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飞狐古道与空中草原!

空中草原

空中草原

这次飞狐古道和空中草原的行程,成为我在蔚县几天里最昂贵的一次花费。在走了N多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都实际上没有花出一百元的对比中,飞狐古道和草原之游一下子让我的钱包蹩去了好几张红票。打车去空中草原一百三十元,空中草原门票五十元,租马一小时五十元,回程中购买剪纸工艺品一百五十元,又买回程车票一百零三元,如此,一天就干去了五百元左右。

不过,这钱花得值!飞狐古道和空中草原确实是值得花这么多钱的。当地的司机很是体贴,他告诉我随时可以停下来拍照,并且很热心地讲解着路上出现的各种植物和果实。到了草原,我在里面恣意地穿越,他则在外面等了我四个多小时。

飞狐古道

飞狐古道

飞狐古道有三十几公里,其间在公里之侧,仍然保留了当年的弯曲和狭窄的山道,周围高山如堵,古道如肠,树影婆娑,暗无天日。可在越过深山区之后进到丘陵区,又见亮亮的天地和满野的风光。而且,在走到空中草原之前,实际上不时地出现许多个一平如砥、绿草如茵的平阔山梁。难怪在这附近的每个县都有空中草原,就是因为这地形所致。而在蔚县的空中草原中,也有所谓的一脚踩三县,就是因为正处于涞源、蔚县、灵丘等三县交界地。

平平的空中草原四周便是陡陡的悬崖,而这平和悬是在蔚县的好多地方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的。于是,便是当地人也把登山到草原做为一项闲趣。在暖泉时,就有好心人告诉我有一条从暖泉走过十里平路和十里山路上空中草原的捷径。我记挂着浏览飞狐古道的风光,没有选择那条不用花钱的路。

嗅水盆村

嗅水盆村

想来主要是嗅水盆村民们的高头大马,一定在旺季成为他们的致富的源泉。可我来到草原时,一天的游客未必超过三十人。除我之外的其他人,都是驱车前往。于是,马夫们的生意并不好。而我这个背包客显然也做好了周游草原十八公里的准备而对他们敬而远之。可当我已经开始了在草原中的行进,一位母子都在这里马场工作的中年女纵马追了过来,并将之前一小时六十元的报价降到五十元。我颇为赞叹于她的这份头脑,最终在她勉力的扶持下上了马背。上马之后才发现,骑在马上和走在路上的感觉明显不同。

后来,我顺着一个缓坡向草原的最高处——那个有着许多风电和一家草原酒店的地方攀去,未曾想到这所谓的草原居然还有着相当的纵深和高差。而且,高高的花草,有时掩盖着一个个的深沟或者水洼,我必须给予十足的小心。为着让自己的穿越更加富于情趣,我一面受到周围风光的激励,还一面随手地拔起草原上不知名的小花(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雪绒花)嵌在我的登山杖的把手里,直到她发蔫再换上另一朵。

雪绒花

雪绒花

看到了一些来游草原的人。印象最深的是两部天津私家车上的三对老年人。我先后三次在草原上与他们相遇;骑马上见到他们正在很不专业地摆弄他们的帐蓬,我故作明白地与他们就是不是航空杆探讨,并对他们支帐蓬的地点大为挑剔;从草甸上下来,又见他们正向山头急驶;我穿越中部和北部在山林区支好帐蓬睡了半小时,才见他们的车子停在我的帐蓬前拍照并与我攀谈。从他们的叙述中,我知道他们昨天也曾经到过暖泉,可他们居然没有找到西古堡!真是六个可爱的老人。不过令我羡慕的是,他们的三家都各自配备着看上去相当先进的摄影器材,一定可以弥补我在这方面的严重不足。我开玩笑地说:早知道你们也去暖泉,不如由我来给你们做向导。

漫大的草原,我所没有到达的似乎只有情侣区。那可能也不适合我一个人的造访。我只是在距离那个情侣活动区和森林区都不远的地方,支起了我的帐蓬,并在一次活动量还算适中的穿越之后,小作休养。后来,天空有了越来越多的阴云,同刚刚上山时的长空如洗一下子差出了许多的能见度。我收拾起帐蓬,下山。

回来时再走飞狐古道,我对那些已经被公路和高速公路打扰了宁静的蝴蝶谷等清幽的所在赞不绝口,对居然发生过燕王扫碑和抗日伏击战的明铺等地望眼欲穿,对那幽谷中不时出现的各种景致注目行礼。甚至还发现了一处“飞瀑遗址”,浑不知还有对古代风景做如此郑重其事的纪念者,于是拍照以记。

如果说空中草原不过是后人的附会,则飞狐古道则寄予了多少次戎马倥偬的历史。我计谋着某一天,比如某一年的七八月间,来到这一蛇如舌一灯如豆一川如境的飞狐陉,走上它一回。路上的打尖处我都观察好了,空中草原下的嗅水盆,飞狐道的入口北口,还有古道里的N个山村,都可以暂歇甚至宿营。而且,亲历飞狐古道,也会让我对它的历史更弃满浓厚的兴趣,就当它是我的哥们。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