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王朴文化研讨座谈会在京举行!

阳春三月,应永晨、临虹等王朴老人后代诸位亲友之邀,和涌泉庄乡党委书永胜之盛情,咋天早晨5点钟出发,赶来北京首都体育学院来和王家后裔、涌泉庄乡诸位领导相聚,共叙亲情,共忆乡愁,共商涌泉庄发展大计。

王朴后人合影

在这难得美好的时刻,我终于和87岁的王捷老人见面,这也是我久盼的心愿。因为现在健在的王朴家族笫二代人中,只有王朴最小的女儿王路和老二王桓的女儿王捷这俩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了!他们俩位都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老干部、老党员,王路因为身体不好,一直住院,未能赴会,让其女儿临虹宣读了她的口叙发言,表示了对家乡建设的关注。而预会的王捷老人却神采奕奕、谈笑风声,满头白发,清瘦的脸庞写满了岁月的风霜,她除了耳朵有点背,思维敏捷,记忆力非常好!讲了许多鲜为人的王家故事,我也顺便将我多年对王朴家族研究的一些疑问提出向她请教。果不其然,我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第一关于王朴去世的前前后后,1937年 11月八路军杨成武独立团撒离蔚县后,日军第2次占领蔚县,那一年王捷的父亲王桓因埧上一带日军势力己进入,再加上土匪横行,难以经营,回蔚县后染病,不久就去世了,年幼的王捷和其母亲及众亲友,将父亲王桓安葬在王家老坟上(弟兄4人唯一在蔚安葬),因为王朴援助八路军参加救国会,日军己获悉,唯恐报复,随后亲友们陆续撒离到北京,王捷己摸糊记得日军会来到他们家里,她和妈妈藏在己冻冰的厕所坑里,事后日本兵还把她一个心爱爱的小布娃娃拿走。随后他们母子二人也离开蔚县,搬到北京居住,他们家族这是还未分家,全家暂时租用牛八宝胡同一处院落,原来王朴想日军走了,很快再返回故土蔚县居住,但他这一想法很快破灭了,于是他们家只能又在北京学院胡同10号买了一处四合大院,全家就在此居住,这时王朴己患胃癌,病势越来越重,王捷她们几个小孩经常来到王朴的床前,有一天王朴老人突然问床边的王路,说“你看看爷爷的病,能好吗?”王路就说了一句“我看够呛!”,爷爷还生气的打了她一下。然后又问孙女玉琴,这个孩子非常聪明,马上说“爷爷不用着急,过几天就好了!”王朴拉着他的小手,笑了!

但是王朴毕竞没有逃过病魔之掌,很快他便撒手人寰了!这位为王家创下巨大家业和财富的老人,没有回到故土,被安葬在德胜门外,去世后将他们棺木停在广化寺,据说当年葬礼极为隆重,出殡用的是皇杠(为皇室出殡专用),王捷老人说“十六”抬,也许只能是比较隆重,是否为皇杠,值得商榷!现在涌泉庄王家老坟有王桓和及夫人和王捷的爱人李卓然的骨灰。据王捷回忆前几年回蔚县上坟看到,王朴母亲的坟己被盗2次。

赞 (5)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求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