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浮图村玉泉寺

| 浮图是一个村

一个活在禅意里的村子,孩子们聚集在果园里听风吹云朵的声音,老人们把街衢的石板坐出了故事。晨钟与暮鼓,穿过松林间苍茫而神秘的夜色,鸟鸣,虫唱,花蕊伸展,草尖儿颤动……大山的一切混响。

透过南窗的罅隙渗入岁月,山石侧身对着宇宙的方向,起床,或者安眠,村子是山的一根睫毛,轻轻扬起,宛如世界无言的开示。

| 玉泉寺的善缘

我不识每一个塑像,只是虔诚地轻轻走过。寺院里,总是种植粉色芍药花,何况还有远处起伏的松林,苦椿树越发茂盛,如这缭绕不绝的香火,用铁丝拴着砖头拉着的大红灯笼。书橱里竖排版的县志。从容步姿的僧人与从容说笑的游客,沉默的木鱼……

玉泉寺

你带着多大的功利心而来玉泉寺,就会带着多深刻的失望而去。不如放下杂念,祝祷灵魂的平安与静好,善缘,便在每一次相遇中——

| 那泉,那桥

有落差的地方才有水声,你细长得像一根线,绾着石头、野花与落叶,流成一种无我之境。那源头,应该长满了荆棘,我在引水桥上走,仿佛人生悬崖上勒紧缰绳的马。你还是不要过来牵我的手,我不愿,与你一同掉进沟壑。

只有尝过泉水的人,才会懂你的甜蜜,还有你的冷冽。或许,没有桥也不要紧,这淙淙的倾诉足以抚慰一生

| 戏台上下

唱戏的并不疯,悲欢离合,在时空的静点上拷问命运;看戏的并不傻,喜怒哀乐,在二次元的世界里试炼灵魂。

戏台老了,戏服很新,看戏的孩子长出了白头发,唱戏的老生刻意画了几条皱纹。

哪一场人生不是一出戏,繁华落幕的时候,就像爱情幻灭,抑或流感蔓延,考验你的不是演技,而是入戏的深浅。

| 山谷里的大柳树

你长在山谷里,泉水旁,似乎就为了画出一片绿荫,乘凉的人来了又走了,留下些许脚印和几块食物残渣。

你是蚂蚁的地球,它们在树皮的褶皱里横行霸道,鸟儿吟唱着熟稔的曲子,瘦了冬天,肥了夏天,情侣们在树下拥吻,争吵,别离……山谷回响着渐行渐远的故事。

谁从你身旁跑过,谁为你驻足凝望,从远处看,你并不高大,分明是一株孤寂的草,期待时机——

| 那些游伴们啊

第一次攀爬大山的时候,正是戴着金黄色发卡的十八岁。山,变成梦的真相,游伴们,都渴望长出翅膀。

第二次,也许是爱情的臆造。预设一场夏天的骤雨,把游伴淋成一个失败者或者胜利者。

第三次是和家人们,眼眸中,只有儿子的安全,再美丽的花草石木都是毒药。

最近这次的游伴,是一群喜欢饕餮骡子肉的神仙,饮清泉,石畔弄影,结草花,吟词作赋……

游伴们契合时光的心境,你吸引了谁,谁又吸引了剧情?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