦不怕累,自古受苦的不享福,享福的不受苦,我这辈子就是来受苦的。

他说:这辈子你不信佛,办的还是佛事。我不信佛是真的,但也没办过佛事啊,我进过很多寺院,烧香磕头只有一次,与海南岛电视台主持人在三亚一起拜过南海观音,那也是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才拜的。

师傅睡得正香,我起来打扫了卫生,给观音菩萨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算是真心实意的办一次佛事吧!

不便打扰师傅,我悄悄出了山洞,向山下走去。

人的一生,好比沿着一条崎岖拥挤的道路艰难地前行,目得是无限风光的高峰。道路两边有无数沟沟岔岔,由于每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不同,由于各种条件的造成,漫漫人生路,重要选择就几步,好多人选择了沟岔,每一道坎坷的沟岔都足够你拼搏一生,选择错了,到最后才明白此路不通,选择对了一样可以攀越到光辉的顶峰。

赞 (3)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