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元皂古柳树下忆英雄!

自我有了记忆,我就站在了这里,不记得经历了几度春秋和风雨。每年都会望着远处的青山白了头,再等着南归的燕子衔来春满地,每天看着古井的水为村民做饭洗衣,又时常听着乐楼传过来的秧歌戏,我曾端详过裹着小脚的女人缝着棉衣,也曾看到过嫁来的小媳妇靠着我纳着鞋底……

有一年,跑过来一个小孩,他有清瘦的脸庞、清澈的眼睛还有灵活的身体,他的名字叫马宝玉。他很调皮,会爬上我的肩膀背诗书;我很欢喜,就想用几缕头发给他编草帽,他却喜欢拿来做长鞭,振臂一挥,像极了评书里说的骠骑将军。

那几年,我看着他长大,看着他越长越结实,却也看到了他的不幸和孤苦无依,唢呐和大号奏出的哀鸣送走了他一个个亲人,只剩下他和年幼的弟弟妹妹。从那以后,他的笑容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强和刚毅。

那一年,妹妹去做了童养媳,离别后,只有我看到了他的泪水。

那一年,他远走异乡去当学徒,送别他的只有我和那场大雪。

那一年,日寇侵略中国,他参加了八路军,他回来一次,我从他笃定的眼神里看到责任和坚毅。

又一次,他走了,送别他的只有我和那场大雨。

岂料,一别永年,此后,他再没回来过,听村里人说,他在一个叫狼牙山的地方,牺牲了,这时,他才21岁。

……

马宝玉雕像

马宝玉雕像

有一年,我却记得清楚,那是1949年秋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村民都绽了笑脸。此后,新衫替旧麻,土坯换红砖,人民来当家,日月换新天。

今年夏天,村子里比往年更热闹了,有远方的游客,有政府的官员,还有文人和学者,他们走着看着,说着聊着,他们瞻仰着马宝玉的雕像,他们听着下元皂的村歌,他们说,英雄的故里也要紧跟时代,变得更富、变得更美。

月亮照着古老的井台,伴我进入甜甜的梦乡,我梦见翻新了戏台,新建了广场;我梦见平整的马路铺满村,明亮的路灯排成行;我梦见大人在舞蹈,孩童在欢唱;我梦见马宝玉,笑着看着他的故乡……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