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一日游,醋柳沟的民宿不错哦!

正月里,阳光照耀在燕赵大地,黄土轻轻的扬起又无奈地落下,是冰冷的空气难以托起它的热情,但我们的双脚却沾满一层厚厚的黄土!

北水泉镇,位于蔚县的北部,沿着112国道驱车前往,道路安静地向前延伸,偶尔有一辆小车迎面开来,路旁的杨树在蓝色的天空下枝桠昂扬向上格外精神。还未到目的地,小宋总说右前方就是那日他们露营的地方,问要不要上去看看,在数九寒天露营,会是个什么地呢?有好奇心驱使,自然是要看看的。车拐出主路,沿着蜿蜒的小路上了山坡。

坡上,一座黄土垒砌的圆形古堡卓然而显。原来,这座古堡便是传说中的西大坪军堡

西大坪军堡

西大坪军堡

有资料记载,西大坪军堡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是众多军堡中少有的圆形堡。据说电视连续剧《走西口》中,土匪头子刘一刀的匪窝黑木崖,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军堡通常建于险要扼守之处,如今这古堡与周边苍凉峻峭的黄土崖坎融为一体,矗立与天地之间,览尽人间沧桑,也饱含岁月风霜,想来该是颇受摄影家们青睐的地儿了。

由此,就不奇怪一群人在天寒地冻的岁末,聚集一起围着篝火释放内心的激情,或与古堡对话,或狂野高歌,或遥想几百年前的铁马兵戈旌旗摇曳,或在清冷的星空下聆听自己灵魂深处的声音……即便焰火将天空照亮,即便烈酒将思想浸染,想必生命的意义在那一刻于每一个人都会有往日不可企及的领悟。

俯拍军堡

站在军堡不远处的黄土崖边,眼前是望不到尽头的田野。在军堡一则,有一座不大的寺庙,一只红红的灯笼,在紧闭的庙门前单调成一个符号,仿佛从远古飘来,仿佛又要引你走向远古。

距离军堡不足5公里,我们便到了计划中的目的地——北水泉三村。嘉彬是此前带着中学生走进蔚县做社会实践时,由县教委推荐参与活动的一名优秀学生,她家就在这村子里。早就说要去她家里看看,只因来去匆匆未能实现对她的承诺。一早告知嘉彬我们要去她家时,嘉彬是高兴的。当我们进到屋里,一眼就能看出嘉彬和她的爸爸妈妈做了很盛情的准备,茶几上摆满了吃的,花生、瓜子,还有村里人家自己做的蛋糕,我相信这一定是他们家过年最好的零食了。

贫困,是嘉彬和我们都无法回避的事实。小小的院子清贫而干净,并不宽敞的房间装满太阳的光芒是温暖的,但因我们的到来显得有些狭窄,简单的几件家具是生活的必须。嘉彬妈妈在镇里的幼儿园做工,一个漂亮的大眼睛男孩从另一间屋子里走出来,是嘉彬的弟弟。无论说到家里什么东西,嘉彬弟弟都很自豪地告诉我们是爸爸做的,说到爸爸嘉彬也是同样自豪,她说房子也是爸爸自己建造的。毫无疑问,这个家父母是勤劳的,由于土地不多,种的粮食也仅够一家人自己吃。嘉彬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夫妻俩的收入全年总和不会超过6万元。

话语间,夫妻俩已经开始和面包饺子为我们准备午饭,趁着他们忙活,我们在院子里转悠,嘉彬家的小院紧邻国道,如果在道边支一个牌子“自驾驿站”或“罗嫂家”会是怎样的呢?小宋总、瑜儿我们一起开始设想,因为在这地偏人远的地方,一路走过,我们没有看到一家可以提供餐饮服务的农家院。嘉彬家的院子虽不大,如果专为户外自驾者提供餐饮、补给等服务,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想来也不过是支一张饭桌,卖一顿农家饭的事,前期且不用做太多的投入,只需清理一下院子内外和屋外的两间小偏房,栽一棵海棠树,种一些花草,搭一个瓜架。院外靠墙边的几分地种一些蔬菜。如今喜欢越野、自驾出行、摄影的人很多,而专为这个群体提供服务的驿站实为鲜见。

于是,饭间我给嘉彬爸爸说了我们的想法,并愿意全力帮助,问他可否试试?不想嘉彬爸爸只有一个动作,摇头。无论是做什么样的阐述,给什么样的支持,尽管他也觉得不错,也能做,但他依然是不愿意……他说了N个不行的理由。那一刻,我明白了,其实最坚定的理由在他心里。一个贫困大县,或许成为贫困户并不是件坏事,因为国家的扶助政策太好了。

醋柳沟

醋柳沟

从嘉彬家出来,小宋总说带我们去山里一个叫做醋柳沟的村子。说那里有一个回乡创业的年轻人,在村子里做了民宿。尽管事先有说那个村子很偏远,完全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偏,之远。

杨庄村

途中,我们路过杨庄村,闯入眼帘的是树影婆娑的残垣断壁,斑驳的土墙、破败的屋顶,尘封的老寺庙,空落寂静的戏台,如果不是后来你看到那些居住在新村里的人们,你甚至会怀疑自己穿越了,尤其是停在几棵古树后面的那辆小轿车,任由它表现出多么强烈的现代感,在陈韵十足的土墙前也显得单薄无力。那风物犹存的老屋,衬托起一个世界的鲜活,又如何不是岁月陈设古老的背景呢?我相信,那是人类回归的路牌。

西壶·流连川

西壶·流连川(民宿)

醋柳沟村终于到了,穿过一片深远的杏树林,是一条唯美极致的小径。深信如果是杏花盛开的时候,这里一定会胜过日本樱花盛开的时候。

在醋柳沟做民宿的年轻人叫胡磊,80后,很健谈,有思想,远远地看着他朝我们走来,仿佛一个村子都在为之沸腾。这个村实在是偏远,恰恰是这样的偏远,接引了这个年轻人的梦想。而他的民宿就像一块石头砸进一潭深水,起初泛起的涟漪远远不如石落潭地之后。

杏是整个村子的收入来源,去年的一场冰雪彻底毁了扬花的杏树,断了收入来源的醋柳沟村民,因为有了胡磊民宿的落地,出工出力成了村民新的收入来源,胡磊说因为西壶流连川,村里的老百姓能踏实地过一个年,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西壶流连川民宿,因为一个很美的传说而得名,由此也看到这个80后的年轻人很用心!

关于胡磊和他的西壶流连川,在这里就不多说,随后有链接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浏览了解!

在此,我更想说的是:择一条路前行,沿途的风景有了,前方的目标有了。然而,向前的速度竟是如此缓慢、艰难,因为我们要花费很多的力气和精力来移开横在面前的阻碍。这阻碍不是别的,是观念,是保守,是致贫,更是致命的。

赞 (5)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