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华严寺游记

缘分总是很奇妙的,譬如我与蔚县南马庄的华严寺

华严寺

华严寺

早在几年前就听朋友们说起这座寺院:灵山秀水,古朴幽静,宝殿高僧,梵音缭绕。于是,心向往之,却一直无缘造访。

5月,随作协的老师们到下宫村乡采风,有幸游览了这座千年古刹,算是初识。

那日与几位文友小聚,饭后闲谈,才知正是农历四月初四,文殊菩萨圣诞日。

“真是择日不如撞日,我们既然都喜爱文字,又因文字而结缘,又恰巧在今日相聚,无论如何是要去拜谒一下文殊菩萨的。”大姐说。像是贪玩的孩子,总是在为自己的贪玩找足够的理由。

“那就去华严寺吧,听说那里香火很旺,有求必应,灵验着呢!”我积极响应。

下午四点左右,我们一行五人驱车来到了萝山脚下。放眼望去,群山环抱,苍松翠柏,千年宝刹,隐约可见。本以为到了这个点儿没几个游人,却不料沿途停了许多车辆,上山下山的游人香客络绎不绝。

山路蜿蜒陡峭,踏着脚下的碎石,我们一路攀登。行至半路,竟然遇见年少时的邻家大哥。大哥身背两个尼伦袋子,一个装满了叠好的“元宝”,一个装满了瓜果供品,满头大汗。我一边帮他拿着那袋“元宝”,一边询问,原来他的女儿今年中考,他是来拜佛许愿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记得少年的他可是个最不爱学习的捣蛋鬼。

华严寺终于近在眼前了。寺门不大,坐南朝北,藏蓝色的匾额上“上华严寺”四个金色大字苍劲有力。

和寺门并排往东便是观音殿,观音殿前面的香炉里插满了高香,微风吹过,烟笼雾绕,给人平添了许多神秘和敬畏。

从观音殿出来进入寺内,大雄宝殿矗立眼前,再往南是地藏殿,许多人在那里叩拜许愿。从地藏殿再往南的天王殿和卧佛殿门都还锁着,想必是内部雕塑还尚未完工,暂时不能向游人开放。院内的东西两侧建有几间偏殿和禅房,墙根角落处堆积着零星的建筑材料,砖铺的地面,不是十分的平整,一副正在施工修建的样子。

继续向前,视野变得开阔起来。东边是一片菜地,绿意正浓。南面山坡上树木繁茂,苍翠欲滴,海棠花开的正艳,雪白的一片。还有梨树、杏树、苹果树、黄秋子树,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品种的树,一旁站着的村民说:“秋天来吧,管你吃个够!”

再往前走,两边山石似乎触手可及,一股山泉被村民用粗大的塑料管引着顺势而下,化作一条小溪,滔滔汩汩,清冽可见。掬一抔清凉入口,沁入肺腑。

果然是灵山秀水,风水宝地!凝神思忖间,阵阵梵音传来,宁静悠远。

重回殿宇,游人散去。跪拜在佛主尊前,心绪忽然变得异常平静。所有的欲念似乎一下子都躲藏了起来,我不知该在佛前许下何愿,亦不知该向佛主祈求什么,只是在用十二分的虔诚感悟着佛的宽厚和广大。心存善念,不问前程,我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

叩拜完毕,我惊诧于华严寺的自然和纯朴。这里完全由村民集资修建,却没人向游客收取一分钱,甚至连功德箱都少有。他们摒弃了世俗,抛却了铜臭,只有一颗从佛向善的心。这也许正是华严寺有求必应、香火鼎盛的原因吧。

说起这华严寺的灵验,方又想起十八罗汉现世的故事。

有南马庄人老展者,姓张名秉正。清咸丰年间人氏,幼塾三载,酷爱习武,为人仗义,广为弱者伸张之。平生好佛,概以建庙修路为其终身事也。某日近昏,相伴数人华严寺役毕回家。至红砂顶,与一伙面色各异,衣杂貌慈,走谈者遇,展揖之曰:“诸尊者何往?”一白胖者曰:“去寺院耳。”展曰:“诸位即往,余等明晨返寺与尊者见。”蓝颜者曰:“然。”遂别。展回视人众共十八位也。

翊晨,展等至寺见佛像焕然,诸僧侧立问曰:“昨宵至寺诸尊者在乎?”众僧失色曰:“未见耳,”展惊视人众曰:“真遇之,何虚也,岂妄哉,其可怪也欤。良久,人众方悟,此乃诸罗汉之显世也。

再访华严寺,心中多了些熟识,也多了份牵念。脑海中一直思想着是怎样的四个人能够牵头发起,带动无私向善的村民数十年如一日,锲而不舍,重修华严寺。

许是菩萨显灵,归途中,我们偶遇了四位发起人之一的刘生金老人。老人八十出头,精神矍铄,衣着朴素,标准的老农形象,人们都尊敬得称他“三叔”。无须过多的言语,我从“三叔”沧桑的面容和坚毅的目光中找到了答案。

回望华严寺,我忽然想在佛前许个愿,这个愿望是“三叔”的愿望,是南马庄村民的愿望,也是整个下宫村乡乃至整个蔚州人的愿望!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