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暖泉三堡”中的西古堡!

壶流河和壶流河水库的掩映下,一个历史文化名镇正静卧在河北山西交界的地方。这里有代表着蔚县八百古堡而纳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的西古堡,以及被合称为“暖泉三堡”中小堡、北官堡以及诸多的名街名巷。

暖泉还有着独步天下的打树花表演,是几个膘形大汉用木勺将滚烫的钢水泼向城门,幻出一波波瑰丽无比的花样。距此时间不长时,这样的表演还只需要一百块钱,如今已经升至一百六十元。而且,这样的表演只在周五和周六的晚上八点才在暖泉镇北的铁花广场上演,据说人们趋之如骛。前我来到蔚县的许多朋友,都曾经专程去暖泉看这样的表演。

可无论是三堡还是铁花这样可以在一天之天参观完的景致,似乎都不足以将人们留宿于暖泉。据老高讲,当时不管县城的住宿是如何的紧张,他们全家仍然是在看过铁花表演后驱车回到县城。我到暖泉之后打探的结果,暖泉镇上只有两家对外号称宾馆的地方,而我所住的上街富德聚宾馆,据说曾经是当年的镇政府招待处,也只有不多的几间平房,没有卫生间。单人二十元,包间四十元。我小赌一把,在这周一不大会有其他人光顾,我花二十元便可能占据整个房间。

我的小算盘局部地获得成功。可有两件事还是让我有些失算。第一是房间里的热水供应不是很通畅,我逾制地要了一壶开水,实际上远远不够我的喝、洗、用。毕竟,只我所带的户外水壶就需要二斤。另外一件事,是并不只我一个人入居此处,有足足一百个学生跟了他们的老师前来暖泉做测绘实习,只不过因为这个宾馆同时是各路学生们的实习基地,他们住在前院楼房的高低床宿舍里。这些学生可能来自北京、天津或石家庄的某个学校,因为我听到他们说到走了八个小时云云。这些红男绿女的大学生毕竟愉悦了我的眼睛,但我很快就受到他们的骚扰:前楼没有厕所,他们只好到我所在的平房院中如厕。于是乎,一直到半夜,又开始于凌晨,“出恭”的男男女女说着他们那个年龄或者轻佻或者浪漫的各类青春词句,络绎不绝于我的窗前。纵使是已经把窗帘拉上,我仍然会受到他们“这里还有旅客啊”的连番质疑。

第一眼见到这些学生时,我刚刚从西古堡等三堡以及铁花广场回来。我想回来小作停留,吃上一些蔚县的特色小吃,再带上自己的头灯,到夜色之下的西古堡,幽幽地往还。初见如此多的学生,见到这些对古代建筑定然很有专业感觉的学生,我甚至很有一种与他们同游古堡的冲动。可当我看到他们冲进大食堂争夺最初并不富裕的碗筷的那种饥饿与朝气,我还是打消了与下一代交流的打算。

西古堡

西古堡比我想象的还要壮丽。这是一个仍然在每一处明清建筑中繁衍生息着现代人群的地方。我曾经谋略窜上城楼边杂草丛生的高阜,整个古镇和古堡尽收眼底,可无论是我的相机还是美感,都不足以驾驭这个雄浑古意的所在。危险的城墙坡道又无时不在考验着我的胆气,我确实担心自己会随时跌落到某个已经朽塌的老房子里。在尽情地领略了古堡的宏观魅力之后,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了镇街上。

西古堡村里居然还有至少两家的农家院可以入住,这是令我很后悔的。可在我敲响这些院落的房门时,却又发现他们可能下地干活了。我在想,回头如果能够有机会再来,我一定要在这堡子里,寻到一处更加贴近现场的居处。

西古堡只是在特定的几处精心整治的院落中,需要所谓的联票。我压根就没有找到卖票的地方,因此也就未能在什么“大院”、什么“展览”中现身。倒是在村委会有一个灯笼和剪纸制作作坊里,我与一位中年老板小有攀谈。暖泉的灯笼真是漂亮,它用细密的铁丝制作骨架,而以各种色彩的外衣包裹腰身。价格也是特别地公道,低到二三十也可以拿到一架。如果不是身负了诸如帐蓬睡袋等许多的装备,我还真想带回一些。

后来,我确实从著名的剪纸之乡南张庄买到了一袋子的蔚县剪纸,算是在尝过蔚县美食后又收获的蔚县“特产”!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