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河北蔚县东吕家庄!

东吕家庄,这是个名不见经传仅有200多户人家的小山村,它默默无闻的坐落在京西河北省蔚县北山腰的黄土高坡上,辽金时代属蔚州府定安县,现归蔚县黄梅乡管辖。

村名前还要加个方位词,是为什么?之所以叫东吕家庄,是因为蔚县还有个吕家庄,归属宋家庄镇,其建村史应该在东吕家庄之前,为与之区分,固名东吕家庄!

东吕家庄古堡

东吕家庄古堡

四十多年来我时时刻刻都在牵挂着它,鬼使神差的让我三次走进东吕家庄。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 一进东吕家庄

首次进村,是参加四清工作队。那是1966年,我在解放军193师司令部工作时,奉命参加地方四清工作,军队由师教导队政委郭三照带领,成员有张兴存、李永国、樊毛林、赵美、李殿林、薛俊喜、我们8人、师直(防化连、机关)6人。康保县老马、老安、小和、小杨、雷秀英等5名地方干部同我们合编组成19人的工作队,郭三照任指导员,康保县老马任队长,在县城经过一周培训后于3月初进入吉家庄分团的东吕家庄村,由此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四清运动(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清组织)。

那是一个座北朝南的古城堡式的村庄,村庄四边用黄土垛成高5米以上的围墙,大门楼开在村南头,用巨石垒彻。门外对面有一座山神庙。村内布局是由纵横十字型两条街分成四块,有古戏台和四合院。是典型的古村落。我们工作队办公室就设在靠大门楼内的一个小院内。那个年代蔚县十分贫苦,农民每天喝希玉米面糊糊,喝完后再用舌尖添净碗,冬季屋子冷若冰窖,土炕只有一块破苇蓆,烧一点杂草取暖。

我先后住在韩宝荣、韩宝枝家和宋建库、宋建莲姥姥家,他们待我很好,吃派饭时将过年待客的黄米面毛糕给我吃,每天把炕烧的热乎乎的他们却忍饥挨饿受冻。我负责全村青年团、民兵的整顿工作,他们都积极参加我组织的各类活动。每天早晨集合民兵搞训练,用木棍代替枪支。组织团员站到围墙上每人间隔100米进行接力式的口头传递广播。晚上开会前我先教唱歌,他们很高兴,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工作队与农民同吃、同住、同老动,建立了深厚感情,把韩美英培养成四清分团学毛著积极分子,宋建莲成四清后备队员,宋建库、韩宝芝、韩宝荣、魏长久、康玉录、康连梅、刘喜连都是积极分子,并分别担任村干部。

四清工作进展很顺利。由于“文革”的开始中央决定停止四清运动,当年10月份工作队便撤出。离别前,各家各户挣抢请我吃饭,一顿晚饭吃了四户人家的饭。告别时男女老少围着汽车哭泣不让走。韩美英、韩宝枝、宋建莲、康玉录等一直追到黄梅乡公路上。回到部队,我时常反思这场运动实在不该搞,它给农村干部带来很大不幸,有的干部被逼自杀真是对不起他们。但是这些可爱的农民仍然是那样的宽容我们,真令人感动。几十年来我总想去弥补“四清”的过失,向他们说声对不起。终于有了后来的行动。

| 二进东吕家庄

2007年10月我应聘在瓷茗缘茶艺学校上班,学校对外招生,我第一个想到为东吕家庄青年就业找出路,帮助他们脱贫致富。便通过多种通讯手段从张家口查蔚县,再查黄梅乡终于查到村党支部书记手机号码并取得联系,当年11月初带领4名工作人员乘车西行经涿鹿县太平堡、岔道,蔚县吉家庄、定安县来到了离别41年的东吕家庄村。

村、乡干部已在村办公室等候,由工作人员小赵、小翟介绍招工情况,我便抓紧访友。我只见到了当年好友韩宝荣、宋建莲、宋建库,四清时他们不足20岁,现在都变成了老年人。刘喜莲、康连梅、康玉录早逝,韩宝枝、韩美英、康生菊远嫁外地,魏长久等外迁。我几乎是跑步在村里转了一遍,街道房屋还是老样,我住过的房子门窗腐烂,屋顶长草摇摇欲坠,立在屋前似乎听到它在向我诉说着40年的沧桑历史。

村民温饱基本解决了,但不通电话,村貌没大变化。外出道路很难走。当我回到办公室后,宋建莲哥俩、韩宝荣给我送来了金黄的小米、黄米面,我十分感动。几十年不见了,他们还是那样热情。我真想给他们办点实事,可年老退休力不从心呀!这次只是作宣传工作,动员他们走出大山进城谋生,我为他们搭桥。车开动了,我依依不舍的同他们握手告别。

| 三进东吕家庄

2013年,当我从电视中看到政府号召有爱心的人将衣物捐助贫困地区时,自然又想到了贫困的东吕庄村。我即刻将家中男女老少多年积存的半新衣服集中一起,精心挑选了40多件打包,在入冬前送到那里去,想到后立刻行动。

10月25日让侄子甫军开车,装了5大包衣服,于早6时半沿109国道西行,仅用1个半小时到了小龙门西同河北省交界的山顶,又沿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下到涿鹿县的孔涧,由此北行经青杨树、太平堡、岔道再向西经倒拉嘴、大堡、马圈从吉家庄大街向北再拐向西,过定安县后沿新修的公路向北行5里,9时半便到东吕家庄。

车停在小学校旁,恰巧遇到正在扶贫的张家口煤机厂的一位好心人,他给宋建库打电话来接我们。片刻他气喘嘘嘘的跑来,引导我们将车停在他家门口,走进院内。金黄的玉米晒满院子,一棵海棠树挂满了紫红色的海棠果。西墙根是驴圈,一头毛驴在圈内安静的低头吃草,看到这么多人进来它仰头发出“吾昂吾昂!”叫声,多年没听到驴叫大家都感到很新鲜。

一排北房是住房、仓库。墙壁挂满彤红的辣椒、大蒜,南墙角是老式的粪坑,上边搭了两块木板,大便时蹲在上边拉屎。西墙角有一个很深的菜窖,东墙脚放的是烧火做饭的柴草。进到屋里,是里外间,外屋放东西,里屋作饭睡觉,进屋就得上炕盘腿坐下。农村的生活模式全在这儿体现出来了。乘建库媳妇给做饭的时间,我们到村里转了一圈,见到了韩宝荣,他明显衰老,不能下地干活了,老伴去逝只靠女儿照顾,还见到了80多岁的老保管和韩美英的堂哥韩太,老人说“那个四清是刘少奇搞的真不应该呀”!夕日老人所剩无几。

这次来同6年前相比有大变化,堡子外的大庄新建了十几排新房,从村内修通了到吉家庄的水泥路,新建了二层楼的小学校,广阔的田间栽种了杏、桃树,农民种地积极性高了,宋建莲和女儿还种了10多亩地,建库种了30亩地。小米每斤5元钱。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不少家都有手机。但是古代文化遗产严重受损堡子里四合院及其它房多数破旧不堪无人修膳,围墙倒塌,古戏台、大门楼摇摇欲坠,这座古堡将面临消失的境况。

我们转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宋建库家时,他精明强干的媳妇早已将饭菜摆满桌,宋建莲从吉家庄儿子家特意赶回,共同吃了香喷喷的小米饭,家常豆腐,吵鸡蛋等。家庭美餐后,他们又忙录的将金黄的小米、黄米面、土豆、黄豆、大葱送上汽车,我真的被他们感动了,心里热乎乎的。行前特意去韩宝荣家告辞,不巧大门上锁。我又恋恋不舍的告别了可爱的朋友们,一路向东回到门头沟。次日接到韩宝荣女儿电话告诉,她和她爸将小米给我送去时,我们已离开了。我深感不安,他们那样纯厚,我还能为他们作些什么呢!

东吕家庄盼你早日奔小康!有生之年再去时,你会更富更漂亮。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小编不易,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