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竟然还有“跑马帮”?月入万元却没人干

“跑马帮”一个传统的老行当,即便在交通发达的今天,这一行当仍旧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近日,记者在太行深山就遇到这样一支“跑马帮”的队伍。尽管他们收入不菲,但他们坦言,如今没人愿意干这一行。

老邵

老邵

初春的太行,还没有完全褪去冬装,山间的草木还在萌芽。位于石家庄市鹿泉区北薛庄村附近的太行山上,一位老汉正赶着马儿上山,马儿身上驮着油松,艰难地行进在大山之巅。今年55岁的老邵就是这支队伍的领头人。老邵介绍,他们这支马帮队伍总共3人,年龄都差不多,都50岁出头,均来自张家口蔚县的山村,已经在此运送树苗20多天。

这次从老家蔚县来到鹿泉区北薛庄村,往山上运送油松树苗,老邵他们共带来7匹马。说是马,其实是骡子。老邵说:“骡子要比马儿更有劲儿,更有韧性,更适合爬山,干起活儿来不耽误事儿,要比马儿好用。”

这些骡子已经跟了老邵十多年,尽管跑马帮的兄弟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是骡子始终就是这7匹。老邵说:“这些骡子平时不用来耕田,一年之中都跟着我在山上转,往山上运送树苗或铁塔等,算是最忠实的老伙计。”

人与牲畜之间多年的配合,相互之间有了默契。举个例子来说:三匹骡子为一支上山队伍,假如其中一匹骡子没装载完树苗,另外两匹即便赶它上山都不会走,会一直等着一起走。说话间,三匹骡子装载好树苗,没用老邵招呼,三匹骡子开始爬山,老邵所做的是,跟在它们后面。

这些野山原本没有路,骡子走得多了就有了路。每到山间的拐弯处,不用老邵招呼和牵引,骡子爬山的路线绝对没错。老邵说:“这就叫老马识途,这些骡子跟了我多年,相互之间有了默契,牲畜也是有灵性的。”

一匹骡子要驮10多棵油松树苗,还要翻越几个山头才能到达目的地,来回一趟需要一个半小时,其艰辛可想而知。因此在爬山的过程中,每爬过一个山头,老邵都要让骡子歇一会儿。然而即便这样,每到下山以后,7匹骡子身上不断往下淌汗水,其身上总是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大型牲畜都这样,人就可想而知了。老邵说:“这些天往山上运送树苗,每天需要来回四、五趟,每趟爬山8公里左右,每天爬山30公里以上。即便初春寒冷的天儿,来回一趟,穿在里面的衣服都会湿透。”老邵介绍,他们这些“跑马帮”的人,一年四季除了冬天外,基本都在山巅奔波,春季主要是往山上运送树苗,夏、秋两季主要是往山上运送铁塔或物资,睡觉就找个山间闲置的房屋凑合住,吃饭也是冷一口热一口,没有准点儿,家里更是顾不上,只有没活儿才回家一趟。

谈及“跑马帮”的收入,老邵说:“我们每人每天能有400元收入,每月收入一万多元,要说这些钱不少,我们三人的马帮队伍,每月总收入超过3万元,但这份艰辛一般人不能忍受,多数人受不了这份苦,没人愿意干,因此我们的马帮队伍偏老龄化,因为年轻人不愿干这活儿。”

老邵还介绍,他们三人的马帮队伍中,数他干得年数最长,已经10多年,原先一起跑马帮的伙伴相继离开这一行当,原因就是年龄偏大爬不了山。老邵表示:自己再干几年准备转行,“年纪大了爬不动。”

赞 (2)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