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这座穿心戏楼,堪称匠人巨作!

古戏楼经历过岁月沧桑,见识过人间悲喜,领略过春秋冷暖。在素有“800村堡,800戏楼”之称的蔚县,随处可见的古戏楼(台)表现出根深蒂固的地域文化特征,让人穿越时空体验旧日先民的文化娱乐。数百年时光流转,古戏楼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舞台,而是一种文化,一种传承 —— 题记

宋家庄堡

宋家庄堡

| 古韵犹存宋家庄

不久前,去蔚州古城。下了高速走国道,当路边指示牌上“宋家庄”三个字一闪而过时,我心头忽然一动:宋家庄?那座著名的“穿心戏楼”不就在宋家庄吗?急忙将车停靠路边,搜索百度,果然!于是,依照网上指示将目的地改换成“宋家庄镇宋家庄村”,跟随导航一路寻去。进村不多远,又拐了一个弯,这座古色古香的砖楼就在眼前了。

宋家庄堡精美的木刻花

不过,一望可见的这座灰色砖楼,却并非穿心戏楼,而是宋家庄城堡,堡门之上有魁星楼。该村堡始建于明朝洪武初年(公元1372年),方圆不足千米,由宋姓人家始建,故名“宋家庄”,距今已有630多年历史。在古代,宋家庄堡地处连结蒙古大漠和西北高原的咽喉要冲,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有“紫荆关外第一庄”美誉。蔚县境内八百村堡中,宋家庄堡属典型古堡建筑,非常具有代表性。

精美的建筑顶端

见我们在堡门下看得认真,一拄杖遛弯儿的老者走过来搭话。他说,宋家庄堡内的街和楼,是有“讲”的:街为“三横一竖”,加上正北面的真武庙,形成一个“主”字——真武庙,就是“主”字上那个“点”;真武庙前、堡中,以及堡门内一共三条东西贯通的横街,是“主”字的“三横”,而正对堡门、南北走向的大街,直贯三条横街,就是“主”字的“一竖”……当然,这个“主”字得从魁星楼上往下看才能看出来。另外,堡门外正南5米,与堡门洞相对应的是关帝庙,围绕关帝庙叉开左右两条大街,恰好又呈现出“人”字的一撇一捺,所以,整座古堡的建筑格局就是“主人”两个字。可惜当日魁星楼落锁,无法登楼一探“主人”格局的玄奥。不过,仅听此一说,已然蔚为奇观,其中深意引人遐想。

嵌在砖头上的精雕

抬头望去,又见堡门青石匾额上镌刻着“昌明”二字,而不是通常的村名,询问老者才知:明洪武初年建堡时,宋姓已经衰败,韩姓成为统领宋家庄的大户。明弘治、正德年间,又陆续迁来苏、邹两姓。后来,韩、苏、邹成为主宰村堡的三大家族。所以,村名虽仍叫“宋家庄”,但堡门青石匾额上刻的却是“昌明”两个字,取“兴旺发达”之意。“三大家族一口井,主人二字为昌明”,宋家庄堡因此又名“昌明堡”。

宋家庄堡韩家大院

宋家庄堡韩家大院

韩家大远屋顶上的精雕

《蔚县志》记载,宋家庄古堡长168米、宽166米,坐落在蔚县盆地的南北通商大道上。虽说地处偏远,古时却客栈、茶楼、店铺、书场一应俱全。历经600多个春秋,老庙古屋或残损或坍塌,不复往昔。但是,从精美的建筑构件上,依然可以想见当年的繁华。

| 蔚县戏楼之“一绝”

穿心戏楼

位于宋家庄堡门内的穿心戏楼

穿心戏楼位于宋家庄村堡门内城下,坐北朝南立于通街大道上。从远处遥望,依稀一座空心楼阁,别具情趣。戏楼中间为空心通道,宽2.2米左右,平时通车行人,遇有演出,盖上木板、前后置木闸板即可以封闭,上能文唱武打,下能通车行人,正对的整条街道就是观众席……创意奇妙无比,堪称蔚县戏楼“一绝”。

穿心戏楼

穿心戏楼

蔚县现存穿心戏楼四座,另三座分别在小探口堡、庄窠堡、阳眷堡。四座穿心戏楼风格各异,宋家庄戏楼设计建造尤其独特,建筑形式与那三座明显不同,它将硬山顶式建筑与卷棚顶式建筑有机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具特色的单檐硬山卷棚勾连搭式建筑,使戏楼屋顶变得一波三折,平添了外在之美,被称为蔚县“最美”的穿心戏楼。

穿心戏楼正面

穿心戏楼正面

还是听那位老者说,早先戏楼正面椽头上雕有狮子头和戏剧脸谱,正面前檩正中央浮雕五条金龙,形态逼真,蓄势欲飞,可惜没有保存好。戏楼前台内两侧墙壁绘有彩色壁画,东壁为《拜寿图》,西壁是《绿牡丹》,后壁木制隔扇上绘有《百古图》,历经数百年风雨侵蚀,如今虽已漫漶不清,但图案之精美,笔法之细腻,仍有迹可循。

戏楼彩绘

戏楼彩绘

俗话说,蔚县“村村有三建:庙宇、戏楼、官井沿”。建庙、盖戏楼是蔚县古堡里特有的文化形式,庙与戏台堪称古堡内的标配。在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习俗中,唱戏是敬神、酬神、祭祀的传统形式,也是年节社火、婚嫁庆典、文化娱乐不可缺少的主要内容。按传统古建设计思想,戏楼是为庙宇的祭祀庆典而建,用以筹神谢佛、祭神祭祖、年节庆典之用。宋家庄堡穿心戏楼的建造初衷,也是为了祭祀真武大帝。历史上,每年农历三月初三,戏楼会定期唱戏,宋家庄堡庙会曾经鼎盛一时。

穿心戏楼之通道

穿心戏楼之通道

| 戏楼“搬”进博物院

走进河北博物院《金声天韵——河北梆子艺术展》展厅,一座古色古香的“戏楼”迎门而立。

自2017年2月起,“博秀剧场”每周六上午在这里精彩开演,石家庄市群星河北梆子剧社为戏迷们奉上河北梆子名段演出,河北梆子著名表演艺术家也经常到场助兴。“博秀剧场”高亢深情的演唱,宛转悠扬的伴奏吸引了大批戏曲爱好者,一些年轻观众也日渐被吸引,加入到听戏者行列中。《金声天韵——河北梆子艺术展》以博物馆里“搭戏台,唱大戏”的动态方式,使观众零距离接触地方戏曲,为展示和传承地方戏曲文化开辟了一方新天地。

河北博物院《金声天韵》展厅复建的穿心戏楼

河北博物院《金声天韵》展厅复建的穿心戏楼

这座“戏楼”,就是宋家庄穿心戏楼的等比例复制品。

每逢周六,看展厅内摩肩接踵人头攒动,听展厅内丝竹悠扬锣鼓声响,我总有一种错觉,仿佛此刻正置身宋家庄穿心戏楼下,三五成群的村里乡亲看戏正看得津津有味。在偏僻闭塞的乡村古堡,看戏唱戏是十分重大的文化娱乐活动,老人们常说:“宁舍一餐饭,不舍一场戏;宁舍一年粮,也要演一场。”对于上学不多的乡亲们来说,戏楼也是他们间接接受人文教育的一个重要场所,尤其脸谱化的古装戏,原本就是为了便于他们辨忠奸、明事理,寓教于乐。

因此,戏楼的存世价值,何止是满足演出或宗族祭祀的需用?它分明寄托着一种文化观念,一种精神崇尚——从这个意义上说,戏楼“搬”进博物馆,不正是留驻了一种文化,一种精神吗?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