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青年:我为什么要拍摄一部关于蔚县的电影?

作为生于蔚县,学于北京,常年穿梭两地的艺术工作者,回头再看故乡,记忆中的事与现实眼中看到的事已经不在同一地平线上,让我感到又熟悉又陌生,跟很多在外的游子一样,我时常在想如果我回来,我会是一种什么生活状态? 所以在这个快速变革的社会,小城青年的思想状况,生存状态才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我从三年前开始长时间在家乡采风,去采访体验各式人等,倾听他们的故事,让我看到貌似安逸生活下的蠢蠢欲动,一张祥和脸庞藏着失落迷茫。

蔚县古军堡

蔚县古军堡

蔚县的文化底蕴深厚,不可否认。但一味的吹嘘贩卖老祖宗的那点遗产,无异于一个醉汉在酒桌上吹嘘自己认识多少有钱有权人。这几年,县里大力发展旅游,反过来想一下,正是因为现代经济不发达,思想保守不思求变,才无意中保存了这些古建古迹。我希望用电影这种艺术形式来展现一下当代蔚县的风貌。让全国甚至是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传承丰富历史文化遗产的蔚县人当下生存状态。

莫言的城是高密,贾樟柯的城是汾阳,我的城就是蔚州!

电影与旅游是一对恋人,当年电影《刘三姐》上映,造就了“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美名,《庐山恋》之于庐山,《芙蓉镇》之于湘西王村,《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乔家大院,《康熙王朝》中的皇城相府,都是电影与旅游的完美结合。咱再说近的,万全籍的郝杰导演,通过《光棍儿》、《美姐》、《我的青春期》让全国影友知道了万全区与万全方言,从传播角度上,这可不是在媒体上发几篇新闻通稿,拍个王婆卖瓜式的旅游宣传片所能达到的效果。莫言的城是高密,贾樟柯的城是汾阳,我的城就是蔚县。

《知不道》

《知不道》

我拍摄了大量关于蔚县的纪实摄影专题,并创作了多个关于蔚县小城青年的剧本,这部《知不道》,是前年我随蔚县搞摄影的朋友去山上采风时,听说村里三个孤儿,搞摄影的朋友一直在资助她们上学,三个孤儿的妈妈是韩国人,被拐卖到大山里,后来被解救走,留下三个孩子与父亲、奶奶和爷爷生活。我以此为灵感,创作了《知不道》,我编的故事精彩,但生活往往更有戏剧性,我编的剧情曲折,但生活更加残酷,就在去年,三个孩子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在一次凶杀案中全部遇害。虽然我的故事跟孩子们没关系,但毕竟灵感来源于此,这个事也促使我完成电影的拍摄,人生苦短,世事无常。

希望全国的蔚县籍老乡们多多支持这部影片,你再向外地的朋友介绍自己的家乡,一部电影足矣!

赞 (3)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