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在蔚县过得很充实!

春节期间去河北蔚县调研,是早已确定的事情,事先也和远在重庆老家的母亲说好了,等过完节再回去陪陪她,转眼到了阖家欢聚的日子,电话那头母亲的语气多少也是有点失落的。无奈,要做好一件事,得有取舍。

和瑜儿确定在初三出行,瑜儿是一个充满灵气的女子,很希望能她能来做这项很有意思的工作,又担心她不舍先生和孩子……不过这次很感激她先生,能让她在节日里伴随我出行。

上午9.10分出发,全程选择高速公路,路上的车并不多,但快到八达岭时,路段出现了严重的拥堵,从车窗里可以看到景区里人头攒动。好在过了景区入口,前往张家口方向的道路便瞬间松解开来,一路上畅通无阻,车辆比往日少。

下午1点左右我们到了蔚县锦都酒店,房间是招商局的领导提前给安排好的。在这样隆重的节日里,带着工作的意图去到蔚县,内心多少是有些歉意的,尤其对于麻烦到的人。客气的话就不多说了,每次到蔚县内心都是满满地感动。

过了午餐点,满腹饥饿感,办理完入住手续,便直奔酒店一层的餐厅,本想给瑜儿好好介绍蔚县的美食,但服务员拿来的菜单是春节“特供”,几乎全是大众菜,其中只有几个蔚县八大碗中的菜品,好在有豆面糊糊,这属于蔚县特色之一吧!

随即和李新威馆长约好下午4点我们到蔚州博物馆

蔚州博物馆

博物馆前的停车场已经没有了空车位,从牌照上看多是京、冀两地,到蔚县蔚州博物馆是一定要去的,而且值得反复地去。瑜儿第一次到蔚县,博物馆是了解蔚县最直接途径,如果你是蔚县人,没有去过蔚州博物馆就说不过去了(走访中有不少人表示没有去过,不乏中小学生)。博物馆的主题是代蔚长歌,从旧石器时代开始的动物化石与人类生活的遗迹,直至明清时代各种成列的出土文物多达6000余件,而博物馆面积则有一万三千多平方米。建筑外观简单大气,尤其入口处红墙上一个大大的“蔚”字,令人瞬间产生一种被扑面而来的气韵相拥之感。

美丽的瑜儿

在瑜儿参观博物馆之际,我和新威馆长一边喝茶,一边聊蔚州古城的现状,同时遇见了文旅局新上任的岳宏局长,寒暄中岳局长说他原来在环保局,怎么也没想到会被调到文旅局,从他的语气不难发现新的一年,摆在他眼前的工作是陌生而艰巨的,由此我们在博物馆遇见他也并非偶然。

还没结束博物馆的参观,荣盛产业新城的娇美总就发来语音,说晚上一起吃饭,此间还有80后回乡创业的宋金磊总经理一直在关心我们的行踪,并坚持要陪同我们。接下来的时间,幸好有小宋总的陪同。

荣盛产业新城娇美总

晚餐依然是在锦都宾馆内的一层餐厅,我们到的时候娇美总已经候在那里了。其实一个地方无论自然历史,风土人文,有多么的丰沛,最终感动你的一定是人。从陌生到熟悉,从质朴到真挚,是友情令你难以割舍,是一种责任令你欲罢不能。娇美总是湖南人,70后,人如其名却不失辣妹子的率性,有人说她在蔚县工作不会超过半年,如今她很自豪地告诉我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她不仅没有离开,过年也把家人和孩子给接过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里很舒服,人与人之间,政府与企业之间,领导与领导之间,上下级之间……矛盾是因为工作,疏解是因为情意,她说蔚县是一个人情味很浓的地方,当然这也不完全就是好事!最后一句话显得意味深长。

晚餐后,小宋总问要不要陪我们出去走走,非常难得的机会,怎能不要!

回房间裹上大衣就跟着帅气的小宋总出发了。广场的灯会还是要去看看的,尽管是夜里八九点过,依然是很热闹,路边有人在放鞭炮,夜空中时时升腾起漂亮的烟花。突然,我看见有一盏盏孔明灯飘飞在夜空中,无比的惊喜,是很致命的诱惑。5块钱一盏的孔明灯,是用红色或黄色的宣纸做成的,折叠起来四四方方的样子,里面有一块不足一厘米厚的蜡烛片,瑜儿很有经验,她熟练地拉开折叠的灯笼,告诉我将蜡烛片放在铁丝扣上,然后点燃蜡烛直到灯笼给燃烧的气体鼓起来,尽管我一直担心火焰会把灯笼给烧了……但我明显感觉到手里的灯笼有了一丝挣脱向上的力量,瑜儿说可以放手了。

松开手,红色的孔明灯直接飞向夜空,像及了渴望自由的灵魂,摆脱了世俗的纷繁义无反顾。我抬头一直望着它向上,最后变成一个红色的星子,瑜儿看见了我欣喜的目光,她说像个少女。是啊,人生一半过去了,第一次看见了孔明灯的模样,第一次将孔明灯送到了天上。多么美好的夜晚啊!尽管很早以前就知道孔明灯,知道它因像诸葛亮的帽子而得名,后来人们俗称其许愿灯,多为祈福之用。望着那颗越发高远的红色星子,瑜儿问我许愿了吗?那一刻真心想:希望蔚县人民越来越好!

红红的冰糖葫芦,也是5块钱一串,举在手里,咬一口冰冰凉凉,分不清是糖还是冰,发自心底的快乐悠然而生。此刻的新年夜零下十余度,正值兴致高昂,似乎也不觉得有多么寒冷了,我们决定去蔚州古城里转转,想像中的蔚州古城一定要比这广场要热闹许多。

街还是那条街,出乎意料地安静,蔚州古城城墙上巨大的“福”字,显得格外冷清,偶尔有一辆车迎面而来,狭窄的街道似乎也宽了许多,两旁的店面都关门闭户,幸好小宋总熟悉古城的道路,车载着我们在昏暗的路灯下自由地穿行,我说去看看矗立在夜空中玉皇阁也不错,一路上我一知半解地向瑜儿讲玉皇阁,讲整个建筑为全木架构,讲楼台前设置的晨钟暮鼓……然而车到跟前,眼前却是一片漆黑,玉皇阁被黑夜彻底淹没,完全看不见往日翘楚的尊容。

看着我们扫兴的样子,小宋总说我带你们去吃蔚县的旋粉吧,肯定没有关门。那是一家名为“小街旋粉”的店铺,在一条街的转角处,明亮的灯光给人一中喜悦的感觉。店铺里有几位食客,听语音是本地人,柜台前只剩下几碗土豆做的粉,点了两碗粉和一小碟香酥蚕豆,其实我们一点也不饿,发自内心讲就是想在古城的一隅,找个小店,品味一下久远的那一份感觉。或文艺,或豪放,或古意……犹如“东门酤酒饮我曹,心轻万事如鸿毛。”

这个年,在蔚县过得很充实,很开心!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